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合包子兴当然得表表决心,等他表完决心,苏络早已出了大门,跳上马车,潇洒地朝包子兴一摆手,和大众驾着马车扬长而去。

  他们走后不久,周崇文一脸急色地回到苏府,见到他,包子兴顾不得客气指着鼻子就骂,“早就通知你,怎么这么晚才到?络儿早就走了。”

  周崇文僵在院中,回头望着大门的方向,怅然若失。

  他一早收到消息的时候。曾小姐突然腹痛难忍,曾大人因要处理公务不在府中,家中只有曾夫人一人,那种时候,他怎好撇下她们赶回来?

  包子兴在一旁气咻咻地数落了周崇文半天。说得口干舌燥地时候发觉自己也没什么发言权,因为他也没能拦住苏络。不过话说回来,苏络决定的事,谁能改变?就算周崇文来了,也不过是浪费一点时间道别,于结果又能有什么改变?

  想通了这一点,包子兴长叹一声,赶到前边开铺子去了。周崇文傻傻地站在院子里。发了一会呆,觉得自己应该追出去,追上苏络,至少……说一两句告别的话也好。正当这时,苏络的秘书碧痕从后院出来,手里还拿着封信。

  “这是小姐留给公子的信,我刚想送到曾府去。”

  淡黄|色地信封上并无任何字样,周崇文连忙接过,抽出信纸展开,信纸正中画着一只拳头。拳头左侧一个笔迹粗细不匀的“努”字,右侧一个“力”字,落款是一个大大的“络”,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字句。

  周崇文长长地吐出口气,释然一笑。仔细地收好信纸,朝着碧痕一抱拳,转身走出苏府。

  包子兴整整一个上午都在唉声叹气,既担心苏络,又担心苏氏他日回来自己无法交待。虽说自打他认识苏络的第一天开始,就知道苏络个性独立,但他现在已经有了为人继父的觉悟。没道理有了他还让女儿在外头忙活,像苏络这个年纪,应该在家用心找一户好婆家才是正道,唉!

  包子兴叹够第一百口气,决定今天到此为止,心里头就琢磨着再派几个人去追苏络。劝不回她也好照顾她。不过家里的生意还需他来打理。他是不能去了,其他像宝马碧痕这样的。都应该跟着去才对嘛。

  他是这么想的,可还没等他下达命达,碧痕就已经留了封信,说要去洛阳找苏络了。包子兴又连忙派宝马也追上去,谁想到了晚上,宝马和大众又一起回来了。

  原来是宝马在追赶途中遇见了回头地大众,包子兴连忙询问根由,才知道秦怀一早等在南京城外十里处,与苏络一同上路。这么一来,大众就显得多余了,苏络就把他打发回来,说有秦怀照顾让包子兴不用担心。

  包子兴怎么可能不担心呢?苏络之前表现出来的明明是和李如松在一起,怎么现在又让秦怀照顾?挠头想了半天,包子兴最后下了结论:年轻人的事,就让年轻人自己解决吧。

  再问碧痕,大众却说没看见她,宝马也说一路上没发现碧痕的踪迹。这又是另一件奇怪的事,但相较于苏络和秦怀,又不奇怪了,走错路了吧。

  就在包子兴和众人怀疑苏络是与秦怀约好了一同前往洛阳的时候,苏络也在奇怪。

  就算秦怀知道了她要走的事,赶来送送也就罢了,怎么突然也说要去洛阳?苏络还问过他,让他不用担心自己。来这里两年,所有事情都是她一手决定、一手操办,绝不是娇纵无用的大小姐。

  秦怀却说他的确有要事想赶往洛阳,又提醒苏络,前段时间苏络给苏绛那边出的主意,苏红已经在准备了,这次前去就是去看看进度。

  这回轮到苏络沉默了,挥了好一会马鞭才笑着说:“什么事都瞒不过你,苏红给我来了封信,问我具体地实施办法,在信里也说不清楚,我就决定去看看,如果苏绛不介意,我想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进去。”

  秦怀皱了皱眉,“苏红怎会知道你才是真正给他出主意的人?”

  苏络错愕了一下,“不是你说的吗?”

  秦怀目光一闪,脑中现出一个名字。只看他地表情,苏络就知道自己也误会了,知道她这个主意的,除了秦怀,就只有一个人。

  李如松,想来是他告诉的苏红,可他为什么这么做?还是无意间说出去的?但又没理由,苏红在洛阳的锦泰轩分店,李如松却在南京,隔着这么远,要怎么“无意间”说出去?还是说李如松让他那批神通广大的手下特地去给苏红送的信?为什么?

