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搞吧,山炮 (今天一更,下周补更)(1/2)

加入书签

  夕阳如血,惨照西边靠近地平线的半边天,将整个乡岩镇渲染的一片惨红,漫无目的的行走在乡岩镇镇边一条不知名的偏僻小路上,孟大蛮的心在滴血,他的心如同被刀割破了般,鲜红的血液从他的心里一滴一滴的滴落,极大的刺痛着他的身体,让他走起路来都歪歪扭扭,随时都可能倒在不知名的小路的某一处。

  心爱女友的背叛,顶头上司的欺瞒,突然而至的双重打击几乎击垮了他原本顽强的意志,使他的头脑变得空空荡荡,他的整个世界也一瞬间变得空无一物。他没有了目标,没有了动力,没有了理想,没有了方向,他几乎一瞬间失去了所有,他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继续往前走。

  偏僻的小路,孟大蛮孑然一身,血红的夕阳将他伟岸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更凸显了他的落寞与孤寂。

  泪

  两行清泪,在眼眶里打转,迷糊了前方的视线,不知道以后的路在何方攴。

  不

  一只巨大的手背轻轻一抹,模糊的视线再次变得清晰,那个生他养他的小山村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小山村里,还有一个跟他一小长起来的兄弟。

  没错弭。

  兄弟。

  最好的兄弟。

  还有最好的兄弟。

  一瞬间,孟大蛮的眸子一亮,脑子里出现了一个跟他一般大小的小伙子的形象。

  女友背叛就背叛了,大不了再找一个更好的;顶头上司欺骗就欺骗了,大不了不再跟着他混;事业没有了就没有了,反正他早就不想干了,至少我还有兄弟,有兄弟可以一起奋斗,一起拼搏,一起闯荡。

  想到这些,孟大蛮的内心不再迷茫,双眼也不再看不清脚下路的方向,朝着土堆儿村,孟大蛮的眸子突然比夜晚天空的星辰还要闪亮。

  分割线

  “媚儿,明天你就回县里,把我手下的兄弟都叫过来,老子一定不能放过孟大蛮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生,哎----哟。”镇医院住院部骨科病房内,打了钢板弄了石膏夹板,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的真不善,满脸的憎恨与痛苦,他猛然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冲着坐在他旁边半边脸红肿高起,脸上带着泪痕的看护着他的胡媚大声的喊道,由于情绪极为激动,他被孟大蛮一脚踩断的打着石膏护板的胳膊猛地朝上一抬,一阵钻心的疼痛顿时从断臂处传遍全身,疼的立刻大叫了起来,同时胯下被山炮猛踩过的软绵绵的小东西和两颗肉丸也剧烈疼痛起来。

  “善哥,算了吧,看在以前他跟了你这么久的份上,看在他以前对我也很不错的份上,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听完真不善的话,胡媚脸上的表情一阵复杂,犹豫了一下之后,开口对真不善说道。虽然她挨了孟大蛮极为用力的一巴掌,并且被打昏迷了过去,但她的心里并不怎么痛恨孟大蛮,因为孟大蛮平时对她十分的娇宠,她知道他对她是真心实意,而自己却没有经受住真不善的诱惑,背着孟大蛮跟真不善发生了令人不齿的龌龊的事情,她认为是她对不起孟大蛮,所以当听到真不善要叫人来对付孟大蛮时,胡媚犹豫了。

  “屁话,尼玛老子被他弄成这样儿,怎么能说算就算了呢再说,他都这么对你了,你还这么维护他,图啥啊媚儿,善哥跟你说,以后你就跟着善哥,善哥包你吃香的喝辣的。听话,明天一早你就动身。”听完胡媚的话,真不善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阴沉,他用那只好手摸了摸胡媚那半边高高肿起的脸蛋儿,然后说道。

  胡媚没有说话,只是两眼迷茫的看了看满脸伤痕的真不善,木然的点了点头,然后低下头,两只眼盯着病房的地板,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孟大蛮,尼玛算你狠,老子平日里对你这么好,不就玩了玩你的女朋友吗,竟然跟老子翻脸不认人,还尼玛把老子胳膊弄断了,尼玛你等着,这件事绝对没完。老子不弄断你的胳膊腿儿的,老子就不姓真。哼”真不善看了看低头不语的胡媚,又看了一眼自己被石膏夹板固定着的被孟大蛮一脚踩断的胳膊,心里恶毒的说道。

  分割线

  “咦这是什么山炮的口袋里怎么会有个大药丸呢”山炮药材收购站的里屋,张寡妇拿着山炮已经换下了几天的衣服想去帮他洗洗,在整理他衣服的时候,猛地发现他的口袋里有一个精致的小药盒,打开小药盒,里面放着一颗带着特殊香味的大药丸,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所以张寡妇满脸惊奇的自言自语道。

  “噢,对了,一定是上次去翠兰表姐家,王三嘎送给他的大补药,山炮忘了吃或者不想吃,人家王三嘎送的,肯定都是上等的东西,就这么放着都可惜了

  一会儿我让山炮把它吃了吧。”想到这里,张寡妇拿着大药丸走出里屋,来到外屋倒了杯水后,拿着大药丸来到山炮身边。

  “山炮,来,把这个大药丸吃了,对你有好处的。”张寡妇一边将手里的水杯和大药丸递给山炮,一边满脸笑容的说道。

  “啥玩意儿啊,张嫂。”看着张寡妇手里拿着的大药丸,山炮一脸疑惑的问道。

  “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吃了就是了,嫂子还能害你啊。”见山炮对自己手里的大药丸有些抗拒,张寡妇继续说道。

  “可是,张嫂我也没啥病,好不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