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4人间(1/2)

加入书签

  各色美女 巨乳翹臋 激情猛男 解锁姿势 98pp.vip你想要的一网打尽

  各色美女 巨乳翹臋 激情猛男 解锁姿势 98pp.vip你想要的一网打尽

  各色美女 巨乳翹臋 激情猛男 解锁姿势 98pp.vip你想要的一网打尽

  在史强与林强见面后不久,刑侦局专案组突然摒弃了一直以来保守的作风,开始主动透露案件细节,并批准了成全的取保候审。

  这在外界与成全本人开来,都是对现状的一种无奈。

  正如成全的律师所料,成强与夏小雨的死成全可以撇清责任,而史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无法定罪,至于绑架事件,向海涛咬死的情况下,成全将很难因此被起诉。因为这种种原因,警方不得不批准成全的取保候审。

  相对地,由于警方有意透露部分信息,有关袁冠奎的通缉令迅速出现在新闻中,这位前蓟京银行的营业厅主任不得不背负了一切的罪名。这在明眼人看来,是太明显的替罪羊了,富豪和黑老大玩起这一套来都毫不含糊。

  “全哥……这就是你希望看到的么……”

  袁冠奎对着电视机默默抽泣。

  他最害怕的一天终于还是到了。

  自己就像成全之前的那些女人,就像十月,甚至就像佟菲菲一样,当没有价值的时候就被立刻抛弃。

  实际上,袁冠奎早已有了顶上一切罪名的决心,即便成全不说,他也许也会主动招供,从而保护他全哥。但这样被背叛,被像人肉盾牌一样举起,令他十分难受。

  傍晚时分,林强回到宿舍门口,站在楼道中思索片刻,最终继续往楼上踏去。

  “晚饭。”林强拎着两袋子吃的进门,将其放在桌上。

  “谢谢……”佟菲菲放下编到一半的琥珀手串儿,起身恭敬一笑。

  “早点儿回去吧。跟这儿呆着也不是个事儿。”林强无奈道。

  “我真的不敢回去……袁冠奎太可怕了。”佟菲菲纠结道,“我知道,这样会给你添麻烦。”

  “麻烦倒不麻烦,我就怕给你闷出病来。”林强不知为何。隐隐有一种责任感,就实际结果来说,面前这位毕竟是孩儿他妈,有难来投必须照顾,“至于袁冠奎,他想对你下手早就下了。”

  “不一样。现在有孩子,我不敢冒险。”佟菲菲轻轻抚着小腹,现在的她完全不在乎这个孩子能否继承财产,能否出人头地,她只希望孩子不要像自己一样,只能做一直拉线木偶,孩子要主宰自己的生活,像他父亲一样。

  “哎……”林强摇头叹道,“总之成全暂时出来了,你回不回去自己决定吧。”

  “好的。”佟菲菲指着沙发上亮棕色晶莹剔透的手串道。“我把这个编完就走。”

  “没关系,不急,主要是你现在不能出门,对胎儿不好。”林强觉得场面有些尴尬,摆手离去,“你好好休息。有事叫我。”

  “谢谢。”佟菲菲再次鞠躬感谢。

  现在还未开庭,警方也无法保护她,投靠林强似乎是唯一的选择,毕竟,二人之间已经产生了无法磨灭的牵绊。

  大富翁律师事务所,孙小美激动地将手上的白色册子砸在地上。

  “找到了!找到了!!”他疯了一样地趴在桌上打起滚来,“《宪法》太伟大了!!前辈们真的是天才啊!!!连这种操蛋的情况都考虑到了!!”

  “微讯侵权案有转机了么!!”女助理惊讶问道,“孙律师你终于开始认真的思考本职工作了!”

  “微讯,那是确确实实的侵权……钱那么多赔给小公司一些无所谓的。”孙小美起身蹦跶起来,“天才只关注有趣的案子!”

  “呼……”女助理无奈一叹。“孙律师,张家明已经脱罪了,你没机会再扯进这个案子了,打死成全也不可能让你代理。”

  “不,我有机会!还有一个机会!!”孙小美仰天狂笑。“你们都忽略了一个人!一个至关重要的人!一切一切的根源!可以解决一切纠纷,平复一切麻烦的人!!”

  “哈?”女助理完全不理解孙小美在说什么,“即便有这个人……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啊!”

  “我会争取到关系的!”孙小美手舞足蹈地拿起公文包,跑到女助理办公桌前激动地说道,“快!快帮我查一个人的联系方式!从张家明这个穷逼手里一分钱都没赚到,这次我要干票大的!”

  “……孙律师……微讯侵权的事情……”

  “有白痴律师会去处理的!”

  “哎……”女助理问道,“你说的到底是谁啊!!!”

  “你看过一本小说么。”

  “什么小说?”

  “《死者代言人》。”孙小美咧嘴诡笑。

  ……

  “菲菲呢?”疲惫的成全回到家中,第一时间就是寻找自己的妻子。

  “说是回老家了。”年老的女佣端上饭菜,“好像是……害怕那个姓袁的人……”

  “嗯……”成全沉思片刻,“我理解……”

  他随后问道:“王妈,这段时间有没有人来过?”

