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五十两银子,先把自家的势头搅得大大的,到时候不怕薛胖子不上钩。

  包子兴琢磨一阵。觉得办法可行,马上便去联系各家ktv,苏络站在钱柜大门里的阴影处,嘿嘿笑着盯着对面的花柜,一边寻思钱柜卖了之后。再开发点什么新项目。

  在这个专利不受保护的年代,只靠一两个新鲜点子是远远不够的,想要发家致富,只能走在众人前面。

  到了下午,包子兴回来了。带回了好消息和坏消息。好消息是所有地ktv商家都愿意发动消费者来参加这样的活动,以期刺激行业发展;坏消息是大家对这个举办地点都很感兴趣,鉴于点子是钱柜想出来的。本次活动可以用钱柜冠名,但是举办地点就得商量商量了。

  苏络抓抓下巴,这可难办,看来古代的商家都不傻,整个活动最关键的就是举办地点,谁家举办,自然就在消费者心里留下了最深刻地印象,只冠个名有什么用?满大街都是叫什么柜的。

  想啊想。苏络问不然提议投票呢?各家不能投自己店,然后公投出最终举办地点。

  包子兴说投票倒也行,咱们店毕竟是本行业创始店,有一定竞争力,但是同时又有两家店。一个就是对面的花柜,又大又豪华;另一家是街尾的文柜。那里的只做文人墨客地生意,消费者档次比咱们还要高,这两家都是相当强的竞争对手,真要是公投的话,咱们未必能当选。

  苏络头痛了,闭着眼睛双手在脑袋上画圈,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叮!有了!

  苏络抬头对包子兴道:“你只管去公投,甭管选中哪家店,咱们就保住冠名权就行。”

  包子兴有点担心,苏络却连连催促他快去,说自己有办法让大家都记住钱柜,并且嘱咐包子兴,公投地时候给花柜投上神圣的一票,最好是让薛胖子争到这场地权,让他丫先乐呵乐呵。

  包子兴更迷糊了,苏络把他拉过来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地细语一番,包子兴乐了,说这肯定行,那个死胖子天天用小姐抢咱们的客人,这回还不气死他了,他的样子有点郁闷,看着乐不可支的苏络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乐吧,趁着还能在这乐就多乐乐,省得以后没机会。”

  “啊?”苏络没明白,“我家那几个馒头走了?”

  “走了。”云朗摸摸鼻子,招呼门口的小厮给他倒杯水,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一抹嘴,“不仅他们走了,你娘也走了。”

  “啊?”

  “啊啊啊,什么毛病。”云朗一撇嘴,“他们今天来是要接你们娘儿几个回那个苏家大宅的,你娘本来说等你回来再商量,那个女馒头说不行,让你娘先跟他们回去,还让人去官学接走了小绎,你也留不长了,就要去大宅门里当小姐了,以后出个门都难喽。”

  苏络火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啊?你也没拦着?”

  云朗一哼声,“那是你娘,有可能是我未来地丈母娘,她点头了,我怎么拦?我把她捆上扔小黑屋里?”

  “绝对……有阴谋!”苏络咬着大拇指,“爷爷的,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贪图你的小产业呗。”云朗倒看得明白。

  苏络也想到了这一层,不过她不相信有人为了钱连自己老公的共享权都能放得开,还是说馒头大娘有把握把馒头老爹看得紧紧的?不让馒头老爹迈过雷池一步?

  有阴谋,怎么想这里面还是有阴谋。

  “你才小姐,你全家都小姐!”苏络没头没脑地扔下一句,冲出门去。

  云朗反应半天,才想起自己二百二十五个字前说过她要当“小姐”这回事,这丫反应真够快……地。

  网友上传章节 第六十八章 家人,齐上阵

  苏络出了钱柜的大门,回头看了看,大喊道:“发什么呆?快带我去苏宅啊,你记了地址吧?”

  “喊什么喊什么!”云朗连忙跑出来,不让苏络继续在员工面前破坏他的光辉形象,“他们派了轿子在你家门口等着,载你的。”

  “我去t轿子。”苏络一边咬牙切齿一边掰手指,“强买强卖,真是强盗!”

