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1/2)

加入书签

  “好吧!要我买你的单,舞可要跳得好。”

  “嗯,那你会带我回饭店吗?”

  在场的人莫不瞠大了眼,这女人就算是舞女,也未免太直接了。

  “拜托,我有话对你说。”她不觉得这有什么,只想达成目的。

  “先跳再说。”他没答应但也没反对。

  郑湘柔朝他点了个头,便往舞池走去。

  ***hotel******

  “等等,那边是大众舞池。”在他身边的女子叫住她。

  “我知道。”

  “我想楚总裁要看的是钢管舞,不是小孩子跳的土风舞。”

  那个女人不怀好意地看着她,以嘲讽的语气说道。

  “钢、钢什么?”她显然听不懂。

  “是钢管舞。”那女人纠正她,然后几个女人挤在一起笑她。

  “不会跳是吧?这样也能应征进来!”

  郑湘柔这时才看清楚,坐在楚峻伟身边的女人都穿着紧身洋装,性感的黑色布料少得可怜,下半身几乎只包住臀部的三分之一而已。

  上半身更别说了,男人站在她们身边,低头就可以看到她们的r沟,引发无限遐想。

  “不会跳就闪边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这时,有一个女人力求表现的站了起来,往她们说的钢管舞池走去,不用音乐就扭了起来。

  她边扭边绕着钢管,钢管好像是她的依恃物,她将两只脚分开,时而半蹲下来、时而扭动丰润的臀部,那遮不住的股沟在这个时候性感且撩人的呈现在众人的面前,舞者却一点也不在意、也不遮遮掩掩,尽情地舞着。

  郑湘柔看得脸红心跳,她的确不会跳那种……那种钢管舞。

  就在她看得发痴的同时,背后的锐利目光正若有所思地锁在她身上。

  “好啊,露露的身材真棒!”

  “跳得真好。”

  欢呼声和叫好声传来,郑湘柔才发现她已经跳完回到包厢。

  经过她的身旁,那名黑衣女郎嗤笑,“不会跳吧?还是滚回家去吃奶吧,小鬼头。”

  “不,我会跳。”

  她话才说完,几个正在调笑的人马上将视线调到她身上,“你行吗?衣服穿得这么多,跳起来能看吗?”

  郑湘柔点头,反正,刚才她也看过那个女人表演一遍了,而且,她很有舞蹈天分的。

  “伟哥哥,为了争取与你独处的时间,我答应你的要求。”语毕,她走向舞台。

  急欲证明的她,并没有注意到他脸上一闪而逝的表情。

  她穿着宝蓝色洋装,在舞台上开始摆动!想到多少舞步就用多少。她记得刚刚的女子有扭臀部,在她举起右脚之后……接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因为她学过。巴蕾舞,脚一举高,自然而然的就举向耳朵!呈站状的劈腿倒教长裙撩了起来,露出里头的三角蕾丝内k,看得有人支持不住地流下了鼻血。

  众人倒抽了口气,好个白色蕾丝内k,把她的黑色三角地带隐隐约约的呈现出来。

  坐在首位的楚峻伟不自觉将拳头握紧。

  接着她扭起臀部,顺着钢管不停地转圈、摆动,速度快得想要媲美刚才的黑衣女郎。

  在场的人发出喝采声,头纷纷低下,就是要看她长裙下的春光。

  舞着的郑湘柔并不知道他人的反应,她的脑海里只有节拍,还有黑衣女郎跳的舞步。

  突地,包厢内的楚峻伟大喝一声:“停止!不准再跳了。”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唷,楚总裁怎么生气了?犯不着为了一个小鬼……”

  方才的黑衣女子贴近他,刺鼻的香气扑来,他毫不迟疑地推开她,并用眼神示意身边的保镖到舞池去,暂停这疯狂的一切。

  “伟哥哥,怎么了?我还没有跳完。”她汗流浃背地跑回来,面对着脸色铁青的他。

  “够了,你丢人现眼的还不够?小连,带她走。”

