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们似乎丝毫不担心李如松的安危,小议片刻便分散而去,秦怀沉思片刻,回秦记找了匹马,待清晨城门一开,便火速策马赶往位于洛阳城郊地军校。

  李如松果然已经平安地回到了军校,只是眉眼间显出几分忧色。秦怀二话不说,劈头便问苏络的情况。李如松不发一言地带着秦怀去到一间宿舍,苏络不知是睡是晕,秦怀轻唤两声都毫无苏醒痕迹,急得他正待上前,李如松拦下他。“她只是累得睡着了。”

  秦怀担忧地看着苏络脸上和颈上缠着的白布。“她的伤势……”

  李如松示意秦怀出去说话,“已经上了药。只是不知道会不会留下疤痕。”

  秦怀想到昨天晚上那一刀,嘴角紧抿了一下,“你们出城后发生了什么事?你就那么放他们两个跑了?”

  李如松对上秦怀的眼睛,缓缓摇了摇头,“死了。”

  秦怀一惊,“死了?”

  李如松点点头,长舒一口气,“昨天出了城他们就扔下我,说他们会在十里之外留下苏络。”

  “既然他们已经跑了,又怎么会死了?”秦怀万分惊疑。“赵合受了重伤,车速不能太快,我循着车辙跟到了他们。”李如松说得轻松,脸上满是讥色,“他们自以为聪明,最后还是逃不出我的手心,不过他们誓死抵抗,我亲手结果了他们。”

  听李如松这么说,秦怀心底虽惊,却也在分析这话是真是假,李如松不简单,他向来知道。

  李如松懒懒地一笑,“怎么?相处了几天,有感情了?”

  秦怀跟着笑笑,“我只是帮忙而己,络儿视云朗为家人,没想到他会那么忘情负义。”

  提起苏络,李如松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最终消逝无踪,秦怀皱了皱眉头,“怎么了?”

  李如松摇摇头,带着秦怀离开苏络的房前,边走边道:“去看看刘副将回来没有。”

  “他去干嘛了?”

  “收尸。”李如松说得干脆,“我急着带苏络回来处理伤势,让他过去善后。”

  二人正说着,一名教官打扮的将士过来禀报,说刘副将已经回来了。

  回是回来了,不过只带着一具尸体,是赵合。

  “风云朗呢?”李如松的话中犹带怒气,似乎对云朗临阵变节之事万不能接受。

  “禀大人,属下赶到之时,只见到一人尸首。不过从现场血迹来看,地确应有两人。”“岂有此理。”李如松的声音缓慢低沉,“去搜,他不死也受了重伤,走不太远,附近的村庄小镇,逐一搜查。他没死也好,他与赵合在一起那么长时间,说不定也会知道一些五峰船队的事情。”

  刘副将领命而去,李如松朝秦怀笑道:“死里逃生?莫非是我地刀法退步了?”

  秦怀却无暇答他,看着赵合已然失去生命颜色的苍白面孔,他的心中不免有些悲戚。秦怀做船主已有五年,五年间在海上也失去不少弟兄,但没有一次像现在的心情,好像那死的并不是赵合,而是他自己。李如松是兵,而自己是贼,如果有一天,他与李如松也如这般相遇,他会动手么?李如松也会像这样杀了他吗?

  网友上传章节 第153章 苦衷

  “大人,苏姑娘醒了。”

  一句话,打断了秦怀的沉思,他跟着报信的人回去,李如松的步子却有些缓慢。

  苏络自从睁开眼睛,就一直在发呆。

  她多希望这么一睁眼,见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和水晶吊灯,为什么她不能回去呢?她的确是昏倒了吧?不,见到那样血腥的场景,她应该吓死了才对,她既然死了,理所应当再回到现代去,而不是继续看着雕花的木床和纸糊的窗户。

  伸手摸了摸脸上,因为伤在左颊,不好包扎,所以那布条压着她的鼻子绕过她的后脑,把她的脑袋当成葫芦来包,不用说,这模样肯定蠢极了。

  苏络活动一下身体走出门去,正见着秦怀和李如松一前一后地朝自己来了。看着秦怀担忧的面孔,苏络勉强朝他笑笑,目光又移至李如松身上。李如松看着她,没有一丝异样,可苏络却看到了李如松眼中的恳切。

  “我们回去吧。”苏络没有理会李如松,只朝着秦怀说。

  秦怀点点头,与苏络走到军校大门口,李如松才轻轻地“哎”了一声。

  苏络没有回头,拉着秦怀头也不回地走了,李如松留在原地,看看天,又挠挠头,很是苦恼的模样。

  秦怀让苏络坐在自己身前,二人共乘一骑,马速并不太快,显然是为照顾苏络。

  “脸还疼吗?”

