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1/2)

加入书签

  楔子

  “我怀孕了!”

  “你说什么?”

  终于!他终于肯将视线移到她身上了。

  她心寒地想着:从来,他的视线里就没有她。

  他的视线里可以有朋友、可以有美女、可以有一堆乱七八糟的社会新闻,可却从来不曾有她。

  原来,她也有可以引起他注意的本事。

  郑湘柔悲哀的想着,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这样专注于她吧!

  “你不是有吃避孕药吗?”他冷淡的话语飘来。

  她只能黯然收起心绪,认真回答他:“避孕药不是绝对有用的,你该知道避孕药也有没有效的时候。”

  “住口!你是在告诉我,是我的错?”

  依旧冷冷的眸子,除了视线集中在她身上之外,她感受不到任何温暖。

  “不,我的意思是,既然已经怀孕了,那我们就……”

  “结婚吗?”他哼了一声,表情似在说:我就知道。

  郑湘柔缓缓点头。

  这个时候,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了,不是吗?

  虽然她不喜欢这样,用孩子来作为结婚的手段。可是,她喜欢他、爱他,只要能留在他的身边,她什么方式都会试着去做的。

  包括扮演舞娘等他注意到她。

  “不可能。”他断然拒绝。“我已经可以理解你的想法了,柔柔。”他抬起她的下巴,露出恶狠的阴骛目光,“想借着孩子来绑住我?你的如意算盘未免打得好了。这次是你刻意制造的意外,是吧?”郑湘柔睁大了眼,她的确是这样打算的,可是,事实证明,那个晚上她失望了,是他在她昏迷的那几个晚上……

  但他不知道,他竟以为是她的诡计。

  不管怎么样,她已经怀孕,可以留在他的身边了。

  “我、我……”

  “哼,柔柔,我喜欢你是因为你够聪明,不多话、不耍心机,没想到你居然敢在我面前耍花样,既然如此,就别怪我狠心。”他大手一甩,郑湘柔的脸蛋顺势甩向左边。虽然没看见他脸上的表情,但她耳朵听得很清楚,他冷冷的声音再度传来:“马上去拿掉孩子,我还可以原谅你,否则……”

  “否则怎样?”她万念俱灰地追问。

  事实上,在她听到他无情的要她拿掉孩子后,她的心已经碎了。

  “否则就别怪我不念旧情,要不要我提醒你郑之远欠了我多少钱?”

  “你不能这么做!”郑湘柔回过头看他一眼,好个绝情的男子。

  “在商言商,更何况,是你背誓。”楚峻伟好心地提醒她。

  郑湘柔一时无言以对,只得黯然背过身子。

  半晌,她终于回过身,眼里有着一抹坚决,那是他从未见过的。

  “我会去拿掉孩子。”

  “那我们还能有一段时间可以相处。”他宽宏大量的说。

  这次的事件并不会改变他对她三个月的承诺,只要她不再妄想他的爱,他可以忘了这次的不愉快。

  只是,他没有机会证明他的宽容。

  那晚,她在他外出办事之际,离开了楚家大宅。

  从此,再无音讯。

  第一章

  午后下了一场雷阵雨,铺着柏油的道路似被雨水洒上一层黑墨。小心翼翼的人们脚步轻点,生怕那雨水溅湿了裤管;在偌大的台北市街头,处处可见这样的情景。

  趴在窗台前的小湘柔一会儿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一会儿看向遥远的天空,小小的脑袋里只想着一会儿等雨停了,她要去公园和小豆子一起玩跷跷板。

  她今年只有五岁,却已经留有一头乌黑的长发,黑白分明的大眼闪着天真无邪。不顽皮的时候,她是个长辈们心目中的乖宝宝,但只要玩性一起,就像小男孩般活泼乱跳,静不下来。

  现在,她因为小雨而被妈妈关在房子里头,已经将玩具玩腻的她无事可做,只好趴在窗边等着老天爷公公好心放晴,让她可以出去玩。

  “老天爷公公,不要哭了喔!让柔柔可以出去找小豆子……”她两手合起,对着天空喃喃自语。妈妈说老天爷公公会疼乖小孩,那她现在在这里乖乖地、不调皮,老天爷公公应该会听到她的祷告吧?

  “柔柔,你趴在阳台那里做什么?很危险,快下来!”郑之远已经换好衣服正要出去。

  专心祷告的郑湘柔回过头看他,一头乌丝也跟着轻甩!像是黑瀑般,飘逸且轻柔。

  “哥哥,你要去哪里?”

  “出去走走。”郑之远将球鞋套在自己的脚板子上,头也不抬地说。

  “妈妈说下雨天不能出去。”她学起大人的口吻,且将手擦在腰际。

  “没关系的啦!我很快就回来,保证比妈妈快回来!不会让她知道。你要是告状……”他指着妹妹的小鼻子,威胁着她。

  “哎呀!”接着,他惨叫一声,妹妹居然咬他,真是凶婆娘一个!