  “可是……”她还想再说什么,跳舞不是他要求的吗?现在怎么又莫名的生起气来。

  “闭嘴。”

  他火大的丢下烟蒂,直接拽住她的身子带她离开,丢下一群本来在寻欢作乐的客户。

  第三章

  “进去。”

  楚峻伟将她推进房里。

  没料到他会动手推她,郑湘柔狼狈地跌倒在地,好在饭店的地板铺着地毯。

  “伟哥哥。”

  “不要叫我,我不是你的伟哥哥。”他不理会她眼神里传递的无辜。

  “你是!我知道你是。”她爬向他的脚边,抓住他的右脚,撩起了他的长裤,“你的脚可以证明你就是伟哥哥。”

  她这个动作无疑地点燃了他的怒火,这是他最痛、最难忘的青春岁月留下的痕迹!而她居然敢在他面前提起。

  他一脚踢开她,“是又怎么样?你想证明什么?证明我已宽恕了你们?”

  郑家的经济状况并不好,当年事情发生的时候,并没有多余的钱可以医治他的脚。

  为了让法官开恩!他们将钱用在疏通关系、送红包上,早已没有多余的钱可以让他装义肢。

  事实上,以他们楚家的财产来说,并不需要用到那笔钱,但楚家争的是一口气、一个理字,还有他的一条腿。

  “对不起……”

  郑湘柔看着他的腿,他的声音一如他的义肢,一样地冷冰冰、一样地没有一丝生气。

  是啊!证明了他是她的伟哥哥又能怎么样?

  他的腿还是没有办法像从前一样。

  “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够了吗?一句对不起就想换我一条腿,你的话未免太值钱。”

  无意与她多说什么,他放下长裤,“你回去吧!再怎么说都不能回到以前,我只希望这辈子不曾认识过你们。”

  郑湘柔困难地撑起身子,她身上的洋装有些脏污,盘起来的头发歪了一边,看起来好狼狈。

  她在做什么呢?她不禁在心头问着,辛苦的跑到这里来,结果伟哥哥却是这样的回应,再想起之前在舞厅所发生的事,那时伟哥哥已经认出她了吧?可他却这样子的戏弄自己,把她当成花痴。她真是自取其辱啊!

  既然他都这么说,她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伟哥哥,真的对不起,为一切的一切,对不起!”她站起身,深深地鞠躬,告诉自己以后不会再来烦他了。

  今晚,就把它当作是做恶梦吧!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他捻熄烟头。

  他们会再见的,因为,魔鬼的复仇才要开始。

  ***hotel******

  恢复了正常的学生生活,外表看来,郑湘柔和一般的大学生并没有什么不同。

  实际上,自从去过一趟酒店后,她就变了,变得郁郁寡欢、变得少言少语。连他这个做哥哥的,都难让她开口了。

  若不是今天有要事问她,他是不会勉强她开口说话的。

  夕阳很快地沉入天空的另一边,如同以往的,郑湘桑在这个时候回到了家。

  她才褪去鞋袜,抬头便见到郑之远。“哥。”

  “柔柔,你先坐下,哥有话跟你说。”

  “什么事?”

  她的兴趣不大,看到哥哥兴致勃勃的模样,她的疑问多过好奇。

  “来,你坐着。”

  “今天早上我们的干事小周告诉我,有一个农地可以变更成商业区。如果我们先买下来,到时变更后一定有利可图。”

  “你哪里来的钱?”

  “我没有,你有啊!”

  “我?”她指着自己,她什么时候有钱了?

  自从几年前父母亲相继病逝之后,她一直和哥哥相依为命,她靠申请奖学金过日子,哥哥则在公会上班,身边的钱一直只是够用而已,哪里有多余的钱?

  何况,她知道一块农地买起来少说也要千万。

  “你可以去找峻伟帮忙。”

  “他?”她直觉地摇头,“他凭什么帮我们?”