  苏络一愣,又抬手摸了摸脸。其实还是有点疼,不过她心里装着别的事情,就忽略了疼痛。

  秦怀又说:“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

  苏络坐在前面,秦怀看不到她的脸色,不过她地语气竟没有多少意外。只是反问而己。

  秦怀借着驾马悄悄紧了紧手臂,“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苏络笑了笑,不过笑容一闪即逝。

  “脸还疼的话就不要笑,也少说话。”

  苏络点点头,当真不说话了,秦怀的眉尖渐渐收拢,几次想问又都忍住,最后还是苏络查觉到他的不对。“想问什么就问吧。”

  “我只是觉得你很不对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苏络轻轻地哼了一声,“李如松什么也没对你说吗?”

  秦怀拿捏不准她的意思,故而默不作声。

  苏络咬了咬下唇,一直犹豫着,抓着马鬃地指节紧得泛白。秦怀把苏络的手指一根根掰开,和声道:“不想说就别说,别为难自己。”

  苏络半侧着身子看着秦怀一如既往地朝她笑着,定了定心神,道:“我们下去走走吧。”

  秦怀便下了马。又接苏络下来,牵着马跟在苏络身边,并没有催促她说话的意思,苏络倒显得更不安了。她倒宁可秦怀不停地追问。

  说是散步,苏络走得毫无心思,秦怀一直跟在她身边,偶尔用自己的身高替苏络挡挡阳光,苏络发现了,心中更加烦躁。

  “云朗他……”苏络终于开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他被李如松……”

  秦怀见她提起云朗。轻叹一声,“我知道你并不记恨云朗,对吗?”

  苏络一愣,抬头对上秦怀的双眸,缓缓点头,“他虽然挟持我。但不过是为了离开洛阳。赵合划了我一刀,他比谁都来得心疼。那时候在马车里。他一直抱着我、护着我,就怕赵合再出手对我不利。”

  秦怀静静地听着,并没有说话打断,苏络既然开了口,便一鼓作气地说下去,“后来出了城,他们把李如松赶下马车,带到我十里之外的地方放下我,赵合怕我泄露他们的去向,想……”

  秦怀猛地住了脚步,“想怎么样?”

  苏络有些诧异地回过头,“自然是想杀我灭口,不过他旧伤复发,云朗又怎么肯杀我,就只把我打晕,下手的时候还留了余地。不过我也乖乖地倒下,让他们以为我昏了,他们也就走了……你怎么了?”

  秦怀松了松紧攥着马缰地手,轻轻一笑,“没事,只是有些后怕,若是没有云朗……”这是他第二次后悔示意赵合挟住苏络。他怎么忘了,赵合虽对五峰集团忠心耿耿,可毕竟是海盗出身,这几年虽然已没有滥杀无辜,但以前死在他手上的沿海百姓也是不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当一个人遭遇灭地人是子茂?”秦怀直起身子,“他跟我一样担

  “根本就没有!他……”苏络负气地撇过头去,“他问不问关我什么事,我又不用靠脸面来伺候他!”

  “先躺下。”秦怀轻轻一笑,“相信我吧,他如果不担心你,那支箭早就射出去了,他就是因为不确定云朗会不会真的伤你,才犹豫了那么久。”

  苏络不言语,直到秦怀出了房门,才皱着眉头长叹了一声,叹完一声又一声,直到秦怀回来,口水都快叹干了。

  秦怀领回来地大夫看似很神的样子,把苏络包扎的布条拆开,揪着胡子研究了半天,又给她原样缠回去,然后起身就走。

  不会是觉得没希望,干脆甩手吧?苏络虽然嘴上说不担心,但脸上多了条疤,怎么能不担心呢!难道她以后要改名叫刀疤苏?

