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1 珍重(1/2)

加入书签

  过场祝词结束后,并未有多少人直接离去。

  一来,接下来很可能有领导逐桌敬酒的环节;二来,这也许是昔日同僚最后一次以和相待,再见面就是对手了。

  最后的宴席,要珍惜。

  银行是一个庞大的系统,此次重组将蓟京分行拆分得支离破碎,就好像两边军阀开战,将一个美好的城市一分为二,而在分水岭两边的凡人无法选择,只能隔水相望。

  资本是冷的,只讲利益不讲情义,但不可否认被资本控制的人中,有不少依然有颗炽热的心。

  于是,接下来的酒会中,大多人都离开了自己的席位,去其他桌子喝上两杯,去和比较熟悉却即将要天各一方的同僚谈谈过去,避开将来。

  林强本也要去找一些熟人聊两句,但别人下手比他快,已经是先到了他的桌子。

  最先来的是曾百川与钟笙。

  二人同属分行稽核部,此次重组整个分行总部都被分出去,二人自然无法幸免。

  曾百川是祝丰山的老下属,钟笙与林强虽交流不多,却也算是情投意合。

  “祝行”曾百川本事个胆小怕事的人,此时脸上的表情难以言喻,纠结良久,最终只一仰头,“喝吧!”

  “喝!话都在酒里了!”祝丰山廓然一笑,也是大口一闷,“别想太多,公事是公事,私下该怎么样怎么样。”

  “对,对!”曾百川跟着苦涩笑道。“这样更好,我们再怎么稽核也稽核不到您那里了!”

  “哈哈!”祝丰山拥过曾百川,又是大笑一番。

  另一边,钟笙则拿着酒杯来到林强身后。

  “要走了啊。”他无奈一笑,“这些天你做了不少事,我却还在办公室里苟且。”

  “哪里的话。”林强连忙与之碰杯,“都是机缘的问题,保持努力,早晚会有机会的,我不过是最近走运罢了。”

  “机会也是人争取的。”钟笙喝过酒后。拍了拍林强。“有的时候想学你,但发现怎么都学不来啊。”

  “言过了,我不过是一腔热血的匹夫。”

  敬过酒后,二人悻悻离去。那背影。好像都是失去了不少依仗。

  祝丰山则坐在原位叹道:“其实这对他们也不是坏事。现在的蓟京分行相当于提了一级,变成总行了,待遇也会水涨船高。今后的发展中他们就是元老,是中坚力量,还是很有机会的。”

  “那也要有发展再说。”林强摇了摇头。

  “哦?”祝丰山大笑道,“决心不小么!”

  “不是我决心不小,是他们觉悟不够。”林强指着主座道,“他们太小看银行了,小看几十年经营的底蕴,小看客户对银行的信赖,小看银行的经营。涉入银行圈需要钱,但这个买卖并不是有钱就能做的。”

  “此言不虚。”祝丰山也望着主座微微皱眉,“作为家族企业,培养子女上台很正常,但这个年龄资历,再怎么也该现在基层先做做,一上来硬扶儿子当一把手,太儿戏了。”

  “祝行,根据你的经验,现在陈行远还有后招么?”

  “陈行长”祝丰山思索道,“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很坦然地接受了这个结果,自己那么长时间的努力,最后将胜利果实拱手让人让给资本方成强就罢了,但最终还是让给这种不知深浅的公子爷我有些看不明白。毕竟,蓟京银行不是说拆出来就完事儿了,关键还是如何活下去。你知道的,陈行不做没把握的事”

  “你的意思是他对成氏父子有绝对的信心?”

  “八成是这样。”祝丰山点了点头,“十几年的观察时间,他有太多的选择,最终锁定长城集团,认可集团的公子哥儿,恐怕也是有足够理由的。”

  林强再次瞥向主座上文质彬彬的成全:“看来不是一个简单的公子哥儿啊。”

  正聊着,金融街支行代行长李待兴也捧着酒杯敬上前来。

  “哎呦。”林强见老友前来,赶忙要起身相迎。

  李待兴却开了句玩笑:“谁来敬你的,少自作多情,咱哥俩以后还得天天见呢!”

  话罢,他转向莫惜君:“小莫啊,快走了,不跟哥哥喝一杯?”

  莫惜君冲林强吐了吐舌头,赶紧端杯起身:“实习时间虽然短,但真是要感谢李行长照顾。”

  “哈哈!”李待兴大笑道,“你个没心没肺的丫头,给了你那么多机会,不主动敬我,还要我大老远过来!”

  “该罚该罚。”莫惜君娇然一笑,先干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