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章绣图事发叶问卿妒恨美女蛇(1/2)

加入书签

  “你说什么?裴尚书和裴夫人并裴家小姐都不在怡然居?”

  端午节,赤霞河前人潮太过拥挤,马车轿子都过不来,最后还是京兆尹请京城禁卫军统领调了一队禁卫军来维持秩序,这才开出一条路。然而,当裴元歌和裴元华来到怡然居时,却被掌柜和店小二告知,父亲母亲并两位姐妹并不在怡然居。

  “掌柜的,之前我们裴府明明订了怡然居四楼临江的雅间,怎么会……。”裴元华温声问道,声音中却透着几分焦虑。眼看着她年龄已长,舒雪玉已经有了把她许配出去的念头,这时候,任何能够展露风采的机会都不能错过。这次端午节,高官贵族,乃至皇室子弟都会出来,正是大好的机会。

  听了她这话,低头只管拨算盘的掌柜抬起头,有些疑惑地问道:“你们是?”

  “我们是裴府的小姐,因为有点事出门晚了,原本跟父亲母亲说好了,在怡然居汇合的。”裴元华款和有礼地道,“如果掌柜知道家父家母的行踪,还请告知,小女感激不尽。”

  “哦,原来是裴府的小姐!”掌柜的神情立刻变了,笑容中带着几分讨好,“小人不知道是裴府的千金,还请两位小姐恕罪。裴尚书和裴夫人等人的确不在怡然居,而是在临江仙,特意吩咐了,如果两位小姐到了,让小人派人引两位过去。黄连,快带这两位小姐到天上客去!”

  天上客?

  裴元歌和裴元华都是一怔。

  端午龙舟赛的赛程有十几里,沿岸全部是都是酒楼,关上龙舟赛十分方便。而越靠近终点的酒楼,风景视野就约好,平日倒也罢了,在端午节这种时候,光有钱根本就订不到,还有看权势地位。怡然居已经很接近后端,能够遥望到终点。而临江仙则是建在终点处,位置好,楼层又高,装饰又奢华,平时龙舟赛都被皇亲贵族包下。

  即使父亲身为刑部尚书,也定不了那里的雅间,只能定下怡然居。

  怎么这会儿却又到了临江仙?

  裴元歌不禁感到奇怪,隐隐察觉到这中间恐怕有别样的内情。

  裴元华当然也觉得奇怪,但更多的却是欣喜。临江仙今日必然都是高官贵族,而且,与赤霞河对岸的天上客遥遥相对,那里是皇族关上龙舟赛的地方,透过窗户就能看见对面的人,说不定能够直接看到五殿下。以五殿下的才华,想必能够参透她那首诗里的玄机,如果再能够在龙舟赛偶然相见……

  裴元华心跳有些加快,果然老天爷都在帮她。

  在店小二的带领下,两人乘坐马车,顺利地来到临江仙。裴诸城和舒雪玉所在的楼层是最高的五楼,珠帘玉钩,宝鼎湘琴,四周还悬挂着命人字画,豪奢又不失雅致。临着赤霞河的方向开着三扇大窗户,供客人观赏龙舟赛。两人进去时,裴诸城正带着裴元巧和裴元容在最中间的窗户赏景,对着窗外将说着各种典故风景。

  裴元巧第一次跟父亲亲近,激动得眼睛发亮,灼灼地望着裴诸城。

  裴元容则有些闷闷不乐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裴元巧在身边觉得不忿,也不理会裴诸城,只盯着对面的楼阁。

  舒雪玉在最左边的窗户前,身边还坐着温夫人和温逸兰,正说笑着。

  听到两人进门的声音,众人同时回头,裴诸城和舒雪玉见两人好好地到来,松了口气,带着众人过来互相见礼。裴元巧还好,裴元容看见两人,脸上的不忿之色更增,不情不愿地见了礼,随口应了句就又跑到了中间的窗户处。看到裴元歌莫名其妙的模样,温逸兰凑过来,揽住她的手臂,悄声在她耳边道:“我们来时,裴尚书正在呵斥你三姐姐,不让她到最右边离奖台最近的窗户去,说是留给你和你大姐姐的,结果她就急了。”

  说着,眼眸中流露出渴望和羡慕的光彩:“你爹对你真好!”

