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章二位殿下争献殷勤华嫉妒(1/2)

加入书签

  元歌心急如焚,却又不得不按捺下来,想办法逗宇泓墨开心。src="/files/article/attat/127f8/12220/3578704/1324566437892095gif">9797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宇泓墨始终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慵懒模样,丝毫也瞧不出情绪。裴元歌隐约觉得,这位九殿下恐怕根本就没心去救夫人,只是在这里不紧不慢地逗她玩,但一时间实在想不到别的办法,因此越来越焦躁不安。

  看着裴元歌这幅模样,宇泓墨眼眸中的笑意越来越深。

  “九殿下,”裴元歌忽然顿住,咬着唇,好一会儿才道,“请您给我一句准话,您到底是否有心去救我母亲?再拖延下去,时间恐怕来不及了。如果您无心救她,就直说好了。”

  宇泓墨望着她,笑意宛然:“你猜?”

  “……”这人绝对是在逗她玩,根本没心思去救人!裴元歌霍然起立,“既然九殿下无心救人,那还是我自己去想办法把!”这个宇泓墨越来越混蛋,以前不过恶作剧地找她麻烦,这次却——他不肯救人也就算了,还是拖着她在这里耗费时间,一耽误二耽误的,不知道现在夫人怎么样了?

  裴元歌转身想要追过去,忽然听到踏着灌木丛的的脚步声从前方传来,心中微微一顿。

  没一会儿,舒雪玉那身锦绣衣裳便映入眼帘,面色有些苍白,但气色还好,步履也还轻盈,看起来似无大碍。裴元歌忽然觉得,提在嗓子眼儿半天的心一时间都落了下来,转头看着慵懒闲适的宇泓墨,却又气不打一处来,半带恼怒半带讥讽地道:“九殿下,现在不劳您老人家动手了!”提裙奔上前去。

  宇泓墨笑容微僵,撇撇嘴,这丫头,果然翻脸不认人!

  越奔越近,舒雪玉温细柔润的脸渐渐清晰,望着这副往日十分熟悉的容颜,想到方才她舍命相救的恩德,裴元歌心中的思绪如浪潮般翻涌不息,百感交集,脚步顿时慢了下来。伶俐如她,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对舒雪玉说些什么,只是扶住了她的手,好一会儿才问道:“……母亲,您还好吗?”

  舒雪玉也上下打量着裴元歌,欣慰地摇摇头:“我没事,多亏这位公子及时救了我。”

  裴元歌这才看到舒雪玉身后有位穿黑衣上绣云松暗纹的青年男子,身姿矫健,眉目端正,只是有些冷漠,看不出表情来。忙福身道:“多谢这位公子相救我母亲,小女感激不尽,不敢请教公子尊姓大名?虽然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但若有机会,小女必定重谢公子。”

  寒麟身为习武之人,眼力甚好,早远远地瞧见宇泓墨看着裴元歌笑的模样,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家主子对一位女子如此神态柔和,猜度这位女子在九殿下心中分量必定不轻。不敢怠慢,忙恭声道:“小人只是奉我家主人命令行事,不敢当裴小姐此言。裴小姐如果要谢,就谢我家主人好了。”

  “应该的。”裴元歌急忙问道,“不知道尊主是——”

  “我家主人就是九殿下!”寒麟点头致意,越过二人,来到宇泓墨跟前,单膝跪下,禀奏道,“殿下,小人救出裴夫人后,曾经留意四周,但并没有听到其他声音,因为怕裴夫人心忧裴小姐,所以先护送夫人至此,小人这就再去四周搜索?”最后一句却是请示的语气。

  宇泓墨点点头,淡淡道:“去吧!”

