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的。这时云朗打外边儿进来,苏络朝外面一挑下巴,“干嘛呢?这么久才进来?他们呢?”

  “回秦怀的房间休息去了。”云朗有点没精打采的,“我睡觉去了。”

  “怎么了?”苏络叫住他,“今儿怎么这么乖啊?病了?”

  周崇文也连忙过来关怀,说你确实挺不对劲的,往常都得让我给你弄点夜宵才能睡得着呢。

  乍得关怀的云朗顿时找到了组织,气哼哼地走到屋里坐下,极有精神头的样子,指着门口大骂,“那个臭小子,敢对老子拿腔捏调的,说我的武艺杂而不精,糊弄糊弄山野村夫还差不多,气死老子了!”

  苏络立刻坐到他身边,警惕地问:“山野村夫是谁?那小子还跟小鬼子有瓜葛?”

  周崇文头现一滴冷汗,“我想他说的该是村野山夫,跟鬼没什么关系。”

  苏络尴尬啊,立刻坐好,“对对,我也是这个意思,我就是寻思一般的鬼也都出现在山间野外……”再回头,发现那俩人压根没听她的解释。一边聊天呢,就剩她自己在位置上叨咕叨的,貌似神经不好。

  苏络给了自己一个自我安慰的微笑,而后咬着牙凑过去,抬腿就是一脚,踹了这么久,云朗也习惯了。身形都不带动一下的。苏络哼了一声,“你小子让楚宁收拾了吧?”

  云朗不说话,苏络哼哼一笑,“肯定是你得了评价不甘心,趁人家不注意想偷袭。结果被反偷袭了。”

  云朗还是不说话,算是默认,又不甘心地一拍桌子,“老子一定要练得比他更强,将来掐死他!”

  苏络白他一眼。“你还想去考军校?他可是专管选拔的,不怕他给你穿小鞋啊?”

  “他敢!老子扒了他地皮!”

  “好好,如果到时候你没被反过来扒皮的话。就顺便再扒一个总说靠、靠的小子的皮。”苏络还没忘南京的时候那两位拍晕她的仇呢。

  云朗问明了那人是谁,拍着胸脯说:“交给我吧,什么辽东十八铁骑,我挨个扒皮。”

  “扒了皮做人皮灯笼,楚宁的皮糊最外边儿!”得罪过她地她保证一个也落不下。

  周崇文没兴趣参与到这么血腥的活动,打了个哈欠回屋睡觉去了,留这两位在堂屋对吹到深夜。

  第二天一早,苏络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床上。她昨晚明明跟云朗在堂屋里侃大山来着。天南海北无所不吹。什么电脑电视电灯泡,飞机火车大轮船,云朗没见过的她全都吹了,后来还弄了点夜宵打算奋战到天亮的,没想到还是没坚持住。想必是云朗见她睡着了,就给她弄回屋了。

  正犹豫着要不要起床。听见有人敲门,苏络一边伸懒腰一边大喊:“进来。”

  周崇文推门进来,一见苏络地架式,先红了脸,转身就要出去,被苏络叫住,“干什么呀?不是还穿着衣服呢么。”

  苏络说着就起身,当着周崇文的面慢条斯理地在白色中衣外穿好外衣,穿到一半眼角抽搐一下,昨晚是云朗送她回来的,她的外衣想必也是云朗给脱的,那个臭小子,也不知道占没占她什么别地便宜,一会非得找他算帐去不可!

  她在这咬牙切齿,周崇文背对着她,耳朵都红了,苏络穿戴整齐后过去一拍他的肩,吓这厮一跳,苏络笑道:“你是男人,我才是女人,怎么弄得好像反过来了?”

  周厮闻言脸上更红,忘了他来的目地,直到苏络问,才急道:“云朗走了,给我留了封信。”

  苏络一愣,连忙抢过周崇文手里的信纸,展开一看,字就不说了,俩字概括:难看。而且这信写得……言简意赅。

  后会有……圈。

  不是错别字,是在最后的位置上画了个圈,落款自然也是飘逸的一个圈。

  “他是说后会有期。”

  “我会成语填空。”苏络不乐意地瞪他一眼,把信翻过来调过去的看了个通透,也没见着别的字,气得把信纸一摔,“我说他昨天晚上怎么那么多废话呢!这死小子,一句话也不给我留,活该他不认字!”