  “大夫……”

  秦怀比苏络的行动更快,“大夫,可是有什么不妥……哦,我们出去说。”

  “别出去别出去……”苏络急了,一道疤而己,不用给她绝症患者的待遇。

  那大夫倒干脆,“这姑娘伤口上的药比老夫所有的创药都好上数倍,只需继续使用,不出几日伤口就可复合,不过要伤疤完全消失就不是几日之功了。”

  秦怀这才放了心,送走了大夫,回头一脸笑容地道:“相信我的话了吧?你受伤子茂怎么会不管不问,刚刚那大夫是洛阳城最好地外创大夫,你脸上的药连他都自愧不如,可见子茂的用

  “可能他刚好有药呢,顺便给我用上了。”提起李如松苏络就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你干嘛?一个劲地替他说好话。”

  秦怀默然,怜惜地看着苏络,迟疑了半天才开口,“你知道么?子茂之所以不声不响的离开你,是有苦衷的。”

  秦怀将李如松与他说过的话与苏络说了一遍,“他怕你卷入他与朝庭的争斗之中,更怕有心之人为要胁他而对你不利,他对我说过,等辽东稳定下来,你将会是他唯一的妻子。”

  秦怀本以为苏络听了这番话后,会马上跑去找李如松问个清楚,因为他了解的苏络就是想什么就做什么的人,可苏络发了一会呆之后,竟然意兴阑珊地笑笑,“你觉得我应该去找他问清楚?”

  秦怀点点头,苏络却摇头,“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地是坦诚相待,他没问过我,就自作主张地认为那是为我好,可曾体谅过我这么多天的伤心难过?他为了我好,却让我心如刀绞,反过来我还要体谅他的苦衷?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可他是为你好……”

  “骗我就是为我好?我相信过他有苦衷,也给过他机会,可他是怎么做的?他不仅对我冷眼相对,还和苏绛眉来眼去,这也是为我好?况且……”苏络冷笑一声,“他瞒我的事不止这一件,难道都是为了我好?”

  秦怀一时语塞,苏络又道:“苦衷不是伤害别人地借口,面对喜欢地人更无需用骗的手段,他怎么知道他和我说了之后,我们不会想出更好地办法共御外敌?他怎么知道我不会配合他表面疏远他迷惑别人?一切都是借口,骗人就是骗人,何必要披上苦衷的外衣?李如松以前说过,谁没有伤心事?我借他的话,谁没有苦衷?有苦衷就说开它,免得误会发展至深,表面上还是相亲相爱,实际上两人之间早已有了打不开的死结。到最后,说后悔、说醒悟,不都太傻了吗?”

  秦怀想着苏络的话,似有所思,苏络期盼地看着他,“秦怀……你有话想对我说吗?”

  秦怀不禁怔忡,正在这时,管家敲门而入,“少爷,李大人派人来了。”

  秦怀点点头,示意管家先出去,跟着他也转身,苏络急道:“秦怀!”

  “没有。”秦怀的声音有些低沉,“我没什么想对你说的。”

  苏络没有听到想听的答案,不禁万分失望,她的视线追随着秦怀的背影,在他临出门的时候又喊了一句,“秦怀,跟我一起上京吧,离开这里,我们去京城做生意!”还有猫。橘花散里大作正在pk中,书号:1133533,请大家踊跃支持

  超萌家猫花苗苗穿越到妖界第一美女猫妖身上。

  在师父碧青神君的教育下,历尽千辛万苦,明白了许多做猫的大道理。

  不可以在其他人面前乱脱衣服,师父除外。

  不可以和其他男人去私奔,师父除外。

  不可以随便和人亲亲抱抱,师父除外。

  不可以收啸天犬送来的玫瑰,师父送的除外。

  不可以去龙宫三太子家蹭鱼吃,师父做的除外。

  呃……还有什么?投票,大家有空就帮圆子投一票吧,马上就结束了投第三个年度风云人物就好

  网友上传章节 第154章 计划

  秦怀听到苏络的喊声,回过头朝她点点头,苏络却大为失望,她看得出秦怀只是在敷衍安慰她,也并未理会她话中的含义。

  秦怀出了门去,留苏络长叹一声,算了,既然如此,她只需按原计划行事,上京吧,这里她也不想再留了。

  李如松派人送来了上好的创药,不知道为什么在军校的时候却不说,苏络最讨厌他这种故做神秘的作风。到了下午,苏绛来了,苏络早猜到她会来,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迟。

