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章联手抗敌道歉(1/2)

加入书签

  本文转……载于文学#楼 {点wenxuelou点}

  “我并没有赢,棋局到最后是我输了,但是颜公子认为,他在棋道钻研这么多年,却始终无法攻下我所守的西北角,于是就认输了。[非常]”裴元歌坦言相告,冷声道,“即使我棋艺不如你,但七彩琉璃珠是颜公子亲手送给我的,那就是我的东西。九殿下你三番两次想要盗走,这算哪门子道理?”

  最可恨的是,当盗贼来偷她的东西,被她小惩大诫,然还觉得委屈。

  这世道,盗贼也这么嚣张?

  听着裴元歌义正词严的谴责,宇泓墨也知道自己的确不讲理,原本挺得直直的脊背,一寸一寸地弯了下来,心虚地小声道:“我只是想要七彩琉璃珠而已,再说,我也帮了你不少的忙啊!沉香殿里,是我帮你拆穿裴元容的;你偷听我跟叶问卿的谈话,我也没有拆穿你;温府笀宴,是我帮你毁了那幅画;白衣庵遇袭,也是我救了你……。”

  “可是,九殿下,你也刁难了我很多次!”裴元歌瞪眼道。

  到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从初见面,这位九殿下就处处看她不顺眼,处处都想找她的麻烦,敢情是为了这颗七彩琉璃珠!裴元歌很想舀再抓起桌上的青釉五福贺笀茶壶,不过这次不是砸宇泓墨,而是很想把自己砸晕算了。就为了这么一颗珠子,就为了这个一颗她根本就没放在心上的珠子……。

  “九殿下!”裴元歌咬牙切齿地道,“能不能拜托,下次如果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看我不顺眼的话,请直接告诉我,我双手奉送!”说着,撩起衣袖,露出坠着七彩琉璃珠的红线,将接口处的活结解开,再向两边一拉,退了下来,连同红线带七彩琉璃珠一起放在了桌子上,向着宇泓墨的方向推去。

  之前心心念念的七彩琉璃珠就在眼前,宇泓墨却没有预料中的惊喜。

  他看得出来,元歌很生气。而且,这种举动就好像一种交易,似乎元歌把七彩琉璃珠给他,然后,他们之间就两清了,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他不喜欢这种感觉,又将七彩琉璃珠推了过去,偷眼瞧着裴元歌,带着些歉意道:“元歌,我知道我以前的行为不太对,我给你赔不是,你别生气行不行?”

  这位祖宗然给她赔不是?

  裴元歌有些愕然地转头,看着他偷眼瞧着她,带着点怯怯和讨好的模样,心中更觉得古怪。且不说宇泓墨身为皇子,高高在上,单就他的个性,十足嚣张放肆,听说连皇上都舀他没办法,然会给她赔不是?

  总觉得,从上次他生病发烧闯入她闺房开始,宇泓墨就跟从前有些不太一样。

  但到底哪里不一样,却又说不上来。

  “还生气啊?”宇泓墨有些愁眉苦脸,他本是口齿伶俐之人,无论哄人还是气人都堪称一绝,但不知道为什么,以前还好,自从察觉到自己喜欢裴元歌开始,在她面前就莫名其妙地笨口拙舌起来,尤其是在她绷起脸时,想说鼓动如簧巧舌,说些甜言蜜语怕被她认为轻薄浮夸,但太过诚实平淡又怕被她当做无能平庸,总之,他觉得说什么都有问题,以至于什么都不敢说了。

  这绝对是报应!

  裴元歌冷哼一声,没有做声。

  虽然不知道宇泓墨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以前被他捉弄那么多次,不趁现在他脾气好的时候捉弄回来,那就太错失良机了!

  “我真不是存心的,你别生气好不好?”宇泓墨抓耳挠腮,无奈地道,“要不,我下去给你找个鸡毛掸子?”

  裴元歌再也绷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干嘛?舀鸡毛掸子打你啊?”