  寒麟领命后,几个起跃,便消失在幽暗的林间。

  裴元歌愕然望着宇泓墨,心头百般滋味,好一会儿才道:“九殿下,你……”

  “我什么?我可从来没说,我是孤身一人前来的。”宇泓墨似笑非笑地乜着她,“我只说我自己没心思救人,没说我的手下不会去救人。唉,其实我这个人不喜欢说假话,如果你问我裴夫人会不会有事,也许我会告诉你没事。可你偏偏不问,只想求我去救人,我很不喜欢多费事的……。”

  看着裴元歌眼眸中渐渐有怒火涌出,似乎还听到了磨牙的声音,他又觉得心情好了起来。

  “你——”按理说,宇泓墨的属下奉命救了夫人,裴元歌知道自己应该感谢他。但是,看着他此刻的模样,她却实在说不出感谢的话,反而越发觉得恼怒。宇泓墨明明早就知道有人去救夫人,却偏偏不说,还故意拉着她在那里东拉西扯地拖延时间,说什么心情不好不想救人,让她逗他开心,无非是想看她急怒交加,气得直跳脚的模样,以为取乐。

  这个男人,实在太恶劣了!

  裴元歌一跺脚,不想再理会他,转头去察看舒雪玉的模样,忽然看到她肩膀处血痕斑然,心中一沉,焦急地问道:“母亲,您受伤了吗?怎么样,严重不严重?”

  舒雪玉摇摇头,握住她的手,微笑道:“只是一点轻伤,不要紧,元歌你不用担心。”忽然察觉到异样,拉着她的手到月光明亮的地方,看到上面纵横交错的擦伤,心中一痛,“你手怎么了?还有脖子上也是,脸上也是……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

  她常常称元歌为孩子,平时裴元歌还不觉得什么,但这会儿却莫名觉得心中有暖流经过,摇摇头,道:“我没事,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倒是母亲你,肩膀上的伤口是被长剑割伤的吧?好像还在流血!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为了我,母亲您也不会……”声音渐渐有些哽咽。

  经过前世的事情,裴元歌对人有着强烈的戒备心。

  如果说这次救她们的是别人,或者她还会疑心,这件事是不是舒雪玉安排的苦肉计,目的是为了拉拢她。但是,救人的是宇泓墨,那就是说,在当时,夫人真的是冒着性命危险救她的,这份心是真的。因为,以夫人的能力,根本不可能让宇泓墨配合她演戏。

  这时候再想起夫人往日对她的好,一切就都有了种别样的滋味……

  “傻孩子说什么呢?”舒雪玉从袖中取出绢帕,动作温柔地替她擦拭眼泪,“你是我的女儿,我是你的母亲,看到女儿遇险,身为母亲怎么能袖手旁观?好了,元歌别哭了,你伤口还没清洗,眼泪流进去会疼的。9797”

  宇泓墨当然知道舒雪玉和裴元歌并非亲生母女,看着她们这幅模样,眼眸忽然晦暗起来。

  转过头,仰望着月朗星稀的夜空,沉默不语。

  渐渐地,宇泓墨带来的暗卫66续续地护送着裴府的人回来,还有三三两两的白衣庵的尼姑,然没有多少人受伤出事,只有裴元容的大丫鬟绣玉掉队,被黑衣人所杀。紫苑和木樨看到安然无恙的裴元歌,拉着她的手,又是哭又是笑。这次骤然遇袭,黑衣人武功有那么高强,她们原本以为死定了,没想到大家都还好。

  那边,暗卫正在禀告:“九殿下,属下已经四处查探过,却并没有发现其他人。”

  这么说,那个颜姑娘是遇难了呢?还是藏在了别处?宇泓墨沉思着,忍不住又瞧了那边的裴元歌一眼,就是为了救这丫头,他连正事都耽误了,结果到最后还是连声谢都没落下,没良心!想了会儿,长身而起,来到舒雪玉面前,问道:“裴夫人,你们今晚想必是宿在白衣庵,请问知不知道一位姓颜的姑娘怎么样了?”

  颜明月?裴元歌暗自思索,难道说,这次刺杀是冲颜明月来的吗?