  “不是不认字,他认字,就是不会写。”周厮把信纸捡起来,“也不是全不会写,简单的也能写。”这厮叨叨咕咕的,似乎是很得意云朗全家人都没招呼,就给他留了信。

  苏络气得双手叉腰,正要发彪,眼角瞄见桌上有张纸。

  “哈哈!”苏络一把将纸抓在手里,得意地朝周崇文一扬,“谁说我没有?”说着低头朝纸上看了一眼,看完就把纸一扔,回床头乱翻去了。

  周崇文疑惑地拾起信纸一看,字自然还是难看地,也是言简意赅----借银一百两,落款是圈。一路看

  苏络翻也白翻,借条都打上了,银子还会在吗?看着空空如也的小匣子,苏络气得直哆嗦。

  “别生气了,他去洛阳报考,一切用度都得要钱。”周崇文说。

  苏络握拳,继而把那张借条扔地上死命踩,“我这匣子里明明是一百二十两!”

  周崇文无语地擦擦冷汗,安慰她说幸亏就只是一百二十两,你要放一千二百两在身边。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苏络想想也对,强盗头子对钱没概念,别说一百两一千两,哪怕一万两,只要他扛得动,他绝对也笑纳了。

  苏络狠狠地咒骂云朗,一边小心地把借条揣进怀里。周崇文说你别难受,万一他去了洛阳没考上呢,他不是还得回来么。

  苏络回头就掐,说谁难受了?我才没难受呢,就他那样。还得罪未来上司,军校能收他才怪呢。

  话是这么说,可到了吃早饭的时候,苏络还是忍不住问一言不发的楚宁,“你什么时候回去?你不会公报私仇吧?云朗平时的行为虽然糙了点。但还是挺讲义气地。”

  苏氏和苏绎正为云朗的离开难过呢,听苏络一说,连忙也做起了说客。苏氏说云朗这孩子虽然没什么优点,也总闯祸,有时候还热心地不是地方,但还是个好孩子……苏络连忙拦下老娘,敢情她都这么夸人地。

  楚宁淡淡地扫了一圈众人,“我多留些时日再走,选拔那边自然有人负责,如果他连初选都不过。我想帮他也难。”

  只这一句话,苏络便完全推翻了自己对楚宁的即定印象,也就是说,只要云朗能过初选,后面的一切好说。

  “来来来。吃菜吃菜;来来来,吃饭吃饭;来来来……”

  一顿饭就在苏络的热情招待下过去。吃完饭苏络拉秦怀到偏厅去,低声道:“他要留下是不是想对苏绛进一步下手?”

  秦怀失笑,笑过后又严肃起来,目光审视着苏络,“有一件事,我也不好瞒你。”

  苏络立刻把耳朵凑过去,秦怀道:“其实楚宁就是宣府总兵,李如松。”

  苏络一怔,继而眼睛一亮,秦怀继续道:“楚宁是他儿时用过的化名,我此次留在洛阳便是帮他的军校筹集资金,本对他说过完年便回去,没想到拖了这么久,他便来朱仙镇找我。”

  苏络又是一愣,“你帮他筹集资金?那朝庭做什么?”

  “虽然子茂极力争取了皇上的支持,但朝中地文臣们始终不愿在此事上投入太多,相争之下皇上也没有办法,只能拿出一部分,其余的便要我们自己想办法。”

  苏络张张嘴还欲再问,秦怀抬手止住她,“这些事以后有机会再聊,我想说的是,自从子茂失去了小真,从没有一天真正开心过,我与子茂相识十余年,也从未见他对哪个女子动情,但是……”

  “但是苏绛出现了。”苏络把话接下去,摸着下巴道:“你是说,让我贡献我的妹妹当替身,让你兄弟开心?”

  “感情之事当然要两情相悦。”秦怀严肃起来,“我只是想让你给他一个机会,或者说,帮他一次,为二人牵线搭桥,最后成与不成,自然还是要看苏五小姐的意见。”

  苏络眯起眼睛,“这是他让你来跟我说地?”

  “自然不是。”秦怀垂下眼帘,“他知道自己只剩十年好活,又怎会愿意耽误苏五小姐的一生。”

  据史册记载,李如松于万历二十五年死于战场之上,距今仅有十年。

  “什么?”苏络差点没跳起来,“这种事你怎么也能对他说!”对一个大活人说你只能再活十年,那还有什么未来可言?还有什么梦想可言?未免太过残忍。

  秦怀凄然一笑,“我倒也是想他不知道的。”

  苏络不知二人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秦怀的样子也不好过多追问,便把话题拉回来,“你既然知道他的最终结局,为什么还要我去给他们牵什么线搭什么桥?我与苏绛虽然认识地时间还短,谈不上什么友情亲情,但这种事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极为残忍的,别说帮忙,就算他有本事让苏绛非他不嫁,我或许都会劝上一劝的。”

  “我们不是还可以改变历史么?”秦怀抓住苏络,目光灼灼,“如果子茂真地与苏五小姐在一起,甚至娶了她,这事情本身,不就是已经改变了历史么?”

