第 7 部分(1/2)

加入书签

  功能 和??功能!纳砗蟮慕偾湓诿蝗魏巫急钢率侵苯油把乖谕醣梯娴纳砩稀?br /

  两人同时倒在床上,就在那一刹那,江少卿正好吻在她的唇上,虽然是转瞬即逝的刹那,王碧萱却清楚地感受到他那凉凉的双唇,软软地,厚厚地,很舒服。四目对视,两人静静地愣在那一刻,彼此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

  江少卿见她一脸惊恐,马上尴尬的想站起身,哪知其中的一只手也无意的按到了王碧萱的胸部;那娇小盈盈一握的酥胸瞬间传来一阵触电般得弹性。只见王碧萱‘嘤咛’一声俏脸立即浮上了一朵艳丽的红云,羞得连雪白的脖颈都变成粉红色,好像泼墨的牡丹花般娇艳欲滴。

  江少卿慌忙移开色手,单手撑身而起,表情尴尬地道:“我还是去外面睡吧!”说罢,急不可待的落荒而逃。

  初吻如同初恋一样;对女人来说往往刻骨铭心;无比重要!因为这象征着她们的第一次,对于每个女孩都有重要的意义,第一次往往是她们最难以忘怀的,因为这个第一次绝无仅有,独一无二的第一次。

  啊; 天啊;这家伙居然偷走了我的初吻;啊,我的初吻。我保存了十七年的初吻就葬送在这家伙的嘴里。虽然他长的蛮帅的;而且人也蛮好的,我在犯什么花痴。曾经幻想过美丽的初吻画面不下千百次;但如今在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她就被一个才接触过两次只知道对方名字的男人所夺去了,现实总是残酷的;这次搞出这么乌龙的事。

  王碧萱是欲哭无泪啊!初吻啊;我的初吻;就这么没有了!在梦中无数次憧憬的初吻;在青涩幻想无数次期待的初吻;每个女孩都无比珍惜无比向往的初吻啊!

  相比之下,有过无数次亲吻的经验,早就忘了初吻是什么样感觉的江少卿在度过刹那见的惊诧万分后,现在是心平如镜了。他躺在沙发上,下意识地舔舔嘴唇,暗想,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口齿留香呢?可叹他这时却不知夺走的是少女甜蜜的初吻。

  第039章 求爱宣言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倾洒进来,照在江少卿的脸上,暖暖的,顿时他醒觉了过来,微微睁开了眼睛,猛地伸个懒腰,一坐起身发现身上盖着张薄毛毯。 下意识的往卧室望了一眼,房门却是大开。

  江少卿穿上拖鞋走过去一看,床上已是空空如也了。昨晚的小魔女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他按了按因为宿醉还有些痛的头,自言自语道:“你这丫头也知道害怕见我了,看来下次肯定不会再突然冒出来了。真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小女生,第一次时简直是把我当成色狼看待,可昨晚却是好像一点也不担心我是个色狼。”他摇摇头;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微微一笑走进了洗手间。

  “等等!”江少卿赶紧按了下按钮,只见赵灵珊左手提着个电脑包,快步往电梯走来。身旁还有个美女也一起跟了进来。那个美女江少卿也认识,是赵灵珊的助理——林雅静。

  随着一阵浓郁的香风飘了过来,紧接着江少卿就觉得眼前一亮,今天赵灵珊穿着一身白色的春季职业套裙,显得是那么的纯洁高贵,清纯恬淡,神圣而不可侵犯,就和她的性格一般;齐膝的中裙,雪白娇嫩淡淡泛着粉色柔光的一双美腿半l在外面,脚下蹬着银白色的高跟鞋,r色的丝袜,纤美玲珑的足踝完美地呈现在江少卿眼前,还有那美丽的玉足,即使隔着丝袜也能看到它的晶莹剔透,好像汉白玉雕成的,当真是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美,整个人就好像一朵清幽绽放的玫瑰花一般,碧韵温婉,光彩照人。

  而林雅静则穿着紧身的米色外衣,勾画出清晰的线条,尤其那丰满、结实、挺拔的胸部,呼之欲出;下身穿着牛仔裤,浮凸有致的性感美腿一览无遗,圆圆上翘的臀部好似要把牛仔裤撑破似的。