  “托你的福,成衣铺可谓一本万利,多亏你能找到那样的大人物为我们造势。”

  苏络“嗯”了一声,再不开口,她知道苏绛想说的根本不是这件事,却偏偏要拐个弯,真讨厌,比李如松还讨厌。

  见苏络不说话,苏绛不禁有些讪然,好一会才道:“你的脸……”

  “你是想问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吧?”苏络撇撇嘴,“你不应该来问我。”

  “我的确听店里伙计说了一些,但是……”

  “你应该去问李如松,”苏络打断她的话,“他绝对比我知道得更详尽,而且更愿意告诉你。”

  “络姐姐。”苏绛站起身,“我和李大人只是泛泛之交,并不是你想的……”

  苏络闻言脸也沉下来,“被人拆穿的戏法再变下去就没意思了,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能学会坦诚一点?我明白,心里话不能全都对别人讲。那能不能拜托你就把我当成一个不能讲秘密的普通朋友?别做出一副和我交心识肝的样子?”苏络说完这番话长吐一口气,“对不起,我激动了。”

  苏绛怅然一阵,“你……是不是想对我说什么?”

  苏络迎上她地目光,“应该是你是不是该对我说什么。”

  苏绛有些迟疑。不确定苏络说的和她想的是不是同一件事。

  “对了。”苏络突然笑了,扯得她脸颊一阵刺痛,“我要上京了,成衣铺这边我会留下碧痕代表我。”

  “上京?”

  “是啊,朱公子……就是皇上,他邀我和他一起走,我想凭着皇上的关系,到京城赚钱应该更容易才对。”

  其实万历昨天晚上才表露身份。这还过了没到一天呢,哪儿有机会邀苏络一起上路,全是苏络瞎编出来的,也为自己离开洛阳找个借口。

  “你和皇上?”苏绛莫名地担心起来,“伴君如伴虎,他始终是皇帝,现在觉得你想法新奇,不代表他永远都能忍受你地目无尊上。”

  苏络挑挑眉稍,默不作声地盯了苏绛良久,哼笑一声。将李如松送来的药瓶子拿在手中把玩,“万历的存在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意外,我并没有处心积虑地接近他。而且我的生意一定火,他

  穿越之惑情美杜莎(h np 简)sodu

  不过是起了个锦上添花的作用……你怎么不问问我去京城做什么生意?”

  对于苏络直呼万历的年号。苏绛蹙了蹙眉,但她也同样好奇苏络究竟想做什么,居然这么有信心。

  “人人都说女人和孩子的钱最好赚,我在南京开美容院,在洛阳开成衣店,做的都是女人生意,接下来就要做孩子生意,京城都是高门大户。小少爷小小姐肯定多得是,我去卖卖玩具肯定赚钱。”

  “玩具?”

  “卡通玩具。”苏络一脸兴奋,“蓝色地大头,圆圆的眼睛,红鼻子……”

  苏绛本来对苏络说的东西直皱眉头,这哪是什么卡通。这不是妖怪么?但听到她最后一句。苏绛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圆手圆脚,肚子上长着个小口袋。能随时拿出奇妙的工具,你说好不好玩?”

  “你……”

  “你不知道这种东西啊?”苏络故做诧异,“它的名字叫多啦a梦,不过你不知道也很正常,谁让你是古代人呢!”苏络一边说一边上下抛动着药瓶子,她以为自己这话会让苏绛惊慌一下的,谁知半天也没等到苏绛的辩解或是肺腑之言。斜眼一看,苏绛除了脸色稍白外十分镇定,不过她应该在组织语言以求过关,至少苏络是这么认为的。

  “我不是有意瞒你……”

  等了半天等来这句话,让苏络有点小小地失望,这一失望,注意力就不太集中,手里的药瓶子顺着指缝滑落,清脆地一声过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