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8时代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23年,你若生活,便一晃而过。

  23年,你若静止,便犹如永久。

  “90214,这是你入狱前的随身物品。”身着黑色紧身装束年轻狱警将一包东西推了过去,而后指着身后墙上的一个屏幕道,“确认后,请在那里刷一下眼纹。”

  从声音上来看,狱警应该是一个男人,但他身姿纤瘦婀娜,眉毛修得精致,脸上抹着一层淡妆,却像女人一样。

  在他面前的犯人不胖不瘦,从五官上看应该是个比较精神的人,但由于上了岁数,饱经蹉跎,他的表情与瞳孔却都充满了懦弱与茫然,再深处则是恐惧。

  他惊讶地指着墙上的那个光滑的屏幕:“眼纹?”

  “就是虹膜,以前你们登记过的。”狱警的态度很友好,比划着说道,“你把眼睛贴上去扫描,听见bi的一声后就可以了,放心,对眼睛没有任何损害,现在这种技术已经普及了,你出狱后也用的到。”

  “我……还是按手印吧,签字也可以。”犯人没再理会那个神奇的装置,只低头看着自己的随身物品。

  那都是二十年多前的东西。

  价值近三十万的意大利西服,瑞士的镶钻手表,独有卫星通道的间谍级手机以及当时最新款的钱包、私人银行级的银行卡、企业级支票薄。

  狱警无奈地摇了摇头:“90214,刷眼纹很方便的,如果走原始文件流程的话,我首先要去印一张文件,然后你签字我签字。我的上级签字最后盖章批准,恐怕要等一个多小时。”

  “没关系。”犯人点了点头,“我怎么进来的,就怎么出去。”

  “成吧。”狱警无奈,抬手冲手表说了些什么,而后微笑看着成全,“我同事很快送来文件。”

  “那是什么?”犯人指着那闪着银光的漂亮手表问道。

  “通讯手表啊。相当于你们原来的……手机吧。”狱警惊道,“你们不是可以看新闻和报纸的么?这玩意儿已经普及很多年了。”

  “我以为……只是概念产品……”

  “很多概念都成现实了,90214。”狱警和蔼笑着,挥了挥手,“出去以后你也可以买一块,有很多款式可以选的,也可以买传统手表,然后去制造商那里改造,加入通讯功能。”

  犯人又盯着手表看了半天:“没屏幕啊?”

  “呵呵。用屏幕玩的是另一套设备。”狱警摆了摆手,“有明文规定,我可不敢带进来。”

  “好吧。”犯人点了点头,至少屏幕这东西还在,世界变得还没有那么夸张。

  余下的时间,狱警又向他简要介绍了外面的情况。

  在这个时代。男人与女人同样注重美貌,甚至有过之,很多女人反倒不怎么化妆整容了。一心投入事业之中。传统被颠覆得差不多了,“自由平等”的信念被彻底的发扬光大,这也就是为什么狱警对待犯人的态度这么好,因为大家是平等的。

  至于衣食住行上,改变其实有限,即便车子只需烧很少的油,但如果想跑的远跑得快,依然要烧油;即便食物大多是转基因的结果,但依然是大米白面;即便平等自由了,但如果你想彻底买下一座房子的话。价钱依然高得吓人。

  犯人听得有些激动,也有些害怕,他想问更多的事。却不敢问。

  很快,另一个预警送来文件,这个狱警岁数很大,估计快退休了,他并没有化妆,还是几十年前人的样子。

  “多谢老张。”年轻狱警将文件和笔推到成全面前,“现在整个监狱,恐怕也只有老张那里能找到水笔了。”

  名为老张的狱警却并未跟着笑,,而是凑到年轻狱警耳边轻声道:“20年前的犯人,要小心,不要这么热情。”

  “诶!”年轻狱警不屑道,“老张,都什么年代了。你不怕被告歧视犯人么?”