  “有啊,来了好几拨警察了。”女佣苦着脸道,“我也是前天才能回来的,刚收拾利落。”

  “嗯……”成全又弯腰爬到桌子底下,很遗憾,没有**的影子,就算有,恐怕也在这些日子搜查的时候被撤走了吧。

  “小全,你这是干啥?”女佣惊讶问道。

  “没事。”成全坐回椅子上,转头望向大厅。

  空空荡荡。

  父亲不在了,苟二不在了,老婆也不在了,连袁冠奎都不在了。

  只有自己一个人坐在桌前,享用晚餐。

  他拿起手机,想叫个人来一同用餐,然后翻遍了通讯录,却没一个合适的人选。当他看到夏小雨名字的时候,心中涌出一种莫名的悲凉。

  “对了小全。”女佣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抽屉里取出一大沓子文件。“集团和银行的人都来过,这是这些日子积累的公务,因为你不在,就由董事会统一决定了。”

  “我现在没心情看。”成全推开文件。不安地望向墙角,望向窗前。

  恐怕,现在已经有更多的监控设施在这个房子里了吧。

  “王妈,我出去吃,你收了吧。”他有些惶恐地起身,套上了刚刚脱下的大衣。“晚上可能不回来。”

  “哦……”女佣看着疲惫的成全,心疼地问道,“小全,今天先好好休息吧……我给你做了驱邪的汤,一会儿咱再踏个火盆,去去晦气。”

  “不必了,我用别的方法去晦气。”

  在空虚寂寞无聊悲伤的促使下,成全很自然地选择去那个地方轻松一下,他现在太需要放松了。尽管电子脚镣会监控他的去向,但在三环内的会所唱歌总不犯法吧?

  晚10点。华会所。

  袁冠奎戴着墨镜,裹着厚羽绒服,左右四望过后,走了熟客才知道的小门。

  看门小弟礼貌上前,询问身份。

  袁冠奎之间见过这个人,随手掏出两百小费给他。他便不再多问,笑盈盈地引着袁冠奎来到大厅。在那日拒绝成全的支票后,依然有一笔巨款打入袁冠奎的账户,这让他现在手中现钞不少,可以轻松地维持东躲**的开支。

  大厅内,依然是上次的那个招待小姐迎了上来,她那并不出众的姿色曾给袁冠奎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袁冠奎有些不安地压了压墨镜:“我自己下去就好,约好房间了。”

  “您是……”招待小姐望着袁冠奎,想了很久之后,惊喜说道。“是袁先生么?”

  “……”袁冠奎面色一抖,有些紧张,自己的名字可是上了通缉令的。

  “还是成总的房间?我待你去,这是我的工作。”招待小姐热情地挥臂道,“想不到。还能见面。”

  “呵呵……”袁冠奎尴尬一笑,这都被认出来了,不过看样子她只知道自己姓袁,并不清楚通缉令的事情。

  他不由得回想起上次的对话。

  那时自己还是一个满是拼劲的少年,第一次来这里畏首畏尾,当时自己由于没给门童小费而被鄙视,正是这位姑娘的几句话,让他泰然心安——

  “没事的没事的,真的没事。”

  “我看您第一眼就知道了,您在打拼事业,不是乐享其成,我们更尊重您这样的。”

  袁冠奎感觉有些心酸,眼睛也有些酸。

  她还是她,自己却不是自己了。

  他一直很感激这个姑娘,当时曾暗下决心,倘若自己有出头之日,必定要赏上这个姑娘一笔。

  自己,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出头了吧。

  “你还记得我?”袁冠奎的右手暗暗摸向包中。

  “能感觉出来!”姑娘和善笑道,“你跟其它来这里的人不一样,你不是只图玩乐。”

  “呵呵。”袁冠奎苦笑一番。

  此时此刻,她的话依然会让自己温暖。虚情假意也好,真心实意也罢,袁冠奎喜欢她,这位萍水相逢,平凡且朴实的过路人,给他带来了超越任何人的心安。

  “这个,给你。”袁冠奎掏出了一大把钞票,大概有五捆,也许是六捆,“我用不到了。”

  姑娘看着粉粉的票子,惊讶地捂住嘴:“……袁先生……您这是。”

  “你曾经说尊敬我在为人生打拼。”袁冠奎苦笑道,“现在勉强拼出了一些。也许你并不知道,这里面有你的功劳,没有你的鼓励,我撑不到现在。”

  “我……真的为你高兴……”姑娘微笑过后,还是礼貌地拒绝道,“我不出台的……我只负责迎宾……”

  “你误会了,没有任何要求,纯粹是感谢你。”袁冠奎将钞票塞到姑娘怀中,“你应得的,你是我见过为数不多的好人。”

  “不不……太多了不能收……”姑娘有些惶恐地将钞票推了回去,最终只取出一张,“这样就好了,突然得到太多我会不踏实的。”

  “……”袁冠奎透过墨镜看着姑娘。她这为难的表情都这么让人心暖,“好吧,如果让你产生困扰,还是算了吧。”

  他收起钞票。微微一笑。

  姑娘也微微一笑,引着袁冠奎出了电梯,一路走到成全的包房门前。

  “加油,袁先生!”姑娘挥了挥拳头笑道,“我依然尊敬你!”

  “谢谢。”

  不觉中,袁冠奎眼中已满是泪水。

  他这才觉得。平凡与普通是多么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