  “对了,颜姑娘还在白衣庵内,我也不太放心她的情形,正巧,一道回去看看吧?”舒雪玉这才想起颜明月,之前颜明月受惊,被护送到她的门前,虽然惊吓得有些失常,但仍然能看得出是位天真温婉的女子,心性纯善,她倒是很乐意歌儿跟这样的姑娘相交。

  听说颜明月还在白衣庵,宇泓墨一怔。

  他们可是派人搜索过白衣庵的,并没有发现颜明月的踪迹,难道说白衣庵还有密道地窖不成?

  等回到白衣庵,看到裴元歌等人来到大殿,从高大的观音像后背,将精神萎靡的颜明月接了下来,宇泓墨很无语。他以为颜明月如果要藏身,一定会藏在晦暗隐蔽的角落,而整个白衣庵灯火通明,大殿更是目标明显,所以只是草草看了一眼就算完事,怎么也没想到颜明月然和婢女藏在大殿的观音像后面。

  忍不住看了眼裴元歌,不用问,这么刁钻的主意,肯定是她出的!

  就在这时,一声声急促的呼喊从外面传来:“明月——明月——”

  紧接着一道颀长的身影从庵外急速地奔了进来,一袭青衫,清秀的脸上满是焦虑和担忧,看到站在裴元歌身边安然无恙的颜明月,这才常常地松了口气,冲过来,上下打量着颜明月,连声道:“明月,你没事吧?看到你的护卫满身是血地回来报讯,说你在白衣庵遇袭,情形危急,我快要吓死了!”一向镇静平稳的他,只有遇到颜明月的事情,才会如此焦虑时常。

  看到来人,颜明月脸上也浮起了由衷的微笑,过去握住他的手,摇摇头道:“我还好,这次多亏了元歌她们在,是她们的护卫及时赶来,才救下了我。而且,元歌她很聪明,听说我身体不好,没办法逃生,就把我藏在了大殿的观音像后面,还精心布置。我和小寿在后面,听到两拨人来来去去的声音,却都没发现我。”

  元歌?难道是裴府的小姐裴元歌?

  青衫男子心中猜度着,目光一扫,果然在人群中看到了那张有过一面之缘的容颜,握着颜明月的手,拉着她走向前去,拱手行礼道:“在下颜昭白,明月她……是我这世上唯一的家人,四小姐救了她,就等于救了我的命。这块玉佩是我颜府的信物,请四小姐手下,以后若有差遣,只需让人带此玉佩前来,颜昭白万死不辞。”他的声音很清淡,并不慷慨激烈,但是却给人一种很可信的感觉。

  似乎他说万死不辞,就是万死不辞!

  听着他的话语,颜明月脸上浮起一抹温柔的神色,却又带着微微的凄然。

  “颜公子不必多礼,我和颜姐姐一见如故,彼此扶助是应该的。”裴元歌连忙回礼,隐约觉得颜昭白这种冷冷清清的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有些耳熟,却又一时记不起来。

  就在这时,后面又有一人快步进来,紫衣华袍,神态文雅中却带着掩饰不住的傲慢,正是宇泓哲。他边走边朗声道:“昭白,你不要急,我想颜姑娘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忽然看到裴府众人以及安然无恙的颜明月,目光一凝,落在了裴元歌身上,稍微顿了顿,随即又看到了不远处含笑凝睇的宇泓墨,浓黑的眉紧紧皱了起来:裴四小姐怎么会在这里?还有,宇泓墨这家伙怎么也在这里?!

  现在的情形,是裴府的人被追杀,宇泓墨救了她们吗?

  这么说,颜明月是也被宇泓墨救了?!

  可恶!

  看到来人竟是宇泓哲,裴元歌忍不住秀眉微蹙,心头暗自思索,看起来,这三个人都是为颜明月而来,这样说的话,这次黑衣人的追杀,是冲颜明月来的?还有,那个青衫男子刚才说到颜明月的护卫满身是血的回来报讯……。这件事,真是处处都透着古怪!