  “犯人就是犯人。”老张哼了一声,瞪了眼犯人后,拿上签好字的文件径自离去。

  待他走后,年轻狱警才冲犯人笑道:“不好意思,老狱警了,今天退休,还是几十年前的那一套。”

  “没关系,那一套我比较亲切。”犯人被老狱警骂了,反倒舒服了很多,“他说的对,犯人就是犯人,既然犯错了,就有理由被惩罚。”

  “不能这么说的。”年轻狱警摇头道,“这是不平等的,每个人都会犯错,只是犯人更深一些。90214,你出去后也要收起老同志的那一套,在现在社会吃不开的,可能莫名其妙地就会被告各种阶级歧视、身份歧视或者种族歧视什么的,罚款不少。”

  “呵呵。”犯人摆手道,“只有可能他们歧视我。”

  “不会的。”狱警正色点头,“这个社会很美好,大家都是善意的。”

  “但愿吧。”

  一个小时后,这个犯人换好了衣服,走完了全部流程,拎着20年前的公文包,在那些老旧名牌的包装下,就像是一个年迈的保险员,走出了监狱大门。

  世界看起来没什么变化,这让他松了口气。

  他举目四望,空旷的街道上除了一辆破破烂烂显然已经被废弃的汽车外,并无他物。

  “也是,没人会来接我吧。”犯人叹了口气。

  正准备自己徒步走向某个方向的时候,那台破轿车突然启动了,那躁人的旧马达声响,在犯人听来是如此的悦耳。

  难以想象,那台墨绿色的烂吉普车竟然还能跑起来,竟然还是朝着自己行进的。

  车子停在他身旁,一个声音传来:“上车吧。”

  犯人再次松了口气,拉开车门:“理财公司的人吧?我就说,我应该是超级客户的,总要有人来接待。”

  他坐在副驾驶上。转头望去,这个驾驶员却让他吓得一个机灵,外形上看,这家伙比监狱里的任何一个家伙都要可怕100倍。

  那是一个老人,满面银须,毛发极其旺盛且蓬乱,脸上还有很多褶子。尤其是他现在在笑,褶子就更多更深了。

  “成公子,好久不见。”

  “你是……”犯人本能想拉开车门逃走,外形上虽然他记不得了,但这样的声音语调他永远不会忘。

  “别怕别怕!”老人连忙拉住成全,虽然他老成这样子了,但手腕依然够劲儿,“我退休很久了,今儿特意来给你接风的。你就当是搭车吧。”

  犯人喘着粗气,看着这个老人:“史强?”

  “呵呵,就说你忘不了我。”史强像几十年那样,拿出一个烟盒,晃了一支含入口中,而后将烟盒冲成全晃了晃。“紧俏货,现在人都抽环保烟了,这玩意儿可贵的要死。”

  成全摇了摇头:“不抽。”

  “得。”史强也没系安全带。就这样发动了这辆老古董。

  “为什么你会来接我……”成全警惕地看着他,20年的时间足够消磨很多东西,包括仇恨,现在的成全只是本能怕这个人。

  “为什么是我?”史强大笑道,“这世界还有几个人认识你?你觉得谁能来?”

  “…………”

  成全微微低下头。

  长辈,很明显已经走光了。

  最亲近的兄弟也早就死了。

  至于妻子……这是让成全最难受的。在自己入狱四年,风波彻底平息后,佟菲菲申请了离婚,由于那时犯人的权力有限,她成功了。那时的成全自己也无心抵抗,万念俱灰。

  佟菲菲是个彻彻底底的骗子,她曾在庭上说会带着孩子每周探监。然而这件事20年来从未发生过,为数不多的探监都是由理财公司的人过来谈事情,最近几年连理财公司的人也不来了。

  举目无亲,甚至连一个朋友也没有。

  “呵呵,你想让他来接你么?”史强调笑道。

  成全知道史强说的是谁,他像一个懦弱的大叔一样摇了摇头,那才是真的恐惧。

  “是啊,我就这么想的,你好歹做了这么多年牢,也算赎罪了,出来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多可怜。我送你进来,也得管送你出来不是?”史强拍了拍大腿,“反正我退休了没事,就当回司机。说吧,你想去哪。”

  “那……谢谢史队长了。”二十年的监狱生涯早已让成全完全变了一个人,他现在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在狱中,他学会了用谦卑保护自己,成全从包中掏出一个本子,拿出了那个坏掉的金边眼镜眼镜戴上,眯眼道,“蓟京华盛理财公司……我要先把我的钱搞出来。”

  “什么东西。”史强皱眉道,“这我哪找去。”

  成全将本子递给史强,史强看过详细地址后,才自信地朝那个方向驶去。

  到了市区,成全才终究看到了世界的变化。

  为了解决交通拥堵,很多层空桥被架了起来,实际上这跟原来的高架高速是一个概念,只是增加了层数和规模罢了。拥堵的地段,甚至有五六层高架,史强合理地选择了最通畅的那一条。

  “进市区了啊……”成全看着城市奇观感叹道,“这是……四环?”

