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1/2)

加入书签

  事情都写在了脸上的样子,觉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他倾身,捧着皇帝的脸,在他唇上,落下一个轻浅的吻,一触即分。

  “不是陛下,又会是谁?”

  左相的声音近似叹息,俩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稀薄。

  雍宁在呼吸困难的同时,又觉得自己像是一尾入了海的鱼,畅快的不能自已。

  这天底下不知多少人笑他好运。

  觉得他是走了大运,才会死绝了能继位的兄长,一个双儿也成了皇帝。

  可他登基的时候,没有半分欣喜,只觉得仓皇害怕,孤苦无依。

  母后早亡,父皇与几位皇兄战死沙场。

  仅剩的兄长因为要护送父皇与几位皇兄的尸骨回旧都,也不能陪在他身旁。

  在这样的时候,是左相陪在他的身旁,陪他熬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日子。

  雍宁喜到极处,眼泪又滚了下来。

  左相叹息:“怎么还哭?”

  雍宁小声说:“真好……”

  真好,他喜欢的人也喜欢他。

  真好,原来那些相伴的日日夜夜,他并不是不情愿。

  真好,真好……

  眼瞧着皇帝哭的停不下来,左相只好牺牲色相,凑过去,又吻住了皇帝的嘴唇。

  比之刚才一触即分的吻,这次亲的半点不含糊。

  唇舌交缠,直吻的雍宁喘不上气来,才放开了他。

  雍宁脸颊红扑扑的,嘴唇也红肿着,看起来可口的简直让人想一口吞到肚子里去。

  结果这小孩脸红了半天,憋出来一句:“我……我刚才舔了左相……”

  左相忽然有些脑壳疼,怎么这么煞风景……

  他有些恨恨的又亲了小皇帝一口,一字一顿道:“臣自己的东西,臣不嫌弃。”

  皇帝的脸更红,伸手想要推他。

  一旁的右相眼瞧着这俩是一副要两情相悦容不下别人的样子,立马坐不住了。

  “陛下!臣也是心悦陛下的!”

  皇帝被右相拔高的嗓门吓了一跳,意识到右相说了什么之后,脸上明摆着就是不相信。

  右相暗地里磨着牙,只恨左凭阑这混账太过狡猾。

  他深吸一口气,说:“臣当日说只喜欢女子,不过一时气话。”

  右相一双桃花眼直直的看着皇帝,眼神是从未有过的认真,嘴角浮起一抹苦笑。

  “臣自幼被与左相比较。”

  “幼时他比我听话懂事,大了他比我克己知礼。”

  “同科高中,他为状元,我为探花。同朝为相,他为左,我为右。”

  右相说到这里,不由顿了顿:“就连侍君,也是他在前,我在后。”

  右相说:“臣当日与其说是只喜欢女子,不如说是输多了,满心不忿。”

  “我应崇宁,真就这般不如左凭阑?”

  第八章

  皇帝被右相问的怔住。

  左相在他心里,自然是千好万好。

  可面对这样看着他的右相,雍宁是真的说不出他不如左相的话的,这未免有些太过伤人。

  小皇帝看看右相,又看看左相,犯了难。

  右相知道皇帝一向心软的很,立刻打蛇随棍上:“是陛下先招惹的臣,现在是要对臣始乱终弃么?”

  雍宁之前满心以为他跟左相两情相悦,就是最好的结局。

  谁知到还有这么一出,一时间有些傻眼,下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