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帮张寡妇涂抹药水(周日药两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擦,你能好得到哪里去,每次在女厕所边上老子不都遇得到你吗。哈哈哈。别他妈卖关子,既然你知道,那就赶紧跟我讲讲。”

  人群中有想出来劝架的,但还没等他走出人群,就被另一名看热闹的中年男人阻止了,并且要跟他讲张寡妇跟李花英历史的恩怨。

  “张寡妇以前的老公李建设你知不知道,就那个长得十分英俊的对草药十分精通的李建设。对了,你还别说,山炮长得还真的跟他有些相像,难怪张寡妇会对山炮这么好。”刚才阻止另一个人去劝架的中年男人对旁边的人开口说道。

  “尼玛的快说正题,怎么又扯到山炮那小子了啊。”听到中年男人从张寡妇死去的老公又扯到了山炮,他周边的几个人连声抱怨道。

  “别急嘛,马上就说到正题了。李建设当初可是咱们村出了名的优秀的小伙子,不但人长得帅,还有一肚子的中草药知识,山村里众多女孩儿追逐的对象。当时张寡妇和李花英也是咱们村里出了名的美女,不但脸蛋儿漂亮,身材也十分诱人,直到现在还是那么的丰满诱人,你们都看到了。”说到这里,中年男人略微的停顿了一下,众人也都将目光投向了依旧在人群里扭打在一起的两个身材诱人的漂亮女人,嘴里又发出一阵轻浮的笑声樯。

  “当初两个人同时相中了李建设,而李建设似乎对两个人都有意思,曾经跟两个人感情都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李建设最后选择了跟张寡妇结婚。但他们两个结婚后,李花英对李建设念念不忘,总有事没事的便往李建设家里跑,这一来二去的,两个人便,一起在李建设的床上搞了起来。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情很快便被张寡妇知道了,你也知道张寡妇的暴躁的脾气,知道之后,张寡妇便对李建设百般的怨恨,两个人几乎天天吵架,甚至都不住在一个屋子里。而这更加成全了李建设和李花英的往来,李花英甚至当着张寡妇的面便到李建设家里找李建设。”中年男子说到这里,又稍微的停顿了一下,再次看了看扭打在一起的身材诱人的两个女人以及她们身边全力劝架的山炮,才继续说道。

  “天有不测风云,就当李建设跟李花英打得火热,两个人一起到山里游玩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李建设一个不注意便掉到了山崖的下面,当众人将他找到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气息,就这样,张寡妇便成了寡妇,李花英也把这件事怪罪到了张寡妇头上,认为是张寡妇给李建设气受,让他心神不宁,才一不小心掉下的山崖,从此两个人的恩怨就这么结下了。你说你能拉得开吗。哈哈哈。”中年男人终于把张寡妇跟李花英的恩怨讲述完了,众人这才点了点头,纷纷表示赞同。

  “李花英,尼玛老娘忍你很久了,今天老娘跟你拼了。烬”

  “张寡妇,如果不是你,李建设也不会离开老娘,我跟你拼了。”

  人群中扭打在一起的张寡妇和李花英突然之间同时倒在地地上,两个身材诱人的女人开始在地上翻滚着厮打了起来,一边打,一边不停的相互怒骂,完全顾不上由于两个人的撕扯和翻滚,而导致的自己身体多处春光大泄。

  “张嫂,李嫂,你们别到了好吗快点起来。”山炮仍然站在两个人的身边,有些不知所措的大声的喊着。

  “我打死你,不要脸的,我打死你。”突然李花英一个翻身,整个丰满的身体将张寡妇压在了身下,然后立即骑在张寡妇丰满的身体上,挥动拳头,就要朝张寡妇的脸上砸去。

  张寡妇一扭脸,躲过了李花英的拳头,然后一伸手,正好掐住了李华英的脖子,李花英则使劲儿的将身体后仰,两只手也用力地抓住张寡妇的胳膊,用力地朝一旁拉拽。

  “李嫂,你赶紧起来。”见到李花英骑在了张寡妇的身上,张寡妇明显的落在了下风,山炮突然伸出两只胳膊,一弯腰便抱住了李花英的两个肩膀,然后一用力便将她丰满的身体拽了了起来。而随着李花英身体拼命的挣扎,山炮的手朝下探,然后用力一抱,正好将李花英胸前的两个柔软的大馒头握在了手里。