  “我也要去。”既然妈妈不会知道,那她也要出去。

  “不行。”郑之远想也没想的拒绝她。开玩笑,让她跟着去,他还有什么好玩的?

  “那我要告诉妈妈。”她也学会了大人威胁的口吻。

  “你……不行,要说你去说,我就是不带你出去。”

  “为什么?”郑湘柔见威胁他不成,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恐怕只要她再一次眨眼,泪珠就会滚滚而落了。

  “小孩子管那么多。我不跟你鬼扯,我要走了。”说着他就要走。

  “呜……”

  她眼睛轻眨,珍珠般大的泪珠滚落,沿着她白皙、丰润的小脸颊而下,哭声凄凄楚楚,活像被人遗弃的孤儿。

  郑之远在她发出第一声呜咽声时停住脚步,手抚着头转过身来哄骗她,“哥哥回来买糖果给你吃,你去看电视好不好?”

  “呜……我不要,我要跟你去。”

  正当郑之远拿她没办法时,门铃响了。

  他丢下郑湘柔去开门,“峻伟,是你啊!”

  “我在楼下等你好半天了,怎么你还在这里?”楚峻伟是他的同班同学,两人约好去飙车。

  “呐,还不是我小妹吵着要跟,跟p虫!”

  “这是你小妹啊!好漂亮,像小公主似的。”楚峻伟蹲下来,捏捏郑湘柔的脸,软软、肥肥的,他觉得很好玩。

  “什么小公主!根本就是缠人精,我看我们是去不了了。”郑之远指着妹妹,暗指她就是罪魁祸首。

  “那好吧,我们去别的地方。”楚峻伟一把抱起郑湘柔,“告诉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柔柔。”黑亮的大眼盯着这个抱她的男生,“我叫柔柔,今年五岁,可是妈妈说实岁只有四岁半!喜欢吃麦当劳叔叔做的汉堡,还有温蒂妈妈的薯条,喜欢的人是小甜甜还有安东尼……”

  郑之远受不了的翻白眼,“笨蛋,谁叫你自我介绍啊!”

  楚峻伟则是哈哈大笑,这个小女娃真好玩。

  没有妹妹的他,不知道妹妹可以是这么有趣的东西,以后他可要常来才行。

  当然,他会记得她喜欢的东西。那个小甜甜和安东尼究竟是什么,他一定要弄清楚。

  ***hotel******

  那日未能如愿去飙车的郑之远在忍不住冲动的情况下,又跑到因飙车而闻名全台的大度路,骑着他的重型机车,在宽而直的马路上展现他傲人的飙车术以及过人的胆量。

  本来,他在众飙车好手中是、我不说,有谁知道气是我们放的。”

  “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很简单啊!你要名、我要钱而已,而且你输了那么多场,大家都押到他那边去了,只有我押你。到时你赢了,钱不都是我的。”男子笑笑,哪儿有钱哪里去,就是他的生存之道。

  原来是这样,郑之远点头,认真思量着他的话。

  也许,他只会在场中绕圈圈!只要能绊住他一下子的时间,他就赢定了。他干嘛要往坏处想,车子翻覆的机会也是一半一半,这样想着想着,郑之远觉得事情变得容易多了。

  愧疚的心情就这样被好胜心给压了下去!如果他夺回车王的宝座……他现在仿佛置身在欢呼和掌声的幸福光圈下,围绕在他身边的就是不断的尖叫声和叫好声。

  那样的感觉,好久都不曾有过了啊!

  体内的魔鬼战胜了天使,他决定今晚偷偷来车场下手。

  “怎么样?”见郑之远的表情由挣扎到放松!男子知道自己已经成功说服了他。

  “好,我做。”

  “这就对了嘛!”男子拍拍他的肩,一副难兄难弟的模样。

  郑之远满十七岁以来,第一次做了这样一个足以影响他后半生的决定。

  ***hotel******

  天色灰蒙蒙一片,看来这清闲的午后又要下起雨来了。

  好在,他已经到了目的地,不然就要淋到雨了。

  按了七楼的电铃,他对着对讲机说:“郑妈妈,是我,峻伟。”

  (好,我开门了。)

  接着,叮的一声,红漆的大铁门被打开,他进入并关起,走上楼梯。

  “峻伟,你来啦!之远不在。”郑裴淑怡见到他来,招呼道。

  “没关系,我等他。对了,小公主在吗?”

  最近,他常常来郑家,所以对郑家的环境并不陌生。

  “柔柔啊!她在房间里玩呢,我要做j蛋糕,你自己进去找她。”

  “好。”

  他将提袋放在身后,一步一步地接近郑湘柔的房间。

  “小公主,你在做什么?”

  郑湘柔正在拼乐高,一见到他,脸上便扬起一个好大的笑容,甜入楚峻伟的心窝。

  “伟哥哥,我在给芭比盖房子。”

  “小公主好棒哦!”他坐在毯子上,和她坐在一起,“你猜伟哥哥给你带来什么东西?”

