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2 苦衷(1/2)

加入书签

  林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此时在别人家,怎么问,怎么安慰都像是在伤口上撒盐一样。

  十月的父亲靠在床背上始终自顾自地颤声笑着。

  “我就说国内现在发展起来了,犯不上去外面吃苦的,现在有老陈照顾,真不错,真不错。”

  十月的母亲微微皱眉,显是不满,当着十月同时的面总得瑟自己的女儿受一把手照顾,实在有种恶心人的感觉,丈夫卧病久了,已经不太会说话了。

  “几位领导也解解酒”十月母亲送上茶水笑道,“别管他爸,唠唠叨叨的,连屋子都出不去,还老扯大事。”

  林强叹了口气,已不忍在这房中多留,匆匆喝了两口便要告退。

  临走前,莫惜君刻意说道:“对了阿姨,如果十月问起来,就说是我送她回来的,千万别说其他同事来了。”

  “明白,明白。”十月母亲会意点了点头,苦笑之时面上又掀起褶皱,“这孩子,从小就这样,闲家里丢人。”

  “不不,她从来不是闲丢人”莫惜君连忙道,“她只是不想被同情的眼光看罢了。”

  “怎么都好。”十月母亲最终欣慰地看着莫惜君,“小莫,她有你这个朋友真好”

  “我也是啊。”莫惜君强然一笑,领着郑林二人出屋。

  冲出狭窄的过道,林强才感觉视野开阔了一些。

  在那屋里也不知是因为药味还是心理压抑,总憋得人喘不过气来。难以想象,十月在这种环境生活了那么久,还能这么开朗。

  三人谁也不说着叫车,就这样幽幽走在胡同内。

  “千万别告诉月月你们来过”莫惜君不忘说道,“不然她恐怕再也不会和你们说话了。”

  “这”郑帅为难道,“我搞不懂,这有什么丢人的,看到她家的情况,我反倒十分佩服她,万分佩服。一个女孩子能撑成这样。怎么褒奖都不为过。”

  “不撑不住的。”林强皱着眉头道,“看他父亲的样子,常年进口药药不能断,虚弱无力。头发掉光。透析必定很频繁。最最保守来说,每月三万是底线。”

  “六万。”莫惜君默默道,“平均每个月要六万。才能保命。”

  “”郑帅倒抽了凉气,“六万也就是不到一万美金这对十月来说不算什么吧”

  林强摇头道:“十月出国仅三年多,读研最少两年,工作的一年中还有实习期,况且那边生活花销也不小。可显然,十月父亲生病远不止一年了。”

  “就是说,十月一个人是撑不住的?”郑帅一愣,“你的意思是有人接济么?”

  “林强应该已经猜到了。”莫惜君仰着头茫然地说道,“常年借钱给他家的人,正是陈行远。”

  “啊?”郑帅惊道,“怪不得他爸总是老陈老陈的叫个不停。”

  莫惜君叹了口气:“很久以前的事了,她父亲也在蓟京银行工作,同陈行远非常要好,之后他父亲虽然下海经商,但也没断了联系。后来在生意最关键的时候,她父亲长期没日没夜的干,最终导致肾脏衰竭花重金换肾后总算保了条命,但已经很难工作了,生意也只能交给合伙人打理”

  “经商,那因该有底子的吧?”郑帅回头看着贫民窟一样的平房问道。

  “十年前,有100万就是少见的百万富翁了。”莫惜君反问道,“可现在呢,100万能做什么?为了治病,你觉得她家买的起房子么?”

  “”郑帅无奈道,“确实,拿着那会儿的钱坐吃山空,不是办法。”

  莫惜君继续道:“总之,据说生意上的事,他父亲同合伙人闹的很不愉快,最后合伙人撂下一笔钱将生意全都揽走了,便与他家再没了来往,唯有陈行远,逢年过节还来坐坐,近些年知道他家要揭不开锅了,还会带着钱过来。”

  “想不到啊,老陈还有这样一面。”郑帅双臂背在脑后,“我开始喜欢他了。”

  “本来十月以为这样很好,自己靠在那边拼命工作,维持家庭的运转,慢慢还上欠陈行远的钱就是了。”十月咬牙道,“可最近她父亲的肾又要不行了”

  “什么?”郑帅惊道,“还要换?”

  “嗯。”莫惜君点了点头,“这个价格,你明白的吧。”

  “雪上加霜啊。”

  “然后她母亲就找到了陈行远,陈行远倒也大方,直接拿了50万出来让他们先用。”莫惜君皱眉道,“可中间陈行远嘟囔了一句,说自己手下缺人,十月随时可以回来。”

  “借钱的时候说这话”郑帅思索道,“那就是命令十月来自己手下了?”

  “是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