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0 怎样(1/2)

加入书签

  关上门后,郑帅当即问道:“大半夜的,搞什么呢?”

  “这家伙刚老实两天,又开始蹦跶了。”林强摇了摇头,“估计是现在的收入,面对赡养费的时候压力很大吧。”

  “我刚才,好像听见他说罗莎了?”

  “嗯,对信达的第一笔放贷,很可能是罗莎在任时做的。”林强脱下衣服,躺回床上,“看审计署想抓到哪一步了,这不是我左右得了的。”

  郑帅沉吟半晌,默默道:“感觉事情,又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会不会是陈行远要拿你当枪用?”

  “什么意思?”

  “你看。”郑帅摊臂道,“我们跟罗莎之间的矛盾,恐怕不用怎么打听就能知道了。这种关键时刻,这种敏感问题,让你出马做银行方代表,你也必定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审计署的决策和调查深度。如果你记恨罗莎,往死里追查的话,也许会有机会搬倒她。陈行远等人不方便直接出手,借你的手,刚好达成这个目的。”

  “不愧是前行政人员,好一手yin谋论”

  “总之,你可要小心啊。虽然进入上层视野是好事,但不小心卷入斗争暗流的时候,可要想好自己的立场。”

  “呵呵,现在你我毫无手腕,肯本就没有选择的空间,只能暂且遵从那个原则了。”林强笑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

  次ri晨,蓟京分行第三会议室,审计署调查组正式入驻。组长依然是陈铭,手下共有12名调查员,审计署之后的调查将紧密围绕金融街支行几年内的数据进行,权力所限,无法再进行更深入的人事调查。

  会议室中,包括陈行远在内银行相关领导表示过“一定配合”后,便匆匆离去,由林强负责余下的配合事宜。

  待领导通通走后,陈铭与会议桌对面的林强会心一笑,朗然开口道:

  “那么,咱们公事公办,争取快些完成调查。”陈铭冲女副手努了努嘴,副手会意,拿着一张表单,起身送到林强面前。

  “这是要求我们提供的材料?”林强扫着表单问道。

  “嗯,之后将围绕贵行金融街支行进行调查,因为此次事件数额巨大,疑点颇多,我们需要审查该支行10年内的全部贷款业务。”

  “10年么?”林强问道。

  “嗯,是的,不过主要还是针对钱才担任行长时的业务。”

  “好的,我这就去调动材料。”林强起身道,“我会先把分行备案的材料呈交,之后再去支行统一复印全部材料。”

  “辛苦了。”陈铭颔首道。

  林强走出会议室,先行来到审核部调取材料,审核部主任寒暄两句后,便叫来一名审核员来配合林强的工作。

  “诶?又是你?”林强随着审核员走出审核部主任的办公室,似笑非笑。

  “哎这次的事,够丢人的。”审核员无奈一笑,手中握着钥匙带林强走向备案室,与昨天会议室的纠结相比,此时他的表情反倒开朗了许多,“通过昨天的事情,我也想通了,是祸躲不过,昨天多有得罪,抱歉了。”

  “哪里。”林强摆手一笑,“你肯悬崖勒马,说出事实,我还是很感激的。”

  审核员回以一笑,打开了备案室的大门。

  一股酸酸的纸张味道扑面而来,林强不禁捂了捂鼻子。

  “呵呵,这就是我平常的工作,习惯就好。”审核员想内走去,指着一行柜子说道,“我们备案的时候是按年月归类的,而不是按支行,10年内金融街的全部材料,我们得找一会儿了。”

  “好吧,一起找。”林强点了点头,走到档案柜前,按照标签,一打一打地翻看起来。

  一般这种情况,审核员大可溜走,让林强自己对付这苦差事,但也许是出于愧疚,这位审核员并未就此走人,而是同林强一起翻找。

  寻找材料的功夫,二人也是一阵闲聊。

  一问才知,这位审核员已经入行5年之久,竟然算是林强的前辈了。三两句客套过后,审核员居然主动引出了林强特意回避的话题:

  “那笔贷款的资料,审计署早就看过了吧?”

  “嗯,应该就是从那笔贷款发现的整件事情。”

  “那现在,要审查10年内的贷款”审核员皱眉道,“是不是要刨根问底,查个底儿掉啊?”

  “呵呵,我觉得10年内是个幌子,其实就是针对钱才在位时的贷款吧?”林强揣测道,“审计署总是定期抽查银行的事务,这次碰巧发现了信达贷款的漏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