  想不通,就不去想它。反正到了洛阳找到苏红。就能知道他地消息来源。

  “看不出你还会驾车。”秦怀骑在马上,见苏络在发呆,想找个由头打开话题。

  “不会。”苏络挥着马鞭,理直气壮地说。

  秦怀汗了一下,提醒她。“你现在就在驾车。”

  “我是在驾,可是我不会。我只看过大众他们驾车,还好今天地马特别听话……”

  苏络侧着头和秦怀说话,分神之下没有看路,秦怀连忙指着前方,“喂喂!”

  苏络再转头看路的时候已经晚了,马儿似乎对路旁的一个大沟特别有兴趣,要不就是想和马车同归于尽。反正是踢踏踢踏地朝那个大沟去了,一边踢踏还一边“嘶嘶”低叫,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说遗言。

  苏络连忙拉缰绳,冷不丁一拉,反倒吓了马儿一跳,冲刺速度不仅没慢,还加速了。

  苏络什么也做不了,眼睁睁地看着那大沟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哦不对,她还做了一件事。大叫。

  “救命!”苏络觉得自己应该跳车,成龙不就总跳吗?人家连飞机都敢跳,她苏络面对一辆小小的马车,没道理输给他。

  可是……苏络也是到今天才发现原来跳车也是需要一定勇气地。就这么滚下去,破相是肯定的,运气好随便滚滚就滚死了,运气不好缺胳膊少腿地渡过余生,她容易么!

  胡思乱想了半天,苏络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掉沟里呢?马车明明还在前进着。

  “哎?”苏络瞪着不知什么时候移到自己身边地秦怀。“你怎么过来地?”

  秦怀无语地驾着马车,“我跳过来的时候你还惊叫了一下子。”

  苏络努力回想,终于想起来似乎真有这么一幕,秦怀坐在他地马上不知怎么地一蹿,就跑到她的马车上了。

  “原来你也会功夫?”苏络满眼的崇拜,“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秦怀失笑。“这哪儿算什么功夫。谁都能跳过来。”

  苏络才不信,谁都能跳?她就不能!她连滚下去都不敢。

  不过秦怀有这么矫健地身手也的确出乎苏络的意料。不管秦怀再怎么解释,苏络似乎已经认定他身怀绝世武功了。于是各种试探在一路上层出不穷,投宿地的杯子茶壶被苏络打烂无数,她就希望秦怀能像电视里深藏不露的高手那样,在她松手的瞬间能稳稳地接住杯子。可惜秦怀一直让她失望,试到最后,苏络也觉得没意思了,本来这也是打发无聊旅程的一个余兴节目,自从她不摔杯子后,投宿时间又无聊了许多。

  因为二人本就是在赶路,所以平时十几日的路程走了不到十天就进了开封地界。秦怀问苏络要不要回去看看老朋友,苏络想了想,回去看看也好,她在外面没什么朋友,狡猾的薛胖子勉强算得一个,况且她还有事情要打听。

  进了朱仙镇,苏络轻车熟路地带着秦怀去了钱柜,当初的ktv一条街经过一年地变迁已经大改了模样,满街的姑娘站在外面拉客,简直和青楼一条街没有区别了。

  再见到钱柜的招牌,苏络感慨万千,还没等她感慨完,秦怀已经被钱柜门前的姑娘扯住,非让他进去唱两首歌再走。

  苏络连忙跳下马车把秦怀解救出来,再问薛胖子以及当初留在这里地陆虎的下落。

  一听是来找人的,姑娘们都没了兴致,不过苏络还是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

  原来薛胖子居然把分店开到洛阳去了,陆虎也跟着过去拓展市场,这倒好,都凑到一起去了。苏络又乘机打听了苏家的事,这些消息灵通的姑娘们居然不知道苏家有个男人被休了的事。

  难道郡主和苏氏还没到朱仙镇来?不应该啊,她们早就出发了。可如果她们来了,没理由不办苏氏和苏童离婚的事,这事只要一办就是大动静,怎么反而谁都不知道?

  倒是秦怀想得周到,说可能是苏氏低调处理了,毕竟只是一封休书地事。苏络想想觉得很有可能,苏氏本就一个不忍伤害任何人的女人,就连对她如此的苏童也不例外。

  当天晚上,苏络和秦怀住进秦家在朱仙镇的别院。秦怀问苏络要不要去看看苏绛和苏竟他们,苏络摇头。她此次回来,只是为了成为苏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一切事宜等到洛阳再谈即可,至于苏家的人,已经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见她没有心思,秦怀也无谓多说,从苏络暂居地小楼出来,回头看看,苏络就坐在二楼地凭栏处向他挥手,又站起来探着身子向他喊道:“明天早点起来,我们……啊!”苏络惊叫一声,身子陡然一倾,上身已翻过凭栏,眼看着就要从二楼坠下。

  秦怀根本没有时间细想,身子一纵,足尖点着支撑的柱子向上蹿起,伸手搭住二楼地凭栏,另一只手已稳稳地接住苏络。

  秦怀尚吊在半空,却已迫不及待地道:“你……咦?”