  林雅静好像特别喜欢穿牛仔包裤似的,每次见她都是一成不变的牛仔裤。江少卿嘴角露出个很有魅力的微笑;道:“早上好,两位。”

  赵灵珊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小嘴里发出了轻微的“哼”声,把螓首撇在一边,算是回应他的招呼。林雅静更是不给他面子,甩都不甩他一句。顿时江少卿陷入窘境,但他没有在意。心想着,肯定知道了点什么,不然一夜之间的态度怎么会变化这么大。

  有点让他想不明白的是林雅静怎么也不把他这个堂堂的副总经理放在眼里,就算要同仇敌忾也要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份啊!江少卿想了想,我好像没得罪过她吧!

  五层楼的高度,很快就到了。江少卿瞅了瞅赵灵珊美丽的背影,暗笑一声,往她的相反方向而去。

  一路上,江少卿频频点头回应员工的问好,走到办公室外面就见张翠兰正坐在秘书的办公桌后,摆弄着工作电脑。他走上前微笑着问道:“兰姐,家里人没事了吧!”原来昨天下班时,张翠兰接到一通电话,然后跟他说家里有事去不了了,就匆匆的走了。

  今天张翠兰依然是一套标准的办公室ol打扮,浅灰色的小洋装;同质地的七分裙;既活力又成熟。里面是一件米色衬衣,纤细柔美的腰身,将她那盈盈不堪一握的柳腰衬托得曲线玲珑,胸部也更显得饱满坚挺,l露的美腿雪白晶莹,穿着一双白色的丝袜,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娇俏妩媚而又高贵端庄。

  她舒展开愁眉,微微的抬起头,道:“没事了。”接着涌起歉意,道:“昨天不好意思了,没能参加。”

  江少卿点点道:“这点事,用不着放在心上。”接着语气一转,道:“有什么需要帮忙记得第一时间找我。”

  张翠兰感激的道:“谢谢。不过我自己能应付得过来。”

  “我可把你当作是大姐,你用不着这么跟我见外。”江少卿泛起笑容,呵呵地道

  “我会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张翠兰心中感动,微笑道

  “放心,我这个说过话肯定不会忘记的。”江少卿轻笑一声,道,说罢往他的办公室走去。

  “笃笃笃”传来了三声轻微的敲门声,江少卿抬起头应道:“请进!”见到来人后,他神情明显的一怔,然后急忙站起身,微笑道:“赵经理,你找我有事嘛?”赵灵珊一脸严肃的把门关上,径直走到江少卿三步之外,淡然道:“有件事我要向你说清楚。”

  江少卿从她的语气中隐约的猜到赵灵珊想说什么,他轻笑道:“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说吧!”

  赵灵珊躲开了江少卿向招呼她到会客区的大手,轻描淡写地道:“不用了,说完我就走了,不会要你多少时间。”

  江少卿斜靠在办公桌上,面不改色,潇洒一笑道:“你说吧!我听着。”

  赵灵珊精灵乌黑的眸珠紧盯着他,神态转冷,平静地道:“我父亲的决定,不代表我的决定,你不要痴心妄想些什么。”

  江少卿眯眯一笑道:“我不明白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赵灵珊冷眼看着他,道:“你就别装傻充愣了,昨晚我爸已经什么都告诉我了。”

  江少卿持怀疑的眼神看着赵灵珊,他不相信赵华康会把自己的得了绝症的事也告诉她,按道理也应该不会把他心里面的想法直接向她阐明。江少卿有理由相信赵灵珊想套他的话,他笑道:“是吗?”

  赵灵珊确实是想套江少卿的话,虽然昨晚她一回去就直言追问他父亲,但赵华康却躲躲闪闪,言辞闪烁,没正面回答她任何的问题。可是清楚他父亲性格的赵灵珊马上知道确有其事。等她想更进一步时,赵华康忙以困为理由赶她出门。

  赵灵珊狠狠的瞪了江少卿一眼,冷冷地说道:“我不管你是怎么骗取我父亲的信任和你们之间有过什么样约定,但是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别想从我会喜欢你。”

  江少卿走前几步,出言留道:“等一下,我也想问你点事。”

  赵灵珊别过头来,冷冷地看着他道:“有什么事?”