  知道她又想起那桩荒唐的婚事,裴元歌握紧她的手,以示安慰。那边裴元华则笑道:“女儿还在奇怪,怎么父亲母亲到了临江仙来了?原来是温夫人在帮忙。”

  温阁老即将升任首辅,温府也跟着水涨船高,能够订到临江仙的雅间也不奇怪。

  温夫人掩袖笑道:“大姑娘这话太抬举我了,我哪有这本是能定下临江仙最好的雅间?倒是沾了雪玉和你父亲的光才能坐在这里。我家的那群姨娘和二房三房的人还挤在二楼偏角的地方呢!”眼眸中却有着异样的光泽,意味深长地看着裴元歌道,“是你们裴府运气好,也说不定是你们姐妹运气好。”

  听她说的奇怪,裴元歌将询问的目光转向舒雪玉和裴诸城。

  两人的神色也有些莫名其妙,舒雪玉答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到了怡然居时,正碰上有人闹事,把咱们府上原来订的雅间给砸了,又是端午节,雅间早就爆满,调换不出来。原本还以为看不到了,没想到离开时,却正好遇到临江仙的主人过来,听说这事后,说偏就这么巧,原本订了这间雅间的客人,忽然派人来说有事来不了,这间雅间便空着,于是我们就过来了。”

  裴元歌细眉微蹙,这么巧?

  而对于太过凑巧的事情,她总是带着一定的戒心。

  “怎么会这么巧?”那边裴元华也在疑惑,却是带着欣喜。

  “是啊,我也在奇怪,怎么就这么巧?”温夫人笑道,“我原本在温府订的雅间坐着,赵嬷嬷说隐约看见雪玉,我还不信,出来一瞧还真是。反正对着家里那些人我也烦,你们这雅间风景又好,位置又好,索性带了兰儿过来跟你们挤着,也沾沾你们的光。”

  裴元歌问道:“那原来订了这件雅间的,是哪家?”

  舒雪玉摇摇头:“掌柜的不肯说,说这是他们临江仙的规矩。除非客人交代了,否则不能透漏。”

  这也是许多上等酒楼的规矩,毕竟,他们所招待的多是高官权贵,想要巴结逢迎的人极多,却苦无门路。如果这些消息被透漏出来,想要来拜见讨好的人绝对会像苍蝇一样围拢上来,哪里还能够有清静?因此,久而久之,酒楼便有了这个规矩,越是上等的酒楼,越是守口如瓶。

  “别想那么多了,今儿出来是玩儿,没必要为这种事情花费心思。反正我们裴府没偷没抢的,难道谁还能为我在临江仙占个雅间,参我一本不成?龙舟赛快开始了,都快过来瞧把!”裴诸城也感觉这事有些蹊跷,不过他素来豪爽直率,自认此事他并无不妥之处,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不过,怎么到这会儿傅君盛那孩子还不过来?

  明明他交代了怡然居的掌柜,如果有寿昌伯府的人问起,就说他在临江仙的呀!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一道清润儒雅而又恭敬的声音:“小侄傅君盛,听说裴世伯在此,特来拜见,问世伯和伯母安好。”

  终于来了!裴诸城松了口气:“进来吧。”

  房门“吱呀”一声推开,露出傅君盛的身影。舒雪玉拉了拉温夫人,一同打量着他。只见眼前的少年穿着品蓝色绣剑兰的刻丝圆领通袍,显得身材颀长,因为在拱手行礼,只看到头顶金灿灿的顶冠,大红的缨绒微微颤抖,似乎透漏着些许紧张。行完礼后一抬头,露出一双温润的眼眸,如黑珍珠般莹然晕泽,剑眉星眸,面如冠玉,显得十分温润俊俏。

