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零章风起云涌(1/2)

加入书签

  这几天突然就冷了,阴雨连绵,朋友们注意保暖哦。

  “青萝,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小修士吧,这种修为就有此等实力实在是罕见,连我都起了爱才之心。”

  “是吗?你可不准打他的注意。”

  “哦?师妹,你来石门这么长时间,除了师父外,我还没见过你对什么人如此关心。”

  这声音略带惊讶,但听起来总觉得酸酸的,没错,对话的人正是石门女修与石国的齐王殿下。

  “你会错意了,只是因为他身上有我的青杀令,所以我不准别人杀他。”

  齐王冷笑道:“那现在就是一个大好的机会,此子大胆包天,竟敢公然击杀李广的副将,那张晋也算是东域名将,年少有为,就这么轻易被斩杀,我石国脸面何在?他的眼里还容得下其他人吗?”

  “这些我不管,我只知道我要在论道的擂台上亲手斩杀他,然后让东域的所有无胆匪类,知道我石门的厉害。”

  “论道大会?他公然摆出一副与李广真刀真枪大干的姿态,你认为他还有机会参加东域论道?这种冲动的无知小儿,就算立即被整个东域通缉也绝不为过,我只是想不通你为什么会如此垂青于他?”

  石门女修薄怒道:“垂青?老娘的品味还没有低到去找一个黄口小儿,倒是师兄你,是要反悔吗?”

  “如果是之前那种情况,我可以出面为他开脱,想来李广心中有鬼不能不就范,可是现在他已经闯下了弥天大祸,说句难听的,他作下此等恶行。与反贼何异?”

  “哈哈,好一个石国大齐王殿下,好,好。好。”

  “师妹,你不要冲动,事情展成这样,务必要从长计议,否则打草惊蛇岂不更遭?”

  “那好,我来问你,无论如何我要莫辰与这些屁事撇清关系,你到底是帮不帮忙?”

  齐王殿下一怔,正色道:“既然你是要杀他,为什么还要帮他摆脱困境。师妹,你如此作法,为兄只能认为你是有心倾覆于他,那小子有什么好?”

  闻言,石门女修终于大怒道:“你闭嘴。你不愿意帮忙也就算了,为什么要如此羞辱于我?”

  齐王随口反驳道:“哼,是不是羞辱,只有你自己知道。”

  “好,我明白了,从今以后我的事情再也不让你管。”

  黑影闪没,石门女修含怒而去。齐王怔怔地望了望脚下正大展神威的苏辰,高大挺拔,白衣飘飘,长飞舞,却面容生冷,一声长叹。齐王也追着石门女修去了。

  至于前来围捕苏辰和黄远等人的东都军士,在张晋被击杀之后,一时间便乱了阵脚,而眼见苏辰缓步靠近时,更是心底生寒。萌生退意,金大志与黄远则是抓紧时机,大杀四方。

  早已经被人砍得满身血污的金大志,越战越勇,一向沉稳正派的黄远也早杀红了眼,只是这一批东都修士中有不下五位修为达到四锻魄,所以最开始的时候金大志和黄远只有被围殴的份,若不是苏辰一招击杀了张晋将他们全数震住,恐怕黄远和金大志早已沦为他们的刀下之鬼。

  罡风铺面,仅仅剩下不到十位的东都修士,目露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白影闪动,此时的断情剑就像一把嗜血的妖剑,而苏辰挂着冷若冰霜的脸庞,更像是九幽冥府的铁面阎君。

  杀,杀,杀

  在四段寒冰真气的淫威之下,这些原本就已经丧失了反抗意志的东都修士,转瞬就变成了一个个形态各异,又栩栩如生的冰雕。

  久违的红芒在苏辰的眼中微微亮起,无人察觉的手掌中,也有一个鸾凤图纹在不住闪动。

  冰驱碎裂,十数个释放着各色光芒的能量光团,一一浮现,正是这些修士一生的修为所在。

  “哈哈,虽然只是锻魄级别的真元,但是有十数个之多,本宫也还是能看在眼里的。”

  断情剑挣脱苏辰的手掌,悬浮在空中,寄身其中的寒妃一生娇笑,剑体生光,那十数个光团像是受了什么牵引般,开始向着断情缓缓移动。

  就在这时,苏辰双眼中的红芒突然大盛,紧接着他的眉心处闪现一道奇异火光,与此同时,断情甚至黄远手中的仙剑都是颓然一颤,寒妃大惊失色间,电光火石,那十数个光团已经全部没入苏辰的眉心。

  断情?那种感觉为什么会如此似曾相似?

  “你不是他,你到底是谁?”寒妃对着苏辰怒吼道

  金大志和黄远也是此刻才现苏辰的异样,而黄远的心里也已经被恐惧填满,因为就在刚才,他手中的仙剑竟然像遇到了老祖宗一样,剧烈鸣泣,展现出从未有过的畏惧和崇敬,那股强大的威压,险些让它通体粉碎。

  苏辰双目赤红,嘴角浮起一抹嗜血的笑意,大笑道:“会回来的,我会回来的,所有一切敢阻拦我为主人报仇的人,通通都得死。”

  犀利的目光震撼着扫向金大志和黄远,那一瞬间,两人的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