  她深吸了口气,聪明地回答:“我知道,是麦当劳叔叔的汉堡。”

  “小公主好聪明喔,咱,这是给你的。”他细心地将包在汉堡外头的纸打开,递给她。

  “谢谢伟哥哥。”她满足地咬了一口。

  楚峻伟则是笑看着她多样的表情,仿佛看到她满足,他也一样很满足。

  咬了两口汉堡,她问:“伟哥哥,哥哥呢?”

  “我也不知道。”他耸肩,“等你吃完!我们一起去找他。”

  “好。”郑湘柔咀嚼的动作快了起来。

  “别急别急,慢慢吃,不然小心噎到了。”他拍拍她的肩,好像她是他的女儿,他则是照顾她的父亲。

  年纪轻轻的他并不知道感情是怎么回事,只知道爱护她的心理是自然而生,没有丝毫刻意。

  “嗯。”她点点头,乖巧得令他心疼。

  半晌,她终于咀嚼完最后一口,小手拉着他的衣袖,“好了,我们去找哥哥。”

  “好。”楚峻伟也站了起来,看着身边的小小人儿,不懂为什么之远会嫌她烦人。

  ***hotel******

  大雨果然在他们出门后倾盆而下,来势汹汹。

  楚峻伟猜得没错,郑之远果然出现在大度路旁的车阵中。

  “哥哥!”

  “之远!”

  一大一小撑着一把雨伞,在人群中找到他。

  “峻伟,你来的正好,之远找你半天了,今天要和你一决高下哩!”有一个人跑过来说。

  楚峻伟看了看天空,这种天气飙车?没搞错吧!

  他带着郑湘柔跑到郑之远的旁边,“之远,这种天气别飘车了,你妈妈要你回去。”

  “哥哥。”郑湘柔央着哥哥抱。

  郑之远却不理她,反向楚峻伟提出邀请,“峻伟,来赛车吧!”

  “不,这种天气我是不玩的。而且,柔柔还在这里。”他们的车都放在这附近,要比赛随时有车,但他现在不想玩,不单是天候不佳,另一方面他私心地不想让柔柔看到这种场面。

  “少拿柔柔来做借口了,上回下雨你不也下场和我比吗?”想当然尔,那次也是他输。

  无论如何,他今天要再和他比一场。

  “这……”他犹豫着,依郑之远的性子,不跟他比,想来他是不会罢休的。

  “这种天气才好玩,这样就怕了,楚峻伟是卒仔。”

  “对啦!比一场而已,让兄弟们见识见识王对王。”

  “比、比、比……”

  场中叫嚣声不断,楚峻伟责难的看着郑之远,无言地怪他惹起这样的场面。

  “好吧,我跟你比一场。但是,你要答应我,比完就回家。”

  终于,在沉思了几分钟后,他说出了郑之远想要的答案。

  郑之远点头,表示答应。

  楚峻伟转身并蹲下,“柔柔,你去那边坐着,等一会儿哥哥和伟哥哥就带你回家。”

  “好。”郑湘柔点头,“伟哥哥,可是雨下好大,柔柔会湿湿……”

  楚峻伟只好随便叫一个人将柔柔抱走,并将雨伞拿给那个人,“带她去躲雨,不要让她到场中央来。”

  交代后,他便去牵车子,并很快地换上一身劲装,皮制的衣裤将他挺拔的身躯紧紧包裹住,十七岁的他有着说不出的帅气。

  “好了,开始吧!”他朝郑之远那个方向点头,示意开始。

  砰的一声,充当枪响的冲天炮在天空炸开,刺耳的引擎加上强烈磨擦地面的轮胎开始滚动,如火箭般喷出的两台机车此刻正奔向未知的另一端。

  ***hotel******

  “车王、车王!”

  “峻伟加油!”

  “之远加油!”

  四周都弥漫着放肆的气氛,车道边站满了叫嚣的年轻男女,他们不在乎两势愈来愈大、不在乎他们处在危险的边缘,震耳欲聋的引擎声和喧闹声将他们的情绪带到了最高点,每个人的眼中似乎都染上狂猛、血腥。此刻,体内好玩的因子在兴奋之中被挑起,一切就是这么的理所当然。

  “快啊!郑之远,你是笨蛋吗?这只是个小小的转弯,你居然就落在他背后一大截。”

  郑之远的耳边像有个魔鬼在嘲笑他的没用,年轻气盛的他经不起别人的奚落,猛催油门,骑得更快了。

  果然,在他拼命加油门的举动之后,他已经接近了楚峻伟的车边。嘿,我还是很快的。才在心中这么想着,他的身边突然传来惊叫声,原来是……

  “糟!爆胎了。”只听得楚峻伟的低吟,他的车子在急速的滑动之后停了下来,车子疯狂地在原地打转,而后起火——

  车上的骑士早被甩了出去,飞到双线道的另一边,当场倒地不起。

  “啊!”

  在场的女孩们发出尖叫,唤回了郑之远的理智,他才恍然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事。

  他真的做了!

  在他还没来得及为自己所做的错事愧疚之时,一连串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