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6 逃税(1/2)

加入书签

  “不不,跟在一线还是上面没有关系。”林强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工作,不仅要努力,还要动脑子。”

  “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在机械xing地工作么?”钟笙略显不满,“不错,大多数确实是数据上的事情,可是我需要用逻辑将数据串在一起,然后”

  “钟老哥,你想错方向了。”林强连忙让他打住,“动脑子,是动人际的脑子。”

  钟笙闻言一怔,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动人际的脑子“这话,从谁嘴里出来都不意外,可如今,偏偏就是这个“傻正直”的林强说出了这话。

  “你可能觉得,我明明是最没这方面脑子的人吧。”林强笑了笑,坐在院子上的石椅上,“其实,钉子林都是被逼的。”

  钟笙jing惕地看了看身后的门,确认关死后,才坐到林强旁边,低声问道:“什么意思?”

  “我去大支行做融资之前,人际关系一直很好。”林强回忆道,“那时不管是营业厅的主任还是业务主管,甚至清洁大妈都跟我关系不错。最后还是原来营业厅的主任,主动举荐我去的支行。这里面的人际关系我可是做足了的。”

  钟笙闻言连连点头:“嗯,你这么说倒是,那么短时间从客户经理跳到支行融资部,确实非凡人之举,即使业绩再好,也不该这么顺利。”

  “可那之后的事呢,就不由得我了。”林强右手搭在钟笙的肩膀上,左手则是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具体的事情我不便多说,任由你想象。总之,我被逼了,做一些不我想做,并且有危险的事情。”

  “你是说那笔贷款?!”钟笙眉sè一动,瞬间想到了迫使林强被调走的那件事。

  林强只笑了笑,不置可否,继续说道:“那件事,我也是动了脑子的。如果出事,倒霉的是我,所以我宁可闹翻了,也不会当那个替罪羊的。”

  “怪不得。”钟笙又是点了点头,“领导的上面,都有更大的领导罩着,出了事情,必然会将责任都推到下属身上。领导无非就是停职检查一下,过一段时间再官复原职罢了,下属,面临的可是惩罚xing解雇,或者调到偏远的子公司。”

  “是啊,不说在联合银行,出了事以后,恐怕在整个金融圈都没法混了。”

  “我明白了。”钟笙惋惜地叹道,“你也是身不由己。不过现在呢?现在又是得罪了谁?”

  “呵呵,现在没得罪谁,现在是竞争,你死我活的竞争,鱼死网破的竞争。”林强忽然神sè一转,在辛酸过后,露出了一丝凶狠与决然,“钟笙啊,你听过那句话么。在职场,你想晋升,脑袋上却始终有个领导顶着。这种时候,你要么帮助领导升职,从而代替他,要么打倒他,直接代替他。”

  “”钟笙也是神sè一转,悟着林强话中的意思。

  这个关于职场的理论,是极端的,是偏激的,但林强这种jing明的人,突然放出这句话,其目的不言而喻。

  林强继续说道:“比如我原来的领导,是个很好的人,我尽全力帮助他争取业绩,他也推荐我去支行,彼此之间既有互利,又留下了很深的感情。之后我在融资部,也会照顾他那边的事情。如果是这种领导,我就会帮他,因为我知道,帮他就是帮自己。”

  “但是,并非所有领导都是这样。”

  “有些领导,忽略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无视了道德与是非黑白。他拿你当棋子,有用的时候玩命用,没用的时候就一把扔掉。面对这种领导,如果再老老实实干活的话,说不定哪天就会背上什么罪名。而自己明明有机会晋升的时候,他也会暗中阻止,让你为他卖一辈子命。”

  “他不仁,我何必义?”

  “他无德,我为何忠?”

  林强默默地道完了自己的职场理论,也解释清楚了现在的事情。

  听过这些,钟笙苦思良久,这里并没有什么深刻的道理,都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情。很明显地,林强的话,明确指着什么。

  钟笙想着想着,手又是伸到兜里,抽出一支烟。

  半晌后,淡淡的烟雾中,钟笙眯着眼睛,幽幽问道:“你是在说钱才、郝伟,还是曾百川?

  “话我说了,怎么想,完全看你。”林强怅然笑道,“守株待兔等机会是一种职场作风,主动出击争取机会也是一种作风,全看人的xing格和风险抵抗力。”

  “风向抵抗力?”钟笙咳了一声,口中笑道,“这是营销的那一套吧?”

  “哈哈。”林强又是拍了拍钟笙的肩膀,“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作风,你是稽核部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