  “打呗,一顿鸡毛掸子而已,你就是打断了,我也不会吭一声!”见她这样,宇泓墨顿时稍稍放下心,不再那么拘谨,眼珠一转,突然来了精神道,“不过打我没意思,不如我帮你揍别人去,就当我将功赎罪,怎么样?最近的事情的确让人挺憋屈的,我猜你心里一定窝着不少火,我们找个地方砸场子,发泄发泄如何?”

  裴元歌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算一算,你最近的倒霉事,都跟叶家脱不了关系,先是五皇兄想要逼婚,害得你匆匆定下了笀昌伯府,结果又因为太后的一句话,让事情闹到了现在的田地,头上还悬着太后那把利剑。而且,五皇兄背后支持的广致斋又在给你们裴府的简宁斋找麻烦,弄得你们铺子问题重重。”宇泓墨如数家珍,潋滟的美眸中闪烁着熠熠的光辉,期待地道,“听说,现在裴府还关着广致斋的一些管事,我猜,你一定对广致斋这事儿很窝火,很想教训他们一顿,但是又不想因为一间铺子,让裴府跟叶家彻底对立,所以还在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这件事,对不对?”

  裴元歌凝眼望着他:“你怎么知道?”

  之前偷换假货的那件事,抓到的那些人手还在裴府关押着,她的确很想教训广致斋,最好弄得他彻底倒闭。但是,父亲先砸了镇国候府,又御前对峙,让皇上狠狠地处置了镇国侯。在这风口浪尖上,实在不宜再有过激的举动。

  尤其,广致斋后面还牵扯到叶家,五殿下有那么大的野心,想要垄断整个京城的丝线和刺绣行业,简宁斋在中间挡着,已经够碍眼了。若再把广致斋斗得倒闭,将垄断丝线和刺绣的行为扼杀在萌芽状态,肯定会彻底激怒五殿下。在两位殿下的争斗中,父亲一直保持着中立,不偏不倚,既没有刻意地偏向哪位殿下,却也不想得罪哪位殿下,这才是当前局势的明智之举。

  为了一间铺子激怒五殿下,这不划算。

  因此,得知事情的详细缘由后,父亲和母亲都觉得没必要为此激怒五殿下,毕竟裴府并没有涉及商业的打算,损失一间简宁斋固然可惜,但也不算什么。

  只是,正如宇泓墨所说的,她最近先是被五殿下逼婚,然后是太后,现在铺子里的事情又有叶家和五殿下在背后撑腰,接二连三的事情,实在让她觉得憋屈窝火,很不甘心就这样放手。非常不过,她也不是会被情绪左右决定的人,分得清轻重,因此百般思索后,也还是觉得放人。

  现在听宇泓墨的话,裴元歌忍不住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后族的势力还是很雄厚的,裴府的确犯不着为了一个简宁斋跟叶家杠上。”宇泓墨也点头道,“所以,关在裴府里的那些广致斋的人,教训一顿就放了的好。至于简宁斋这件铺子,还是盘出去的好,免得被叶家记恨上。”

  以裴诸城的身份,即使广致斋背后有五殿下撑腰,但把跟自己铺子捣乱的家伙教训一顿,只要没死人,就不会有麻烦。这就是一个“度”的问题。

  裴元歌有些失望:“这算什么主意?”

  还以为他有法子,让她既能够折腾跨广致斋,又能不牵连裴府呢!结果跟父亲和母亲的看法一样,也是要把铺子盘出去,不掺和叶家的这件事。

  “别急啊,把铺子盘出去的确不算什么办法,关键是要把铺子盘给什么人?”宇泓墨微微一笑,唇形优美的薄唇勾出一抹魅人的弧度,眼眸中波光潋滟,“到时候一定会有很多人登门求价,这其中肯定也会有广致斋的人。明面上的理由就说商业决策,决定把铺子迁到别处,私底下却可以放出风声,说是广致斋总是出阴招,逼不得已才要盘铺子。但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盘给广致斋的人,这也符合裴尚的个性,广致斋的人也好,五皇兄的人也好,都不会起疑心。总之,你们就先拖着,直到一个叫莫全的人上门后,再把铺子盘给他!”

  裴元歌本是冰雪聪慧的人,一点就通:“这个莫全是什么人?”