  “四环?”史强捧腹大笑,“成公子,这是七环!距离四环还小一百公里呢!”

  “……七环?”成全不可思议地望着窗外,“这里还是远郊呢么?”

  “是市区,当年的远郊就是现在的市区。”

  由于道路相对通畅,史强架势技术也了得,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二人终于到了理财公司的那个地址。

  哪里有什么理财公司,早被各式大楼淹没了。

  史强无奈,开始拨各种电话,寻找这个公司的信息。问了一大圈才知道,这个公司四年前就破产了,说的好听就是被吞了,现在客户和账目已经被转到“微银行理财中心”。

  “微银行啊,这个我知道。”史强收起老式电话。冲成全道,“你老朋友的公司。”

  “……微……是微讯么?”

  “差不多,原来是微讯跟银行合资的,但现在基本已经脱离了。”史强拍了拍成全,“估计你也没弄什么网络银行,走吧,我带你去实体营业厅。”

  “不需要什么证件吧。”

  史强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呵呵。这年头,带眼睛出门就够了。”

  “那盲人怎么办?”

  “……”史强哑然一笑,二十年后,成全学会了幽默么?

  真正的市中心,微银行营业概念厅。

  这里并非办公地点,而是对外宣传营业的地方,微银行99%的业务都在网上运作,偶尔会有1%的人来这里。这里设计得很宽敞,就像20年前龙源营业厅的对公大厅一样。但面积是那里的百倍。

  在市中心地价最高昂的地段,搞个这个,显然业务是其次,宣传才是重点。

  服务大厅中满是身着正装的咨询人员与各式各样的自助机。

  成全还在惊讶中,一个身着漂亮白裙子女孩子便迎了上来。

  “您好,我是微银的客服经理。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

  成全看着她问道:“你们……没有统一着装么?”

  “有工牌啊。”女孩子抬了抬胸口的工牌笑道,“我们微银从来不强迫统一服饰的,这样更自由。相信您也会喜欢。”

  史强冲女孩道:“这家伙刚从非洲回来,什么都不懂,他在有笔理财几年前被转入这里,你能否帮忙查一下?”

  “好说。”女孩拿出了一张透明的纸片,在上面点了几下,而后递给成全,“麻烦在红色的地方刷一下眼纹。”

  成全惊讶地看着这张纸片。

  是的,这就是屏幕,就像一块柔软的塑料胶片,你甚至可以揉碎了塞在兜里。但你想用的时候他就会摊平显示东西。

  女孩看着成全惊讶的神色想笑,但不敢笑,搞不好会被告歧视的。自己会丢工作。

  “别理他,刚从非洲回来,没见过这玩意儿。”史强却大大咧咧笑了起来,“喂,成公子,有的是时间享受科技,先刷眼纹吧。”

  “哦哦。”成全按照之前狱警说的,将眼镜摘了,眼睛贴上去,听见bi的一声后,他将纸片交给女孩,“可以了吧?”

  “嗯。”女孩在屏幕上操作一阵,而后又将纸片递还给成全,“看一下你的信息能不能对上。”

  成全不得不戴上眼镜,眯眼看着屏幕,身份证号,照片,都是自己没错。

  他的名下资产,通通被投入到了一个叫“微赚”的产品中,成全并不知道,这二十年来微赚始终存在,始终受捧,并且没有改名。

  “一个……两个……三个……”成全开始数着资产后面的“0”,从前,他曾经写支票可以随手画上一排“0”,现在却因多一个少一个而出奇地紧张。

  史强看不过去,在旁边点了一下。

  而后“纸片”上发出了女人的声音——

  “两千七百二十五万零七十四元。”

  成全被吓了一下。

  “还挺有钱的。”史强笑着拍了拍成全。

  “不对,怎么就这么点了……”成全惊恐地望向女孩,“应该是上亿的,这么多年过去,就算年4%,也应该有三四亿才对的。”