  “五殿下,九殿下,妾身为了逃难,如今仪容凌乱,想先告退整理,以免有失礼仪。”舒雪玉道。

  裴元华和裴元容都是极爱美又重外表的,之前为了逃难迫不得已,这会儿已经平安无事,眼前又有贵人在此,早就想换掉这一身难看的装束,只是怕一说话,把众人的目光都集聚在自己身上,让两位殿下都看到她们这灰扑扑的模样,这才一直隐忍,这会儿听到舒雪玉说话,顿时松了口气。

  看到众人身着缁衣佛帽的模样,宇泓哲也猜得出根由,点点头。

  至于宇泓墨,早就想让裴元歌换掉这身碍眼的装束,只是找不到由头说话,这时候自然同意。

  于是裴府众人带着颜明月一道回了后院厢房。好在众人知道要外宿,都带的有替换的衣裳首饰,只是颜明月的厢房被黑衣人弄得凌乱不堪,到处都是血迹,带来的衣裳都会玷污了。9797而她又比裴元歌身材略高,穿不了她的衣衫,后来还是裴元巧拿了自己的衣裳,帮忙给颜明月换上。

  换完衣裳,裴元歌来到舒雪玉的厢房,问道:“母亲手臂上的伤怎么样了?”

  平时,她只有在人前才叫舒雪玉母亲,私底下都称之为夫人。但这次,厢房内只有二人,她却依然称她为母亲。而这一声,也与平日里的语调有所不同,因为就从舒雪玉舍身救她那一刻起,她真的觉得,也许舒雪玉真的把她当做女儿了……

  舒雪玉倒没发现她称呼的变化,微笑道:“没事的,你不用担心。”

  “伤口上药了吗?”裴元歌坐了下来,见舒雪玉只着中衣,想必是在查看伤口,正巧她进来了,便慌忙遮住。看到白色的中衣上慢慢渗出血迹,裴元歌忍不住皱紧了眉头,“母亲,怎么伤口还在流血?我看这伤不轻,不如我们尽快下山,找好的大夫好好瞧瞧?”

  “不是,是庵内没有伤药,没法处理。”舒雪玉宽慰她道,“别说傻话,现在天这么黑,乘马车下山太危险。若是步行下去,大家都累了一晚上了,哪里还有精力跋山涉水地回府?你放心,伤口在我身上,我自己有数,等明儿清早再下山,不会有影响的。”

  裴元歌却放心不下,正要在说话,忽然听到一阵敲门声。

  因为舒雪玉只着中衣,不便见人,裴元歌拉起棉被,细心地帮她盖上,起身去开门。质朴的木扇门一打开,便露出宇泓墨那妖孽的容颜。一见是他,裴元歌顿时便没好脸色,微微别过脸,不去正眼看他,疏冷地问道:“九殿下有何贵干?”

  见她这幅模样,宇泓墨就觉得心头有气,冷哼一声,也不说话,转身就走。

  来敲门,却又不说话就走人?这人果然莫名其妙!反正他性子就这么阴晴不定,难以猜度,裴元歌也不再费心神去猜,正要关门,却听得“噗噗”两声风响,一青一白两个瓷瓶先后落入她的手中。正怔楞时,宇泓墨不爽的声音远远传来:“伤药,青瓶外敷,白瓶内服,爱用不用,不用就扔掉!”

  伴随最后一个话音的,还有一声沉闷的踢门声。

  裴元歌一怔,难道他特意来,就是为了送这两瓶伤药?如果这样说的话,那她刚才是不是有些太冷淡了?不过……这家伙脾气那么坏,又那么古怪,谁知道他是找麻烦还是来送伤药?这也不能怪她!至于后面那声踢门声,哼,最好踢断他的脚趾头,谁叫他那么恶劣,明知道她担心夫人,却偏偏不说,故意害她心急?

  想到这里,裴元歌觉得心里舒坦了些,冲着宇泓墨离开的方向皱皱鼻子,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裴元歌!”

  低沉压抑的声音在眼前响起,带着咬牙切齿的怒气,不是宇泓墨又是谁?

  “……”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