  仪表堂堂,举止有礼。舒雪玉心中先有了三分满意。

  而且,方才明明看到他有小厮跟过来,却留在屋外,显然是知道屋内有女眷,是个心细的。

  “君盛不必多礼。”裴诸城笑着道。

  见过裴诸城和舒雪玉后,傅君盛又与裴府四位小姐见礼,一直都目不斜视,直到听到裴元歌娇糯的声音唤他,这才飞快地抬头看了一眼,只见一身深深浅浅的蓝,再看看自己身上的品蓝衣裳,顿时觉得自个花那么多时间挑衣裳实在值得,不自觉地浮起一抹笑,轻轻咳嗽一声道,道:“元歌妹妹好!”

  裴元歌还礼笑道:“傅哥哥好!”

  舒雪玉又为傅君盛引见了温夫人和温逸兰,两边都见过礼,便问起一些家常话,傅君盛一一答了。听说他母亲身体有恙,因此并未来看龙舟,父亲又跟同僚出去相聚,舒雪玉顿时明白,这傅君盛今儿是专门为的元歌来这里的,看来对元歌是有心的,心中又多了几分好感,道:“既然你今日是孤身一人,不过不嫌弃,不如跟我们一道在这里看龙舟吧?”

  傅君盛心中大喜,忙道:“多谢裴伯母垂爱。”悄悄地看了眼裴元歌,微微地红了脸。

  他听父亲说过,这桩婚事本就是裴伯父提出来的,显然对他很满意,这次让他来见,是让裴伯母相看的。如果能给裴伯母留下好的印象,他和裴元歌的婚事也就差不多能定下来了。如今裴伯母肯留他一道看龙舟,应该对他还算满意……

  这一眼没能逃过舒雪玉的眼睛,跟温夫人对视一眼,都微微点头,面露微笑。

  这时候,门外又传来了店小二逢迎的声音,敲门后进来,手里托着一个偌大的托盘,上面放着九根红头描金签,标着九个数字,下面是人名或者府邸名声。店小二笑着解释道:“这是端午节赛龙舟的惯例,在龙舟赛开始前,赌那条龙舟能赢,不过是小姐夫人们取个乐,不知道夫人们要不要押注?”

  “这倒是有趣。”舒雪玉笑着道,“拿来我瞧瞧。”

  九根描金签,有写叶府的,也有写柳府的,也有写赵府的,舒雪玉倒有一半都不知道是哪家府邸,只有五号签和九号签不同,一根写了五殿下,一根则写着九殿下。不过,能跟这两位并排列在一起参赛的龙舟,显然这些府邸都是富贵难言的。

  舒雪玉正犹豫着,傅君盛忽然道:“小侄听说,封国公冯老将军以军法治府,府内的护卫令行禁止,十分得力,说不定能赢这第一场龙舟赛。我压三号船,冯府五两银子。”

  傅君盛从进门到现在,一直彬彬有礼,突然抢先说话,舒雪玉不禁一怔。

  店小二则笑道:“这位公子说得倒是不错,不过冯老将军府邸已经好些年没有赢过龙舟赛了,往年都是叶府或者柳府赢,叶府的赢面较高。不过今年五殿下和九殿下也派人参加,只是就不好说了。但说起来还是这条船最有可能赢,恕小的多嘴,公子您压冯老将军的船,只怕要输喽。”

  “啊?”傅君盛似乎有些懊恼,“我只听父亲说冯老将军治府严谨,因为一定能赢,却忘了打听以往龙舟赛事的赢家,这下定要输了。罢了罢了,男子汉大丈夫,举手无悔,不过五两银子,输就输了吧,不值得为了这个反悔。”说着,从袖中取出五两银子,放在了店小二的托盘上。