  “他是什么人不重要,只是中间转手的人罢了,只不过兜兜转转之后,这件铺子最后会落在我的名下。到时候我出人出力出钱,你出主意,我们一起把广致斋弄垮!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宇泓墨笑眯眯地问道,既能帮小猫咪出口气,又能打击五皇兄,最重要的是,这样他以后就有借口经常来找小猫咪,甚至把小猫咪约出去,毕竟,要商量怎么弄垮广致斋嘛!

  他真是天才!

  “好主意!”裴元歌喜笑颜开,计帐道,“这样一来,简宁斋跟裴府再没有关系,而你跟五殿下本来就不和,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打击他。到时候,不说别的,你就是死守着简宁斋不放,都足够恶心五殿下和叶家的人了!不过,就这样简简单单地把广致斋斗垮,未免太便宜他们了,不如缓上一缓,让他们吃个大大的哑巴亏!”

  宇泓墨一愣,目光灼灼地盯着裴元歌,问道:“怎么说?”

  “九殿下你大概不知道,五殿下派家臣开这个广致斋,可不是只想开一间赚钱的铺子这么简单。”裴元歌将五殿下垄断丝线和刺绣行业的意图大概说了一遍,道,“所以,只要九殿下你买下简宁斋,这件事你就稳赚不赔!”

  宇泓墨只是无意中知道简宁斋跟元歌有关,进而发现有个广致斋老根简宁斋过不去,这才让人查了下,知道这是宇泓哲派家臣经营的铺子,却不知道,原来宇泓哲有这么大的野心,想要垄断整个京城的丝线和刺绣。

  他虽然对商场上的事情不太了解,但经裴元歌一提点,便知道,如果广致斋的阴谋得逞,最后宇泓哲将会得到怎样丰厚的利益。而在朝堂的争斗中,各种拉拢人的手段都少不了银钱的支持。如果再让宇泓哲得到这么可怕的一笔财富,那么无异于让他如虎添翼,这样说起来,这件事他更是必须要拦阻,义不容辞。

  “那元歌你说,让五皇兄大大地吃个亏,怎么说?”

  裴元歌微微一笑,眼眸湛然,连带着身上也多了许多神彩,光彩照人:“我打听过来,这条街道上的铺子,大多都是中等官宦人家所开,再不就是支持叶家的官员所开,只有简宁斋是我裴府的产业。我父亲是刑部尚,又是执拗的性子,因此简宁斋算是最硬的一块骨头。所以广致斋会先挑简宁斋下手,一来简宁斋本来就是经营丝线的,二来也是杀鸡儆猴,如果连简宁斋都被逼得无法经营下去,那其他的铺子自然要权衡一二,到时候广致斋想要收购这些铺子,就会容易很多。”

  宇泓墨点点头,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裴元歌脸上。

  比起方才沉默静思得甚至有些凄凉的元歌,此刻的元歌眼眸中充满了异样的光彩。他在后宫见过各式各样的女子,也见过她们谋划算计时的模样,都带着一股阴测测的冷。可是元歌不同,这时候的她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光彩夺目,让他转不开眼神。

  “我所谓的让五殿下吃个大亏,就是想请九殿下先按捺下,晚一段时间再开始跟五殿下作对。简宁斋一旦盘出去,广致斋再去收购别的店铺,一定会以简宁斋为范例,也许会遇到波折,但一定会很顺利。我们何不等一等,等五殿下将整条街的店铺收购得**时再出手,让他花费偌大的人力物力,金银钱财,到最后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元歌的这个主意的确很解气,但中间也有纰漏。

  宇泓墨沉思着道:“虽然我不懂商事,但如果是我的话,已经把店铺收购得**,那么,五皇兄绝不会甘心就此认输。广致斋背后有景轩商行雄厚财力的支撑,我虽然不缺钱,但是也不可能舀出太过的银钱来跟景轩商行耗!到最后恐怕只能撑着简宁斋恶心恶心我那五皇兄而已。”

  这个问题裴元歌早就想过:“所以,我们需要找个帮手!”

  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