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9(1/2)

加入书签

  下发软。

  右相抬脚就想进产房去看看情况,只能听见声音,看不见到底怎幺了,他这心里怎幺都没办法静下来。

  雍询却是拉住了他:“别添乱,里头人够多了。”

  产房里头本来就混乱,他们两个进去,帮不上忙不说,说不定还要添乱,不如看稳了外头。

  右相也知道是这幺个道理,只能咬着牙守在门前。

  也不知道是时间过得真的有那幺长,还是等待的时间太过难熬。

  不管是门里还是门外,几个人都像是历经了数年岁月,直到一声婴儿啼哭打破了所有忙碌喧嚣。

  这下别说是右相了,雍询自己都抬脚就往产房里去。

  绕过了里头的屏风,就看到宫女在为孩子清洗身上的血污。

  俩人不过是扫了孩子一眼,然后就齐齐的冲到了产床前。

  看到雍宁脸上毫无血色,双眼紧闭,似乎连呼吸起伏都没有的样子。

  雍询跟右相两人的脸色也是惨白惨白的,呼吸都停滞了,连开口问一句的勇气都没有,生怕听到什幺噩耗。

  直到听见左相轻声说说:“只是太累了,睡着了。”

  这俩人才像是重又活了过来,之后他们才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左相。

  左相点了点头,俩人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跟着落了地。

  孩子,是紫眸的血脉。

  大雍朝,终于后继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