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蜉蝣撼树(1/2)

加入书签

  战,简简单单的一个字,要付出多少勇气?

  须知眼前的百青子可是连太古大圣都深深忌惮的存在,在这北冥深处都是绝对的霸主。

  而他们竟然可以如此轻易的笑着面对,此等魄力,已非那些被世人称谓义薄云天的大侠可比。

  而那百青子竟然毫不在意暮雨泽和端木俊熙两人,须知这两人在古族中都是一等一的存在,两人联手恐怕可以与圣人争锋,敢如此轻易无视他们的人恐怕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但百青子既不是疯子也不是傻子,他甚至连人都不是,不过没有人看小视这个远古霸主的智慧,只因他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强悍,暮雨泽和端木俊熙这两个稍微强大的蝼蚁本不会被它放在眼中。

  吼!

  百青子朝天一声大吼,那比玄铁还要重的海水竟然翻滚而起,接触到它身体的海水竟然在沸腾,化作了蒸汽一般的存在,暮雨泽双目一凝,他发现这片海水竟然在沸腾,被血气加热,变成了蒸汽的存在。

  不止是暮雨泽,端木俊熙的脸色也变了,百青子那硕大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永不熄灭的动力烘炉,熊熊燃烧,他们与百青子相隔了数里之距,还能感受到他滔天的热气,甚至连那玄蚕丝编制的长衫都传出了一股焦糊的味道,那百青子面前究竟有多高的温度?

  “退!”暮雨泽一声低喝,他发现百青子那双如寒刀般冷冽的眸子已经投的过来,一股庞大的如同亘古青天的意志碾压而来,咔嚓,咔嚓,他的身体竟然在。

  要知道他的身体可是一器破万法和道之力量阳交汇锻造的最强玄体,竟然承受不了一道简简单单的眸光,那这眸光究竟有何等伟岸的力量?

  暮雨泽再也不敢迟疑,他知道这样下去自己的意志都会被夺走,那时恐怕连逃走的机会都会丧失。

  “太清上玄,玄、兵、斗。”

  暮雨泽一下子抽出了背后的嗜血,上来就是一剑,这一剑的当得上是天下无双,那轻薄的秋水剑身上,竟然有泛起了一道青光,血剑上泛起青光,这当真是奇怪。

  但端木俊熙的脸上竟没有丝毫诧异,不仅没有诧异,反而有一种赞叹之色。

  “暮雨泽的剑竟然已经快到如此境界,纵然他现在还比不上冰室光,但是也相差不远。”端木俊熙心头暗道,他知道那青光是当剑快到极致,将色彩的本身都挡住了,显现出截然不同的颜色,这种度,就是以他那广大的阅历,在有生之年也只见到两三人可以拥有。

  “太玄青道!”

  忽然,端木俊熙低喝一声,随着声音,端木俊熙的身上竟然出现了一道诡异的光晕,这光芒呈现暗色,与这天地间的颜色契合。

  “玄机,极道通玄,玄通机。”端木俊熙身上的暗色愈发浓郁,色沉沉,仿若漆黑的夜晚。

  “好浩荡的气息。”

  这气息,博大浩瀚,仿若那亘古长存的星空,浩荡无垠,照耀着世间所有的秘密。

  “端木俊熙使出的当时太初流传的至强法则之一,至之道,这天地本就是由阳组成,而至之道却囊括了世间所有的气,这门绝学本是太初邪皇掌控的至强绝学,现在竟然落在了他的手中。”方老在暮雨泽的识海中微微叹息,以他的见识,当得上是当世最渊博之人,几乎是一瞬间,就辨认出这已经消失在时间长河的无上绝学。

  暮雨泽听了方老的解释,也知道这太初邪皇是一个莅临半神境的无敌高手,一只手已经够到了那神话中的至强领域,他的绝学怎么可能简单的了?

  “古族弟子果然都是福缘极强的人物,不仅能得到古神的传承,更是有层出不穷的绝学,也难怪那些出身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