  “等等我查一查。”女孩拿过纸片又划拉了一阵,调出了原始数据,来到成全身侧指着屏幕解释道,“您的资产是后来合并过来的,来的时候就只剩下两千万了,根据原始扫描件来看,那家公司原来的运作应该赔了不少,也许是投入到股票市场,赶上10年前的那次股灾了。”

  成全的头上冒出汗珠。

  那该死的理财公司……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早知道就一直存定期就好了……

  这些钱可是自己最后的依仗,现在自己快50岁了,这辈子没怎么劳动过,不可能再混成什么样子……要靠这些钱活到最后的啊!

  “成公子,不少了。”史强笑道,“虽然不够买六环内的房子,但也不少了。”

  史强根本不是安慰。而是补刀。

  “六环内的房子都买不了???”成全感觉瞬间崩塌,“史队长,你告诉我,这些钱放在咱们那个时代相当于多少。”

  “不能这么比。”史强摇了摇头,“现在我们是发达国家了,机器生产的产品都很便宜,只有不动产和人力服务产品才贵。”

  “给我一个大概。”

  “嗯……两千多万相当于……”史强皱眉思所一阵。“二三百万吧。”

  噗……

  成全瘫坐在地上。

  “老先生?老先生?”女孩有些害怕,“需要帮忙么?”

  “没事……我坐一会儿……”成全抱着头,颓丧地摆了摆手。

  “你忙吧。”史强冲女孩道,“我朋友刚从非洲回来,有点儿不适应。”

  “那……有事叫我。”

  “好的。”

  史强蹲下身子,坐在成全身旁,突然有些怜悯。

  现在的成全,再无一丝趾高气扬了,监狱和那些打击。将他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大龄废物,面对这样一个人,只能可怜他,不太可能狠他。

  “史队长,我想回去。”成全低头,颓丧说道。“那里至少不用面对这些事。”

  “回监狱?”

  “嗯。”成全抱着双腿道,“外面,太可怕了。”

  “嗯……”史强表示很理解。他见过太多犯人了,“要不你抢个银行?”

  成全抬头四望,还真开始策划起来。

  “别他妈闹!”史强啼笑皆非,“两百多万又如何,可以租公房,很便宜的,那楼小一百层,里面什么都有,装得下你。”

  “什么楼?”

  “就是为了应付人口膨胀建的超级大楼。”史强比划道,“都是摩天大楼。有公寓有企业有商场,甚至可以有公园。你如果想的话,可以一辈子不出楼。”

  “一辈子都可以在楼里度过么?”

  “嗯。有一个行为艺术家在以身作则,已经坚持3年了。”

  “一辈子,在楼里。”成全问道,“那跟监狱有什么不一样?”

  “……”

  “至少在监狱,每天还有活动时间。”成全浑浊的瞳孔中竟露出一丝缅怀,“而且我在那里……是有朋友的,比在外面要多。”

  “………………”史强不知该说些什么。

  如果今天自己没来接成全的话,恐怕他直接扭头跳河都有可能吧。

  为了让成全振作起来,史强拍了拍说道:“孩子,你不想见见自己的孩子么?那家伙可比你当年要吊,资产比你老爹最辉煌的时候还多。”

  “……”成全的头深深埋了下去,“他们不想见我的……我……”

  “……”史强有些酸涩,“连远远看一眼孩子的勇气都没有么?”

  “我……我……”成全从彻底的猖狂变成彻底的懦弱。

  “还有你前妻,现在是影业巨头了,世界十大影业公司之一。现在美国有四家,剩下六家都是咱们的,你前妻的公司就是其中之一。”史强鼓励道,“你不想看看她么?”

  “不……不……”

  那些光芒太耀眼,成全怕自己受伤。

  他已经受了很多伤了。

  “操,是不是爷们!”史强愤而起身,“我带你去,我在场,他们至少得给我面子。”

  “不……不……我要回监狱。”

  史强就这样生生拉着成全上了车子。

  ……

  “有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么??非要我回来?”一个精壮的中年人伸着懒腰走在宽敞的走廊中。

  另一个三十出头的干练男人笑道:“没办法,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