  苏络的重量很轻,轻到……似乎并未完全跌落在他怀里。

  “终于现形了吧?”苏络笑嘻嘻地指了指腰上,苏络的腰带一头牢牢地绑在二楼凭栏上,一只手也死命地抓着木制凭栏,生怕自己真的掉下去。

  “会功夫,又不说,为什么?”

  又有投票啦,圆子无耻地拉票,虽然知道自己没什么希望,但排在那么好的位置不拉一拉真对不起大家

  此次投票内容为“年度风云人物榜”,只要有帐号的同学都可以投,不限包月单订或者普通用户,投票地点在女频首页大封推旁边的“女频公告区”,有一个闪来闪去的小框框,写着“2008女频年终网络盛典”,点进去,就会看到一张华丽滴页面,分别是“新年献礼balabala”、“欢庆粉红票诞生balabala”、以及最后的“年底大评选”。

  投票的地方就在这个“年底大评选”中,此评选尚有四个选项,分别是“年度最受欢迎作品奖”、“年度新人王”、“年度风云人物榜”和“年度杰出贡献奖”。

  圆子比较有自知之明,第一个没戏,第二个也不符合标准,所幸第三个“年度风云人物榜”圆子占到了最好的地方,就是点击“年度风云人物榜”下面的“点击投票”,就会出现一张作品列表,是按照08年的pk时间排列的,圆子刚好在去年一月份pk的《极品太子妃》,所以排在第一个,hoho,希望大家能浪费一点点时间前去投票啊,重申一次,此次投票不限定包月单订或者普通用户,只要有帐号就可以投哦

  最后再罗嗦一下投票方法,女频页面登陆后,点击女频首页大封推旁边的“女频公告区”下的“2008女频年终网络盛典”----点击“年度风云人物榜”下的“点击投票”----选中列表第一个的作品“圆不破《富贵逼人》----点击页面最下方的“提交”完成投票票时间是2009年2月5日上午10点至2月15日上午10点,前十名会有奖励哦然机会很小,但总要试一试,大家多多帮忙鼓励圆子哦

  网友上传章节 第133章 消失的云朗

  “嗯……”

  看得出秦怀真的是很为难,想了半天也没编排出什么像样的理由。苏络都快睡着了,最后她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让秦怀回去编理由,明天再告诉她。

  秦怀哭笑不得地被苏络推出门外,他也真是仔细想了,可就是没想出什么好理由,所以他第二天和苏络说:“理由不能告诉你,我也不希望让别人知道这件事,尤其是子茂,替我保密好吗?”

  苏络立刻忽闪着她不太水灵的眼睛挤到秦怀身边,小声说你果然是江湖神秘门派的首领吧?你放心,只要不杀我灭口,我肯定保密。

  于是苏络和秦怀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可苏络这孩子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好奇,不管什么事都好奇,都说是秘密了,她也好奇。

  挖门捣洞地旁敲侧击,希望能从秦怀口中得到一些关于神秘门派的事,秦怀痛苦得差点真想把她灭了口,以求耳边清静。

  从朱仙镇到洛阳,苏络打探一路未果,也就把这事抛到脑后去了,不过她言语间隐隐带着一种为老乡骄傲的神采。一个现代人居然也能练成“咻”一声飞上去的本事,那这就证明练功和时空无关,她就算问不出神秘门派,也得找机会让秦怀教她两招。

  说到洛阳,当真了不起,就连苏络这个地理小白也知道它是“居天下之中”的九州腹地。。,16k.。十七朝古都,三十一个政权,流传下的典故数不胜数。出产过地名人比牛毛还多。

  相较于南京的繁华,洛阳的街市另有一番味道,古都就是古都,连这里的居民都长得古色古香的,似乎每一块砖瓦都能说出一个历史。苏络总觉得到了这种地方就算多吸吸空气,人也会变得有古味一些。

  跟着秦怀到了洛阳城内秦家地别院----要说有钱就是好,两条腿走遍天下,根本不需要担心今天没钱花、明天没住处的尴尬。这件事让苏络斗志满满,她要努力,将苏家别院盖到大明的每一寸土地上……这话听着有点像要造反的意思。

  “明天去观赏市花吧。”苏络老早把这次来洛阳的目的扔到脑后去了。

  “什么花?”

  “洛阳市花。”

  “有这种花?”

  苏络仔细看着秦怀的脸,见他不像开玩笑的样子,顿时陷入天人交战之中。苏络前所未有地严肃。“你到底是从哪个落后朝代穿过来地?洛阳市市花,还能有什么,牡丹呗!”

  秦怀吐了口气,“现在七月了。”

  “嗯?”

  “牡丹的花期在四五月间。”

  “对了!”苏络跳过花不花期的问题,“李如松的军校是不是建在洛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