  江少卿忽地叹了一口气,深深地望着她,道:“我就这么惹你讨厌嘛?”

  赵灵珊想都没想,冲口就道:“是!”

  “你想都没想过,我有点怀疑这究竟是不是你心里面的真实想法。”江少卿神色一变,带着笑谑的口吻道

  “是不是我自己知道。”赵灵珊脸容冷了下来,淡淡道,心灵深处的另一个声音也在问自己,我真的讨厌他嘛?答案恰恰不是她回答的那样。虽然谈不上喜欢江少卿,但也不是像她说得那般讨厌。

  多年的情场经验告诉江少卿,赵灵珊说得是谎话。他满是柔情地凝望着她,笑吟吟地道:“既然你这么讨厌我,哪我偏偏要你喜欢上我。从今天起,我就正式追求你。”

  赵灵珊娇躯一颤,为之气结,狠狠瞪了他一眼道:“少作白日梦了。”说罢,气呼呼的转身开门而去。

  江少卿从容一笑,对着赵灵珊,道:“是不是白日做梦,我们拭目以待吧!”语气包含着说不出的自信和自负。

  “少卿,你说的话,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赵华康满怀笑脸的出现在门口,开心地道

  “伯父,你可真会选时机出现,你昨晚跟灵珊说过些什么。”江少卿笑看着他,轻声道

  “我可什么也没说,你知道哪丫头鬼灵精的很,就算我说她也能猜出个大概来。”赵华康走了进来,笑呵呵道

  “其实现在也跟挑明了差不多。”江少卿装作苦恼地道

  “我看你心里面肯定是早有计策应对了。追我女儿的同时,别忘了工作上的事。下个星期一带你一起去见见我生意上伙伴。另外别忘了明天九点钟过来接我。”赵华康拍了拍他的肩膀,眉开眼笑边走边道,

  江少卿嘴角逸出一丝‘y险’的j笑,正如赵华康说的,他是早已想出了个妙招来追求心高气傲的美人儿老婆。

  看了大家的书评,罗兰在此说明一下,和谐了的艳香或许已经没有明天了。本书将延续艳香风格,但yd的内容应该大部分出现在删节版上。

  第040章 诱惑激荡

  “雪姐,醒醒啊,你感觉怎么样?”江少卿轻轻推着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孙雪珍的香肩关切地道。 今晚是她当上营业部经理的第一次请客,当然少不了要江少卿这位助她荣升为经理的最大的功臣。

  同样是在大富豪,但今晚的宴席则是在另一个较小的包间,而参与的人数也只有他们部门的人士。也叫了其他部门的经理,但他们都说昨晚一起喝过了,今晚就算了。既然人家都婉言谢绝了,孙雪珍也乐于省下一笔开销。

  由于明天是休息日,所以大多数人都玩得到很晚很疯。作为东道主的孙雪珍毫无意外的成为今晚大家敬酒的对象,尽管江少卿帮她绝对不能趁人之危,这是他做人的原则!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顾虑,现在是在有妇之夫的家中。

  晚点还有一更!

  无良公子下载

  第041章 春心大动

  江少卿悚然惊醒过来,便蹭地站起了身子,打开角落的衣柜,从里面翻出了一件衣服,用最快的速度给孙雪珍穿了上去。 这一次,他的动作干净利落了许多,起身想给她再倒一杯水,然后回家。

  孙雪珍却忽地坐起身拉住了他的手,睁开迷蒙的秀眸幽幽地道:“不要走好吗?”

  江少卿轻轻抚摸着她丝滑柔顺的秀发,微笑道:“雪姐,你醉了,好好的睡一觉吧!你老公应该快回来了,我可不想他误会什么。”

  孙雪珍用迷蒙的醉眼的望着江少卿,语带幽怨地道:“他今晚不会回来了。”

  暗示性的言语令江少卿不禁浮想联翩,他淡淡一笑道:“是吗?出差了吧!难怪我打电话找不到他。”他记得孙雪珍曾经说过他丈夫是个新闻记者。

  孙雪珍动人心魄的美目中闪干过一道幽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