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0 梦醒(1/2)

加入书签

  林强默默地掏出手机,多么希望看到一个未接来电,多么希望王文君来解释这一切。

  然而屏幕上空空如也。

  他思索再三,还是拨通了王文君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林强本已松弛面容上,再次蒙上一层阴霾。

  有必要这样么?一个新闻而已。

  也许这一切都是假的,辛闻来访也是假的,连王文君这个名字都是假的。

  正此时,郑帅来电。

  “林强,林强,你看到报纸了么?”

  “嗯,手里正拿着。”林强苦笑道,“张春梅,看样子是一位乡土口儿的记者了。”

  “还有心思开玩笑?分行这边已经炸开锅了!”郑帅焦急问道,“王文君怎么说的?”

  “联系不上。”

  “”

  电话那头,同样是长时间的沉默。

  “先稳住,这件事跟你关系不大。”郑帅换了个角度劝道,“报社怎么写,是报社的自由,王文君怎么做,也是她的自由。报道中并没有什么机密的信息,牵扯不到你。”

  “也许吧。”林强反笑道,“不过几天前,我可刚刚当着全行领导的面,承认我有一位就职于蓟京晚报的女朋友,你觉得有可能不迁怒于我么?”

  “好好解释就可以了,这件事并非你能够左右,况且你刚刚立下大功,行里应该不会怎么样。”郑帅嘴上虽然这么说。心下却也有些躁动不安,“我觉得,这种时候你先主动找陈行解释一下,看看他的态度。”

  “怎么解释?”林强越笑越厉害,“告诉他,这个女朋友是假冒的,现在她失踪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就算是这样,也必须解释。”郑帅加重语气,“陈行也不是傻子,你跟王文君神秘的关系是个人就会猜测。你现在过去坦白。总比继续撒谎,越陷越深要好!”

  听到“越陷越深”,林强忽然被点醒。

  是啊,这种时候如果继续遮盖自己与王文君的关系。用谎言来弥补。这个谎只会越来越深。直至无法弥补。

  假设王文君因为某种原因,打算害自己的话,她甚至还有上百种后招可以用。只有此时斩断关系,才是唯一的生路。

  林强,梦该醒了!

  他这样告诫自己。

  此时,又有一个电话接入,林强定睛一看,这个号码应该是陈行远的秘书。

  “我不想解释也要去解释了,分行见。”

  林强顾不得吃午饭,火速赶往分行。

  大厅中,最近热衷于逢迎谄媚的人又转为纠结的神色。

  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得太快,很多人都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面对林强。

  不过还是有些例外的。

  电梯中,林强巧遇钟笙。

  二人相视尴尬一笑。

  电梯中没别人,钟笙也便拍了拍林强直言道:“这事儿跟你没关系,别太过心。”

  “谢你吉言。”林强依然露出强笑,“最近老天爷跟我开了好多玩笑。”

  “咱们之间,就别多客套了。”钟笙思索过后,还是说道,“最近风传你要调到总行,这件事可一定要处理好,别让大好机会飞走了。”

  钟笙说这话,本意是提醒林强小心行事,但听在林强耳里,反而舒坦了几分。反正总行也是不打算去的,因为这件事失去了这个机会也算是刚刚好。这样说来,反倒是老天给自己指路了。

  告别钟笙,林强直奔陈行远办公室。

  本意上讲,他是不太想再与陈行远单独谈话的,无奈世事弄人,他又来了。

  陈行远见林强到来,表情并无太大波澜,只挥臂让林强就坐。

  未等林强解释,他却率先发话。

  “这件事,不怪你。”他放下笔,揉了揉额头,“蓟京晚报是建工银行的客户,双方关系紧密,借这个机会打击我们,再正常不过。”

  听到陈行远此语,林强心下也算踏实了几分。

  这件事,每个人心中都会有明确的判断。很显然,林强完全没有任何必要伙同报社抹黑自己就职的银行。但怕的,就是有人借题发挥打压自己,倘若罗莎还在,她此时一定会上蹿下跳地要处理自己,将自己调到更鸟不生蛋的地方去。

  陈行远这么说,至少还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舆论战,我们也是早就做好准备了。”陈行远靠在椅背上,略显疲惫,“跟我们关系比较好的媒体,会陆续放出客观一些的文章,公关方面,有的忙了。”

  “抱歉,给行里添麻烦了。”林强低头道,“其实我跟王文君”

  “哈哈,不必多说,谁看不明白?”陈行远大笑道,“临时拼起来的情侣,只看一眼,也会感觉到不对头的,我活了这么多年,分辨情侣的能力总是有的。”

  林强尴尬摇头:“果然,应该早些交待的。”

  “呵呵,还记得你在问责会上,聊起‘皇帝的新衣’的故事。”陈行远回忆道,“有的时候,我们真的需要皇帝的新衣,来暂时遮盖一些事情。你看当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