  苏络怔忡之下努力回想李如松的个人简历,好像没介绍李如松的老婆到底姓不姓苏,不过看秦怀自信满满的模样,他倒像有信心,苏络脑子里有点乱,这件事和她没什么关系,正因为没关系,所以她乱。苏绛的未来,无论是由谁决定,肯定不该是由她决定,虽说秦怀交给她的工作只是牵线搭桥,但以李如松的条件,普通女子谁不心动?就算苏绛不心动,她那个三八的娘肯定也心动,到时候只要秦怀随便透露给她一些有关李如松身份地秘密,苏绛说不定第二天就会被绑上花轿,这又对苏绛公平么?

  “我还是不能答应。”苏络舔舔唇瓣,“我也劝你不要掺和进去,楚宁……李如松想怎么做,就尊重他的决定。而且,暂时不要向别人透露他的真正身份。”

  秦怀脸上难掩失望之色,又听苏络这么说,询问般挑挑眉,苏络道:“苏绛是个很有自己主意的姑娘,如果她是因为身份而被迫与李如松在一起,想必他二人都不会开心,你也希望你的兄弟是真正地开心,而不是强人所难吧?”

  “这是自然。”秦怀笑笑,“也是我太急躁了,以为苏五小姐的出现会让子茂摒弃过去地阴影,却忽略了苏五小姐的感受。”

  “总之这件事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他们之间到底如何还是要看缘份。”

  秦怀点点头,脸上又恢复了一贯的阳光笑意,“好了,别耽搁了,今天是淘汰赛第一场,你这个主办人之一还是早点去的好。怎么样?薛老板那边要不要我帮忙?”

  苏络深吸一口气,“薛胖子,小意思,你就看好戏吧。”她说完就朝外走,临出门时碰见楚宁……或许该叫他李如松。苏络不知道自己掩饰得怎么样,反正她心里是狠狠地叹息了一声,原来先知道一个人的结果也不是一件好事。

  看着苏络的背影,李如松向秦怀道:“你对她说什么?”

  “放心。”秦怀笑眯眯地伸了伸手,“怕我暴露你?”

  李如松弯了弯嘴角,“没有必要,我们将来不会有什么交集。”

  秦怀一挑眉,“没有交集?对,跟她或许没有交集,那跟她妹妹呢?上天注定的邂逅,你就没有什么想法?”

  李如松静静地盯着秦怀,久久不语,半晌,回头走出门去,“走吧,也带我去见识见识大明时代的ktv。”

  秦怀脸上的笑意慢慢落下,他是不是太多事了呢?可对着自己唯一的挚交好友,他倒宁可自己多事一点。

  苏络自出了黄花园,便来碧荷园喊苏绛,找她一起去比赛现场,虽然现在锦泰轩也开业了,但年轻人总好凑个热闹,尤其是苏红,每场比赛必到,还非得拉着苏绛,以“绛妹妹也去”为由,替自己找借口。

  苏绛出现时脸色还是略显苍白,看来是昨晚没休息好,也是,对于一个古代女孩儿来说,一个陌生的男人第一次见面就纠缠不休,肯定会吓着的。

  苏绛出门后两人刚走两步,二伯母从园子里追出来,把苏绛拉到一旁,一边躲着苏络一边低声道:“听说四丫头昨晚又带了男人回来,你得小心,别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

  苏绛强打精神笑笑,“哪儿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那人是秦公子的朋友,来寻秦公子的,昨晚正好让女儿和络姐姐碰见,才带了回来。”

  “反正……”二伯母嘟囔了一句,“绛儿,你得多与秦公子交往才是,少管什么朋友。”

  苏绛无奈地笑笑,点点头。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七十八章 卡拉ok&卡拉ko

  由于周崇文先走一步,秦怀和李如松也不和他们一起行动,苏络与苏绛便去寻了苏红后,一起出了苏府的大门,正巧遇上也要外出的苏童。苏童自上次的事后,便不太敢见苏络,此时见了她,再拿不出一分父亲的尊严,倒给苏络让路,灰溜溜的让人看着也心酸。

  看苏络对苏童不闻不顾的样子,苏绛迟疑了一下,倒是苏红先一步道:“络妹妹就别再生三叔的气了,毕竟父女一场,多少年才修得的缘份。”

  苏绛也道:“是啊,三叔有时也是身不由已,其实他为人还是不错的,像我和红哥哥,小时候都与三叔最亲近。”

  苏红马上点头附和,二人的说辞让一旁的苏童仿佛见到曙光,一脸期冀地望着苏络,苏络倒也停步回头,开口却道:“你们跟谁亲近是你们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苏绛听出苏络口气不佳,便不想在这个问题继续下去,伸手想拉她离开,苏红却大皱起眉头,“络妹妹,自从你回了咱们家,谁见了你不都是亲亲热热?你与我们相处得也好,怎么偏就与三叔处不到一起去?”