  “尼玛的小王八蛋,放开老娘的馒头。”李花英胸前的馒头突然被山炮用力的握在了手里,胸前的一阵疼痛让她脸上一红,然后大声的骂道。

  “对不起,李嫂,我不是故意的。”山炮突然感到抱着李花英的手里一阵柔软,就好像抓在面团上一般,然后又听到了李花英的骂声,猛然意识到自己抓住了李花英胸前的柔软的大馒头,于是急忙松开了紧抱李花英的胳膊。

  李花英的身体突然失去了依靠,脚下一个没站稳,整个身体朝下一倒,丰满的屁股正好坐在了地上,巨大的屁股将地上的尘土都震了起来。

  “哈哈哈,山炮这小子真行,趁机占了李花英的便宜。”

  “可不是嘛,尼玛那么大的馒头,手感一定不错,山炮这小子y艳福真的不浅。哈哈哈。”

  “要不你也去摸一把,过过瘾。哈哈哈。”

  “你妈要死啊,我去了还不被李花英挠死。咱就在旁边看看就行了。哈哈哈。”

  看到山炮无意中摸着了李花英胸前硕

  大的馒头,然后又看到李花英丰满的屁股突然坐到了地上,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然后有些人开始对山炮的艳福议论了起来。

  “山炮,你个小王八蛋,帮着张寡妇欺负我,老娘跟你没完。”李花英整个人坐在地上,两只手捂着被摔得生疼的丰满的屁股,气的浑身发抖,胸前刚才被山炮摸到的两个大馒头,也随着她身体的发抖而微微地颤动,她满脸怒气的瞪着山炮,然后大声骂道。

  “李嫂,我不是故意的,我拉你起来吧。”山炮一边说,一边朝坐在地上的李花英伸出了一只手,但李花英却一下将山炮的手打开,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样子。

  “李花英,你个臭不要脸的给我起来,咱们的帐还没有算完呢。”张寡妇这个时候也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来到山炮身边,看着坐在地上的李花英,大声的骂道。

  “张寡妇,今天要是没有山炮这个小王八蛋,老娘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货。”李花英坐在地上,眼睛依旧恶狠狠的瞪着张寡妇嘴里没有丝毫的放松。

  “我让你嘴硬,你个臭不要脸的。”张寡妇见李花英坐在地上依旧不依不饶的样子,突然又被激怒了,伸出丰满的大腿,就要踢坐在地上的李花英。

  “张嫂,算了吧。不要跟她一般见识了。”山炮一看两个人的战斗似乎又要被点燃,急忙拉住张寡妇的胳膊,将她拽了回来。

  “让开,都给我让开,大白天的围在一起,成何体统。”正当围在山炮等三个人周围的村民关注里面的事态发展的时候,从人群的后面,突然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村长,是村长来了,赶快闪开,快点。”听到中年男人的声音,人们纷纷转过头观望,一见来的人是土堆儿村的村长方远,于是人们纷纷的朝两边闪开一条道路,让方远走了进去。

  “村长,你可来了,你得给我做主啊,张寡妇跟山炮合伙欺负我。”坐在地上的李花英,一见村长方远走进了人群,知道自己的救星来了,便假装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朝方远哭诉道。因为李花英知道村长方远贪财吝啬,喜欢占便宜,所以为了更好的在土堆儿村收购药材,没少给他请客送礼,而方远收了李花英和于爱财的礼物和钱财后,在村里办事的时候,自然会向着他们两口子说话。

  “张寡妇,你怎么回事大白天的欺负人,你想干嘛”看到李花英坐在地上,并且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自己哭诉,方远不由分说的便对张寡妇怒斥道,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方远却没有提到山炮。

  “村长,你太武断了,事情的经过都没有调查,凭什么上来就责问我。”张寡妇脾气本来就很暴躁,加上正在气头上,见村长方远来了之后不由分说便对自己一顿数落,立刻火冒三丈,冲着方远喊道。

  “你,张寡妇你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自己混乱也就算了,还把山炮带的满村风言风语,今天又跑到这里来打架,我看土堆儿村是容不下你了。”方远作为土堆儿村的村长,在村里一直以来都是说一不二,从来没有人敢跟他顶嘴,今天竟然当着村里众多的村民,被张寡妇奚落,自然感到面子上挂不住,于是冲着张寡妇大声的说道。

  “方远,别以为你是村长就可以颐指气使,胡乱的指责别人,我怎么样不用你管,土堆儿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