  云朗正欣赏着苏络的豪爽用语呢,一听这话不乐意了,“强盗怎么了?”

  苏络当即反省,她不对,她有罪,她就不该把“强盗”二字归到贬意词的范畴里去。谁让她身边的人物人份都这么复杂呢,没落的官宦子弟、收保护费的地痞流氓、无差别打劫的土匪强盗……瞧瞧她都交了一帮什么朋友!

  跟着云朗转弯抹巷,连打听带问路,走到小半个时辰,才算在朱仙镇富人区深处找到一座宅子。苏府,朱漆大门、青石台阶,门口两个中号石狮子,十户人家中,有九户都这么弄,一点创意也没有。

  冲上去叫门,门房开了门问她找谁。

  苏络犯难了,她不知道馒头老爹叫什么,就说找你们老爷。

  门房说我们有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你找哪个老爷?

  苏络真是晕菜,还真是个大宅门,她的馒头老爹到底是哪个老爷啊?想了想说我找长得最像馒头的那个。

  门房也想了想,说你这么说我也弄不清你说的是谁,你还是留下姓名让我挨个通禀三位老爷吧,看看谁认识你。

  苏络擦了把冷汗,跟着云朗坐到大门里的门房处等候接待,没一会去传话的小厮回来,说大老爷有请。

  苏络心里不屑地哼了一声,就馒头老爹那怂样。居然还是大老爷,真是不给弟弟们长脸。

  站起身,苏络伸伸手踢踢腿,又扭扭腰,做了一套伸展运动,又让云朗也运动运动,一会打起来他是主力。临走前还向云朗讨教了一下怎么才能把手指头掰出“咔咔”的声音。一会用于示威,全然不顾旁边一脸菜色的门房,跟着传话小厮进了府中。

  过了第一进院,苏络先是愣了一下,这后面的布局摆设倒和她在南京坑下地那座宅子颇有异曲同工之处。大气,又精美。照苏络原来想的,她的馒头老爹想来也就是个小资产阶级,看见从前抛弃的女儿发了小财,巴巴的赶来相认。想不到……

  云朗拽了她一下,苏络的脚下慢了点,云朗指指四周。“你说他们能住这么大的一个宅子,会看上你那个只值一两千两地小铺子吗?”

  苏络也琢磨这事呢,最后鼻子眼儿朝天地一哼声,“说不定是外强中干,咱们在南京不也有这么一座宅子么。”

  云朗嘿嘿一笑,说你对自己的定位可真准确。

  苏络一眼睛白过去,世界安静了,不和谐的声音消失了。很好,继续前进。

  芳草园,在花园的西南角,苏络跟着小厮进了园子,两边是厢房。正中的堂屋门上挂着棉帘子,看不到后院。不过看这布局想来又是一个几进地院子。

  苏络打量四周的时候,小厮已进屋通报又出来,说是老爷请二位进去。苏络早就不耐烦了,她就想领了苏氏和苏绎赶紧走人,才不想再和馒头家族碰面,便拉住小厮,问你们老爷今天带回来的人在哪?

  那小厮摇摇头,重复做着“请”的动作,苏络也就只好踏上台阶,掀帘子的时候还在想一会怎么痛斥馒头老爹,让他以后别来马蚤扰她们。

  苏络手上刚有动作,帘子忽地被人从里面挑开,一个馒头脸跟她打一照面,吓了她一跳。

  馒头脸也吓一跳,不过又很快平复下来,让了让身子,“快请进。”

  虽然也是馒头,但并不是她地馒头老爹,大约五十来岁,看着有点眼熟,按理说长得这么有特点的人她不应该忘啊。仔细打量打量,从那人的眉眼间尤其是脸盘地轮廓她的馒头老爹有点像,进屋再看看,除了两个端茶的丫头并没有旁人。看来她猜错了,馒头老爹不是大老爷,这位才是。

  “请坐。”馒头脸十分热情,又招呼丫头上茶,最后笑眯眯地问苏络,“不认识我了?”圆脸圆眼圆鼻子,再这么一笑,讨喜,又有几分气度不显得刻意巴结,给人印象不错,“仔细想想?”