  苏络对他们二人从来都是笑脸相迎,今天是不想与苏童耽搁太长时间,才降了声调,没想到反引来苏红的一通质问,脸上不禁一沉,冷声道:“要是大伯父也将你母子赶出家门,任凭你们母子吃尽苦头而无动于衷,你还能将这个人视为你的父亲吗?”

  如果苏络这番话是私下说的,依苏红的性子,大概也就不说什么了,可偏偏今天苏童在场,一脸的窘迫,苏红觉得自己身为苏家的男丁。有必要替三叔说说话,便也急道:“当初赶你们走的人是三婶,如今你和三婶都能好好说话,对三叔怎么就不行?还在院子门前立了块那样的牌子,岂是子女应该做地?”

  苏络闻言冷笑一声,“我与大娘说话甚至愿意叫她一声大娘,是身为女人对她的理解。一个女人,赶走丈夫身边的女人这不是什么过错,现在又为自己儿子的前程把我们接回来,这更不是过错。”

  苏络这番话听得苏红瞠目结舌,好半天才道:“你都这么说。那……那三叔又有什么过错?”

  苏络虽是与苏红说话,目光却看着苏童,“苏童的过错就是他不是男人!一家之主之位旁落不说,连身边的妾室也不能保全,如果他爽快一点。赶出去就当没有这个人,也能显出他还像个男人,谁知他别的不拿手。偷偷摸摸地生孩子倒拿手!”

  眼见苏童的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最后转为毫无血色的惨白,苏络寒着脸走到他面前,“我娘在别人家做下人,一个月一百个铜钱的时候你在做什么?我为生计没日没夜地做绣工,找不到好婆家的时候你在做什么?苏绎小小年纪念不起书,每天抱着刻板刻得手上伤痕累累,那时候你在做什么?现在我们情况好点了。16k小 说网有了利用价值,你就把我们接回来,等利用过了呢?你想怎么样?还任着大娘把我们踢出家门?”

  苏童地脸色已近灰白,他大睁着眼睛,双唇不断蠕动。就是说不出话来,苏络轻蔑地看着他。“你根本不是男人,也不配当个父亲,让我叫你爹,我想想都觉得恶心。”

  苏络说罢,面无表情地回过身去,不再理苏红苏绛二人,径自走了。

  虽然苏络不是那个真正吃过无数苦头的苏络,但现在苏氏是她娘,苏绎是她弟弟,她自然就是苏络,刚刚那番话,她在心里忍了好久,本想着等到出售了钱柜,带苏氏和苏绎真正离开的时候送给苏童,没想到今天冲动了。

  虽然卡拉ok大赛是在下午举行,但由于是免费入场,一些观众怕抢不到好位置,一大早就赶来占座,苏络到达钱柜的时候,对面的花柜已经人声鼎沸,宾朋满座了。

  包子兴忙着指挥小厮打扫大堂和包厢,周崇文则占了张桌子写大字,苏络过去看看,见他写地是一些支持钱柜歌唱代表的标语,抬头见着苏络,放下笔,“已经替你约好了文柜的掌柜,薛老板果然来打听,我全照你说地做了。”

  苏络点点头,没什么心思的样子,周崇文追问了一句,她才道:“今天临出门时我一时冲动说了苏童一通,我怕他回头把气撒到我娘头上。

  周崇文连忙问明了怎么回事,微微皱了皱眉,却是安慰苏络,“无妨,他应该不会有这种勇气。”

  “我也不是怕他,是怕大娘。”苏络闷闷地拿起桌上的笔,随手写了两笔,“苏童毕竟是她的丈夫,她现在有求于我,处处忍让,等她有朝一日翻了身,怕不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周崇文看着苏络胡写的字眉头不自觉地收紧,“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想再等了。”苏络把笔一扔,想通了什么似的舒了口气,“我这就去和薛胖子谈判,早谈早卖,卖了钱柜,我就马上带我娘和小绎离开这里,与他们苏家彻底断绝关系。”

  周崇文愣了半天,俊秀的脸上慢慢漾起一抹温暖地笑意,温柔而坚定地朝苏络点点头,以示支持。

  苏络并没有太意外,她知道周崇文会支持她的,相对于卖了钱柜能赚多少钱来说,这厮更在意的是苏氏一家的感觉,多一

  [快穿]总有一款适合你sodu

  千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