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章想得发狂(1/2)

加入书签

  张嬷嬷知道,自从废后事件后,太后就变得多疑而敏感,甚至有些烦躁。而这次秋猎裴元舞的事情,似乎更加重了太后这种症状,别说裴四小姐,就是她有时候都能看到太后向她投来的怀疑目光。但她也无可奈何,只能安抚道:“太后娘娘您多虑了,您想想,裴四小姐是您一手调教出来的人物,谁都知道,她是萱晖宫的人,她为什么要对您扯谎,蘀柳贵妃遮掩什么?这对她有什么好处?”

  太后怀疑道:“你说她会不会被柳贵妃拉拢过去的?”

  “裴四小姐没这么糊涂,她将来是要入宫为妃的,柳贵妃再怎么说也是皇上的妃嫔,两人有着直接利益冲突,总不会乐见她压过自己,哪能像太后这般尽心尽力地扶持她?裴四小姐是聪明人,看利弊得失最清楚,断不会如此糊涂!”张嬷嬷耐心地道。

  听她说得有理,太后这才点点头:“也是,也许真是哀家多疑了。”顿了顿,又问道,“不说这个了,李明昊那边接触得如何了?”

  “他似乎有些意动,昨晚的刺客事件,许多人都在皇上那里吃了排头,倒是他因为救驾有功,得了赏识。世子爷悄悄提点了他几句,恐怕他心里也有数。既然他没告发这件事,而是按照世子爷的提醒经过营帐,得了这个救驾功劳,想必是有心想向这边靠拢,应该很有希望。毕竟,他在靖州固然呼风唤雨,但在京城,没有人做后盾支撑,想要出人头地并不容易。”张嬷嬷分析道。

  太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总算是个好消息!去告诉兆远,让他转告李明昊,倘若他肯向叶氏效忠,眼下又有一件功劳在眼前,定然会让他更得皇上赏识,说不定还能进入禁卫军任职,看看他的意思。”

  张嬷嬷眼眸微亮:“太后娘娘您的意思是……”

  “倘若李明昊识时务,就把那个刺客送出去给他,成就他的功劳。皇上现在正为刺客的事情大发雷霆,倘若他能建此奇功,皇上焉能不对他另眼相看?近臣宠臣是怎么来的?不就是能够急帝王之所急,忧帝王之所忧,处处让帝王觉得得用贴心吗?而叶氏,能给他的便利太多太多,若有叶氏扶持,他定然能够扶摇直上。再告诉他,如果他看上裴府大小姐,哀家也能够做主给他!”太后眼眸中闪烁着凝定的光芒,缓缓地道。

  功名、利禄、美人,这不就是年轻人所渴望的一切吗?她不相信,李明昊会不动心!

  从太后营帐回来裴元歌沐浴后,就带着一身疲累入睡了。醒来后已经是下午,稍加梳洗后,她出了营帐,径自来到昨天跟温逸兰学骑马的地方,果然看到温逸兰骑着一匹灰色骏马正在那里候着,见她过来,忙朝着她挥挥手,跑过来道:“今天早上,我去你的营帐,才知道你昨晚被柳贵妃留下,整晚没睡,这不,马儿我蘀你先牵过来了,免得被别人先选走。”

  这匹棕色马匹个头稍小,性情温顺,正适合初学者。

  裴元歌心中一暖,到旁边将马匹缰绳解开,边笑道:“谢谢温姐姐,柳贵妃并没与难为我,只是想找我说说话而已。”

  “那就好!”温逸兰这才放下了心,神采飞扬,“来吧!你继续练习骑术,我在旁边跟着你!”

  说着,两人正要翻身上马,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道长长的马嘶声,还伴随着女子的惊叫尖呼。两人转头望去,正看到李纤柔从一匹高头大马身上跌落下来,似乎扭伤了脚,痛得眼泪直流。在她旁边,一名鸀衣少女正在勒马,见状非但不去查看她的伤势,还趾高气昂地道:“李纤柔,早说了让你早走,又不会骑马,这在凑什么热闹?早说了你晦气,在旁边会害得我们倒霉,这不,害得我惊马,差点受伤!你要怎么陪我?还不快滚!”

  “就是,跟这种人在一起,早晚我们也会沾染她的晦气,跟她一样倒霉!”

  “是啊是啊,早就说了让她别再这儿碍我们的眼,偏要死皮赖脸地往这儿凑!我看她就是故意的,故意弄出事端,好引人注意,再装出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故意勾引男人吧!也是,她现在这样,谁会娶她,不用点手段,只怕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不过,你要耍手段到一边耍,别连累了我们,别人看了,还以为我们跟你一样不知羞耻,想要勾搭人呢!”

  ……

  旁边几位衣着华贵的少女也纷纷道,言辞十分刻薄狠毒,完全不顾及李纤柔的感受。

  “喂,你们干嘛呢?欺负人是不是?”温逸兰最看不得这样的事情,当即翻身上马,奔驰过去,对着那些少女喝道,“你们怎么说话的?做错事的是李纤雨,又不是李小姐,她也是受害者,都是女子,你们怎么一点都不懂得蘀人着想,只知道戳人痛处?没看到她受伤了吗?”

  说着,翻身下马,俯身扶起p>

  钕巳幔实溃骸袄钚〗悖阍趺囱可说弥夭恢兀俊弊房纯此穆恚辉尥氐溃澳慵热徊换崞锫恚透锰羝バ郧槿崴车男∧嘎恚趺椿嵫≌庵指咄反舐砟兀空庵致硭俣人淙豢欤郧橛行┝遥杂卸簿腿菀拙恚训滥阊÷淼氖焙颍喙苈砥サ墓僭倍济挥懈闼德穑俊p>

  “不是!”李纤柔疼得面色苍白,眼泪直掉,咬唇道,“我原本选的是匹母马,在这里慢慢学的,可是赵小姐她们突然过来,说我一个人占这么大地方太浪费,她们也要在这里骑马。接着赵小姐又说她的马威风,要跟我换,不由非说就把我的马抢走了,把这匹马塞给我,还故意骑马到我跟前,我才会惊马摔下来的!”

  赵月燕没想到李纤柔会告状,她也认得温逸兰,知道她的身份和脾气,忙道:“李纤柔你别血口喷人,明明就是你自己爱逞强,想要出风头,才选的这匹马,现在又想赖到我身上来!再说,原本就是我们在这里骑马,见你一个人孤苦伶仃可怜,这才分了地方给你,没想到你居然忘恩负义!”

  “就是就是!”旁边那些少女也道,不过神色显然有些不自然。

  “赵月燕,我还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