  苏络抓抓下巴,鉴于这个大老爷主动要见她的情况,再加上这么热情……她突然露出大为讶异的神色,压低了嗓门神秘兮兮地说:“难道你才是我亲爹?”

  “……咳!”大老爷头上明显布了两条黑线,朝那两个丫头挥挥手,“去请各房到正厅议事。”

  两个丫头一脸三八地退下了,苏络乐呵呵地坐到椅子上,“其实你是我大伯吧?”

  苏竟一头无奈地冷汗,自从数月前在钱柜开幕式上见到苏络,他就一直觉得这名字有点熟,后来才记起十几前年三房赶出去一个小妾,她女儿就叫这名字,便把这事交给三弟苏童,让他查查到底是不是他女儿。苏童查了一圈,还真是,苏竟就让他把她们娘儿几个接回来。可那时苏络出远门,苏童也碍于家里的母老虎一直没敢行动,直到今天早上听说苏络回来了,才又在大哥的授意下去接了。

  当然对苏络他不能这么说,就说当初见着苏络面熟,觉得像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侄女,必须得接回来,全家团聚。

  苏络当即一拍大腿,她就说看着苏竟眼熟嘛,原来在钱柜开幕式上见过,当时他站在朱仙镇商业联合会会长地后面,秦怀好像还提了一下,锦泰轩。卖布的,在开封有两家分号,也算是朱仙镇上小有名气的商家。

  她好心的大伯啊,全家团聚?苏络哼笑一声,怎么在她娘儿几个吃不上饭的时候想不起来这茬呢?现在倒想起来接人了。

  不过对这事苏络没太气愤,毕竟之前受苦地不是她,况且穷在闹市无人问的情形也是人之常情。她在这件事上基本处于旁观者地地位,所以只是像征性地气愤了一下。瞄瞄苏竟和善的面孔,叹了口气,“大伯,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们也离开这么多年了,不习惯大家庭的生活……”

  苏竟一摆手打住她的话,“这么多年,苏家的确是对不起你们,现在我既然知道了这件事。就不能不管。”

  瞧瞧,两句话就把自己撇清了,就像他以前不知道她们娘儿几个被赶出去的事似地。真是无j……不商,苏络越发肯定了。同时她也明白了馒头大娘为什么那种态度,原来根本不是她想接人,而是迫于苏竟的压力,难怪那么不情不愿。现在好像说什么也没有用,苏竟铁了心的留人,还急着把府里的各房都介绍给苏络认识。苏络觉得自己挺像受害者家属的,人质在人家手上。有说不地权利么?

  没有……那就走吧。一边走云朗一边小声跟苏络嘀咕,这宅子不错,你先把宅子坑到手再说要走的事。

  苏络无语,这小子行,知道几百年后房价飞涨。现在就开始囤房了。

  跟着苏竟出了芳草园,回到一进院的正厅。几十平方米的大厅只有正对着大门的那一溜两边摆着椅子茶几,其余地地方都空着,不知道这是不是就叫做留白艺术。

  见苏竟进门,在座的都起来行礼,人还不少,十来号人,男女老少站了一屋子。

  苏络扫了一眼,馒头老爹和馒头大娘也在其中,没见着苏氏。馒头大娘的脸色可想而知地不好,除了她还有两个夫人模样地,见着她万分热情,一左一右地把她夹在中间,这个说我是大伯母,那个说我是二伯母,把苏络拥到椅子上去。

  云朗也不用人让,直接奔最宽敞的地方去,无视众人或讶异、或愤然的目光,坐主位正座上了。

  苏竟尴尬地看向苏络,苏络假装没看着,她巴不得闹呢,闹得越大越好,最好这帮人再把她们娘几个赶出去。苏竟一看这架式,又招呼下人另搬了把椅子,摆在云朗前面,两人像上课似的,排排坐,吃果果。

