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清晨的激情清(1/2)

加入书签

  经过这件事后,山炮又安静的在家休整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天刚朦朦亮,山炮便急匆匆的的起床,然后简单的洗了把脸,便朝张寡妇家走去。今天又是陪张寡妇去镇上卖草药的日子,所以一大早山炮就收拾利索,然后迈着大步朝张寡妇家走去。

  由于时间太早,整个土堆儿村仍处在清晨的安宁中,除了早起的鸟儿在叽叽喳喳的鸣叫外,基本上看不到人影。

  很快便来到了张寡妇家,令山炮奇怪的是,张寡妇家的大门是开着的,自行车也在院子里,张寡妇却不见人影。正好山炮来的时候忘记了上厕所,于是他便朝着张寡妇家院子里的厕所走去。

  “谁,给老娘滚。”山炮刚走一进厕所的门,就看到张寡妇撅着雪白的屁股,蹲在厕所中上厕所。张寡妇突然感到有人站在厕所门口看自己的屁股,于是急忙扭身,嘴里大喊了一句。

  “张嫂,是我,山炮。”山炮眼睛盯着张寡妇雪白的屁股看了几眼后,赶紧退出了厕所,站在旁边回答道峥。

  “你这么早跑我这里来干嘛”张寡妇一听是山炮,语气变得柔和些,急忙收拾了下,赶紧起身系好裤子,走出了厕所。

  “张嫂,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山炮见张寡妇从厕所中走了出来,一边盯着她丰满的几乎将裤子撑破的屁股,一边不住的道歉。

  “算了,反正你也不是没看见过。”张寡妇看着山炮盯着自己的屁股看,除了脸色微红,也没有多说什么客。

  “白天没看见过。”听完张寡妇无比暧昧的话,山炮感到胯下一阵动,脑子一抽,然后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

  张寡妇听完山炮的话,脸上突然变得很红,心里不禁春意激荡,再看山炮的眼神,似乎都充盈着浓浓的春意。

  “山炮,今天不行了,还得去镇上,改天吧。”片刻之后,张寡妇对山炮说道。

  “张嫂,抓紧时间,还来得及。”山炮盯着张寡妇一对儿丰满的大馒头和圆润的屁股,嘴里一阵发干,心跳也开始加速。

  张寡妇看了看刚刚蒙蒙亮的天色,又看了看眼中几乎冒火的山炮,没有说话,只是径直走到大门前,将大门重新锁好,然后一转身,走回了屋子。

  山炮快速的跟了进去,没等张寡妇开口说话,便紧紧的从后面保住了她,两只手紧紧的握住张寡妇丰满的富有弹性的大馒头,而傲然挺立的胯下,则紧紧的顶着张寡妇圆润的屁股。

  “山炮,快点,天快亮了。”被山炮的拥抱撩拨起的张寡妇,同样紧紧的的回抱着山炮,然后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

  山炮点了点头,嘴巴立刻紧紧的贴住了张寡妇火热的嘴唇,然后两个人拼命地相互吮shun吸,吮sun吸的大脑都几乎缺氧。

  山炮轻车熟路的将张寡妇的上衣脱掉,然后两只手捂住张寡妇丰满的雪白大馒头,不住的抚摸揉捏白色大馒头上镶嵌的黑色葡萄。张寡妇的身体则随着山炮的抚摸而不停的扭动。

  “张嫂,我想吃。”山炮将嘴巴放在张寡妇耳边,用极其轻柔的声音腻腻的说道。

  “嗯,吃吧,嫂子让你吃个够。”张寡妇早已被山炮撩拨的横流,微闭着双眼,轻轻地回答道。

  山炮将张寡妇平躺着抱到床上,她的两个丰满的白色大馒头便呈现在山炮的眼前,山炮二话没说,俯下身便将其中一个含在嘴里,开始用舌头不停的撩拨,用嘴贪婪的吮shun吸,两只手则继续揉捏另一个大馒头。而张寡妇则随着山炮的吮shun吸和揉捏,嘴里不断的发出嗯嗯啊啊的极度愉悦的呻吟声,这更加刺激了山炮的动作。

  在反复多次吃完张寡妇胸前的雪白大馒头后,山炮很快便将张寡妇的裤子脱了下去,只留下一个红色的小内裤,守卫着她最后的神秘地带。

  山炮早已经将自己的衣物尽数褪去,他挺着坚硬如铁的巨大胯下,趴在张寡妇丰满的雪白的身体上,隔着红色小内裤,不停的摩擦她的神秘地带。随着山炮的摩擦,张寡妇雪白的身体不停的扭动,嘴里嗯嗯啊啊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听的山炮更加的血脉喷张。

  没过多久,张寡妇突然一伸手,主动地将自己的红色小内裤退了下去,然后两只胳膊紧紧地抱着山炮,嘴里轻轻地说:“山炮,要了嫂子吧。”

  听完张寡妇的话,山炮并没有马上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