  “傻瓜,他那么喜欢你,而且钱多得可以盖好几十座飞机场,这些钱他哪里会在乎!”

  “哥,过去的教训你忘了吗?你还想一步登天。人有多少钱都是天注定的,何必强求?”

  “柔柔!你说什么教呢!这不是强求,我只是争取而已。再说,等赚了钱再还给他就是了。”

  若不是小周跟他保证一定可以变更得过来!他也不会去想这个可能会违法的事。

  “我不跟你说了。”郑湘柔站起来,她不能再去麻烦伟哥哥,人家都已经摆明了不想见到她。

  “柔柔啊!拜托,哥难得求你一次,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让我出头天,你却不肯帮忙,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过好日子呢?”

  “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很好,你想想那些无家可归的人……”

  “好好好,你就别说教了,你帮哥一次!就这次,下不为例。要是你开日了,峻伟却不答应,那哥哥就死心,怎么样?”

  “你……唉!好吧。”她叹了回气,哥哥难得会如此执着于一件事,她就试试看吧。

  看来!她和伟哥哥至少还要再牵扯一次了。

  ***hotel******

  走进豪华的大楼,郑湘柔讶异于它的雄伟和气派,光是大厅的接待中心就有百来坪,圆弧的大理石造型加上昏黄的琉璃灯,仿佛让来宾们有责身于皇宫的感觉。

  她还没走到接待处,接待的两位小姐便站了起来,等候她来到她们的面前。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找你们总裁的。”

  两名接待人员上下打量着她,她身上的嫩黄色朴素洋装让她看起来就像小家碧玉一般。她也知道自己这身行头与高高在上的楚峻伟完全搭不上,但……这是她最好的一件衣服了。

  “请问你和总裁有约吗?”她们训练有素的问她。

  “啥?要预约……不,我没有。”

  “那很抱歉,怨我们无法为你服务。”

  两位接待人员又坐了下来,留郑湘柔一个人站在那里,气氛有些尴尬。

  “请问你们可以帮我通报一声吗?我和他以前是邻居。”没办法,为了见他一面,她只好撒谎。“很多人都说和总裁是邻居,可经求证都不是,这位小姐请不要让我们不好做。”

  “拜托你们,我真的有要事,不然这样,麻烦你们转告就行了,我叫郑湘柔,如果他不愿意见我,我马上就走。”

  两位接待小姐对看了一眼,其中一名拿起电话筒,直拨总裁秘书室。

  半晌,有回应了——她获准进入。

  “谢谢你们。”她报以一抹感激的微笑,随即在一名守卫带领之下,走入电梯里。

  二楼、三楼、四楼……随着电梯的上升,她的心亦不停狂跳着,紧张的情绪在电梯到达目的地发出叮的声音时达到最高点。

  没有比这个更快速的电梯了,她想。

  短短几秒钟,她来到了第二十五层楼。

  踏出了电梯口,四周都是透明的强化玻璃,虽然玻璃看起来很厚,但外头的白云依旧看得十分清晰,她再次讶于眼前的景象。

  他真的很有本事,整栋楼都被他买下了,而且还布实成这般气派的模样,让在这里工作的员工犹如实身在天堂之中。

  一定花了不少钱吧!她这样的想着,所以来此的目的,也不再让她感到那么羞惭了。

  “你来这里不会只是来张嘴给我看的吧?”他戏谵的话在她头可是天价,说到底,你们准备拿什么做抵押?”

  “抵押?”

  昨晚和哥哥沙盘推演了半天,什么问题都想过了,就是没想到借钱抵押这回事。

  看她心虚的眼神!他便清楚明白,她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难道说,凭着以前的“断腿情谊”,他就该把钱借给他们吗?

  简直是妄想!