  裴元歌心里一动,忽然道:“我也压三号船,冯府。”说着,从荷包中取出二两银子,伸出白玉般的手,放入托盘中,对着众人嫣然一笑道,“既然那四条船赢面大,那赌注肯定低,不如冯府赌注高,赢了大概能翻好几倍。反正都是取乐,我就赌赌自己的运气。”

  见裴元歌似乎领悟了自己的意思,傅君盛心中一阵甜蜜。

  裴诸城看着两人,正好接到裴元歌递过来的眼色,微微一怔,凝神思索了会儿,忽然一笑,道:“冯老将军军法如神,征战沙场,保家卫国,一向是我敬仰的长辈,就为了这份敬仰,我也愿意他赢。不过十两银子!”说着,取出十两银子压上。

  见三人都如此说话,相比其中另有缘由,舒雪玉和温夫人也都压了冯府。

  温逸兰跟着裴元歌压,裴元巧跟着裴诸城和舒雪玉压,裴元华犹豫了下,她倒是想压五殿下赢,又怕太显眼,因此也压了冯府。裴元容却还在赌气,没有下注,店小二也不在乎,捧着托盘恭恭敬敬地退了下去。

  看到裴元容压了五殿下,裴诸城微微皱眉,见她又压了九殿下,这才松了眉头。

  但心里终究还是有些失望,转头看看裴元歌和傅君盛,心中才觉得安慰了些,笑道:“我老喽,还不如你们两个年轻人反应得快,老喽老喽!”

  话虽如此,语气中却尽是欣慰之意。原本只觉得傅君盛性子好,人也上进,能够善待元歌,没想到他还有这份心细。裴诸城只有四个女儿,尤其疼爱元歌,因此对他的夫婿也十分看重,见傅君盛比他想象中的更好,心中的欣慰喜悦难以尽言。

  傅君盛忙道:“裴伯父谬赞了,倒是元歌妹妹反应得快。”

  舒雪玉看看三人,忍不住问道:“你们打什么哑谜呢?”

  “还请裴伯母宽恕小侄方才抢先出言的冒犯。”傅君盛先告了罪,这才解释道,“小侄前些天听说,这次赤霞河一带的酒楼,暗地里都换了东家。之前听说时还没在意,直到方才店小二拿着托盘来请下注,又格外提了五殿下和九殿下,以及叶府柳府,才忽然惊觉。那些号签里,只有冯老将军的府邸最没瓜葛。”

  他说得很含蓄,但在座众人都不傻,自然听得出他话里的意思。

  赤霞河一带的酒楼全部换了东家,这次龙舟赛又有五殿下和九殿下派人参加,店小二特意点出两位殿下参赛,赢面较大。虽然说到这里的都是权贵高官,但对参赛龙舟的情况并不清楚,如果贸然下注,显然选的不是龙舟,而是两位皇子的势力偏向,下意识觉得某位皇子会赢。而这种偏向很可能影响到将来的站队。店小二一直都在旁边,对谁下注压谁赢心中有数。临江仙如此,其他酒楼恐怕也是如此。

  这样一来,这场龙舟赛一过,众位权贵心中觉得谁胜算高,也差不多就昭然若揭了。

  而这些情况,身为这一带酒楼的新东家,显然是清楚的。现在捉摸不定这新东家的底细,而且朝中的形势也很混沌,裴诸城无心站队,因此选择五殿下或者九殿下都不合适,叶府和柳府显然也是一样。而封国公冯府则没落已久,与两边都不沾边。裴诸城又是武将,崇尚冯老将军因此压他赢,再正常不过。

  傅君盛小小年纪,已经能够想通这些关节,已经很不容易。

  最难得的是,年轻气盛的他并没有打算选择五殿下或者九殿下,以图个拥立之功,这份沉稳在年轻人里可不多见。想到这里,舒雪玉心里更觉得满意,她本就没指望裴元歌嫁得多富贵,安稳和乐最为要紧。现在看起来,这个傅君盛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

  裴元歌则心中微微一动,这个新东家,会不会就是颜明月的哥哥颜昭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