  “咳!”苏竟咳嗽一声,先给大家介绍苏络。

  苏络特地看了看她老爹苏童的神色,大概是有大哥在场,比较有底气,不像之前那样一直擦汗,而且敢看她了,眼中满是欣慰神色。

  苏络真想冲上去呸他一脸,别说她不讲卫生,她是真恶心。

  介绍完苏络,苏竟又从左侧开始,挨个介绍在座的人。

  先是二伯苏章,他虽然也长着一张馒头脸,看起来却不像苏竟那样圆滑,带着一股文化人的儒气,二伯母则刚好相反,长着一张三八脸,什么秘密告诉了她,不用怀疑,肯定会变成世人皆知的秘密,大伯母好一点,看上去温婉端庄,很能镇得住场地样子。

  苏童夫妇就不介绍了,他们这一辈就哥三个,接着就是跟苏络一辈的。

  苏络很开心没见着一堆馒头,看来苏家的老爷都是隐性基因,儿子女儿长得都不像他们,都随了娘的。

  苏红是苏竟的二儿子,二十八九岁地模样,长得挺精神,现在负责开封的锦泰轩分号,也是满脸地笑容,跟他爹一样,还有一个大哥叫苏纶,也在开封,没回来。苏纪是二伯父的儿子,看他那模样就知道不是个做生意的材料,跟他爹一样属于文化人的那种。苏绚就是苏络同父异母的弟弟,比她小两个月,苏络也不怕大家都看着呢,当众白了他一眼,苏绚看样子挺气愤,看看他娘,又看看他妹妹,没人给他出头,他也就没吱声。

  馒头大娘的小女儿叫苏绮,对苏络还是那副爱搭不理的模样,苏络也懒得理她。

  这些人中最让苏络上心的是坐在最末尾的一个人,苏竟也特地介绍了一下。

  她叫苏绛,是二房家的小女儿,年方十九,面容清秀,却穿着男装,这在一个大户人家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刚刚的介绍让苏络得知各房均有一个至三个不等数量的女儿,都出嫁了,为什么这个只比苏络小了一岁的“老姑娘”还待字闺中,并且穿着男装?

  苏红笑道:“听闻络妹妹在朱仙镇也有产业,难道没听说过锦泰轩的苏五公子么?”

  苏络小汗了一下,光这锦泰轩她也是今天刚刚想起来,更别提其他的,不过……苏五公子?说的就是这个苏绛么?

  苏绛冷冷清清地看着苏络,并不说话,苏红上前道:“苏五公子可是朱仙镇商界内的一个奇才,都是靠了绛妹妹,咱们的布庄才能发展得这么快,明年还打算在洛阳开间分号呢。”

  看着二伯母洋洋得意的神情,苏络可真是好奇了,这个苏绛,有点意思。

  网友上传章节 第六十九章 暗斗,大宅门

  苏络向苏绛递去一个善意的笑容,苏绛的目光闪动一下,勾了勾唇,朝苏络点点头。

  “不公平不公平。”苏红笑嚷着横到苏络与苏绛之间,像个大孩子,“我费尽心思也哄不来绛妹妹笑一笑,怎么今天才见了络妹妹,就笑了?”

  苏络让他哥哥妹妹的叫得身上发麻,云朗坐在苏竟身后也打了个激灵,二伯母咯咯笑道:“怎么是才见?络儿小时也是住在府里的,绛儿自然见过,后来她们母女离了府,一眨眼都这么多年了。”

  苏络听见二伯母话时的重音落在“母女”二字上,又想起苏竟说过她是“失散”了十几年的侄女,十几年?

  “我离开的时候太小了,绛妹妹未必还记得我。”苏络顺着这话往下说。

  苏绛的眉稍挑了挑,没有说话,二伯母捂嘴一乐,“可不是么,走的时候才三两岁吧?今天你们娘儿仨回来,终于算是团圆了。”

  苏络的脸登时沉下去,真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