  “没有抵押品,我是不会借钱的。再说,公司有公司的规定,我虽然是总裁,也要按照公司规定做事。”

  他像一只逮到老鼠的猫,将她至墙角,再慢慢地让惊惧来折磨她这只小老鼠。

  “我、我们没有抵押品,不过我们一定会还的,真的,伟哥……峻伟,请你相信我。”她无计可施,想起今天出门前哥哥期待的表情,她就明白今天的任务非成功不可。

  “没有抵押品?柔柔,看在过去的‘情谊’上我是很想帮你们,可是你们没有任何抵押,万一你们不还,我楚某人的信誉何在?”

  她默默不语。

  “我是有个主意,就是不知道你答不答应。”

  他是如此的宽宏大量啊!她心想。

  “什么主意?”她急忙问,只要可以拿到钱,她都会答应的。

  “这样吧,我刚来台湾,还找不到适合的慵人,不如你到我家来帮佣,帮我整理整理环境、照顾我的三餐,薪水一个月五万,你们欠我的就从这里扣。换句话说,你就是抵押品,如何?”

  “可是你不是说不想见到我?”

  他曾经说不想再提到从前,也说不想再看到他们郑家人,可现在他又改变主意要她天天出现在他面前,这不是矛盾吗?

  “你还要不要借钱?要的话就别 唆。”他不想去深究原因,也不想去理会为何心思会因她的每一个举动而改变。

  他已不是原来的自己了,早在认识她的时候。

  “要,我要。”她急切的回应,生怕再过一秒钟,他就会改变主意。

  “好,那我们约法三章,第一、不能揣测我的心思;第二、不能漠视我的命令;第三、不能过问我的事。剩下的就等我想到再说,怎么样,答应吗?”

  郑湘柔点头,对于一个雇主来说,他开的条件绝对合理。

  “还有,你必须搬到我家去住。”

  这句话令她抬头看他,她不解地问:“不是照顾三餐、打理环境而已吗?”

  “我要的是一个管家,你拿的可是一个全职管家的薪水。”他故意贬低她的身价,故意用金钱去衡量他们之间仅存的关系。

  除了债务关系之外,他与她并没有交集。

  “可我还在念书,不能全天候待在……”

  “你可以办休学,要就来,不要就拉倒。”

  主控权在他,一直都是的。

  郑湘柔不禁迟疑了,来求他,到底是对是错?

  ***hotel******

  他赢了,他一直站在胜利的那方。

  没有犹豫和考虑的空间,她以最快的速度办理了休学,依他的意思,全心全意的做个全职管家。

  他提出来的条件太丰厚,在这样景气低迷的社会里,他出的薪水是别人的两倍,尽管她拿不到钱,但她已经很感激他的宽宏大量了。

  现在,她只需说服哥哥让她搬出去住,一切就大事底定了。

  她心里明白,只要能拿到钱,哥哥是不会在乎她出去住、跟谁住的,她只是通知他一声而已。

  望着收拾好的行李,她坐在化妆桌前,发愣的看着自己。

  那有着一双迷蒙眼神的人,是她吗?

  那有着苍白双颊的人,是她吗?

  那自从见到他后,再也不曾红润过的双唇正无言地看着它的主人,她连动一下唇都懒。

  她知道今后面对的,有可能是他的绝情、有可能是他的冷讽、有可能是他的嗤笑,绝不可能会是他真心的笑容、真心的接纳。

  她必须承受的,是他可能带给她的折磨吧!

  她在镜中模模糊糊地看见了他脸上的轮廓、他颇长的身影、他那一双不健全的腿。

  思索至此,她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她该受的。

  是郑家欠他的,她必须还他。

  所以,她对他的责难,有了新的想法。

  他给她的所有种种,好的、不好的她都会承受下来。即便是一道道冰冷、锐利的目光,她也必须勇敢地迎向它,只要他的心里好过、只要他愿意发泄出来,她就心甘情愿领受,直到她再也没有能力偿还为止。

  对着镜中的人儿笑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