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章 抗旨(1/2)

加入书签

  王长顺果然把宝生喝多了,不过他自己也没少喝,也喝大了,和宝生猜拳的时间都喊哥俩好了。

  大中和二中也和爹称起了哥俩,而不是爷俩。看得女人这桌实在无语。只得上前去拉他们起来,不然还不知道喝到什么时候去呢,再喝下去怕是要闹笑话了。

  “他爹,中拉,不能再喝了。”周氏看自己男人不动,还要拉着宝生喝,只得亲自出马了。

  “没,没事,没,没喝大,宝生,宝生,叔可没多,清醒着呢,咱,咱们爷们可是汉子,喝,喝。”王长顺大着舌头又和宝生碰杯。

  “喝,俺喝,不喝是怂。”宝生的脸红的像布,脖子也粗了,又一酒盅下了肚。

  “大中,你快别喝了,再喝一会儿都回不去了,让你拦着爹点,你倒好,自己喝多了,你说说你这点出息。”玉花拉不起男人急眼了。

  “去,老娘们一边去,别,别管,俺,俺喝的高兴,是不宝生?咋再喝。”大中挥手赶着玉花。

  二中倒还好,不吭声,但也没起身。

  “都走,俺们喝,宝生啊,叔,叔和你说,叔,叔就是中意你,叔老中意你了,叔想让你当女婿啊,可俺真儿没这个命,哎,俺真这儿命咋这苦啊。”王长顺说到最后竟然落下了眼泪。

  “叔,对不住,俺对不住你。”宝生也哭了起来,他也难受啊。

  “快,快别让他们喝了,喝几杯就乱说了,赶紧的。”周氏让闺女媳妇赶紧拉人,她则对孙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怕她往心里去。

  “婶子,没事,俺都懂。”孙云示意自己不在意,然后主动上前搀扶起了宝生。

  “他爹,不能喝了,你都胡说了,你说说你弄这一出是干啥,这不是让孩儿跟着难受吗?”周氏把王长顺也扶了起来。

  “说啥,俺说啥了,俺啥也没说。”王长顺犟犟着。

  “中。中,你啥也没说,咱回去啊。”周氏知道此刻有理也讲不清,索性也不讲了,搀扶着他往外走。

  最后各人相互扶着都各回各家了。并没有在巧真这边休息,巧真并没有阻拦。她明白大家的意思。怕尴尬。

  送走了人,巧真本来想收拾的,结果让贾氏和巧红赶了出来,不让她干活,巧真又回了屋子,继续做起了针线。只有忙着,她才能让自己平静。

  又过了两日,秦老夫人在玉成风的陪伴下来了,带了不少的礼物。巧真笑着谢过,把人让进了屋内。

  “丫头,心里不好受吧?”没外人的时间秦老夫人轻声问着巧真。

  “是啊,不好受,可也没有办法,这事不是我能掌控的。”巧真叹了口气,当着老夫人她不必说假话。

  “皇权至上,丫头现在体会到了吧。”老夫人能明白巧真的感受。

  巧真苦笑,她感受到了,虽然离京城很远,离皇帝更是十丈八千远,可就在这里,她就深深体会到了皇权,心内深感无奈。

  “丫头,你眼光不错,看人没差。”老夫人突然说了句。

  巧真一愣,这是什么意思?老夫人在说谁。

  “丫头,你可知道陈轩宇陈公子他抗旨了!”

  “什么!”巧真一下子站了起来,老夫人的话让她震惊了,他抗旨了?是赐婚的旨意吗?

  “你想的没错,他确实是把皇上赐婚的旨意抗了,驳了皇上的面子,龙颜大怒,差点治罪。最后是国公爷求情,才罢免了陈公子的官职,解除了这门婚约,不然他可逃脱不了欺君之罪。”老夫人把信告诉了巧真。

  巧真一屁股又坐在了凳子上,眼眶湿了。他竟然为了自己抗旨,官职都不要了,性命也不顾,这样的男儿值得自己倾心相对。

  “哎,丫头,京城传来信儿的时间我也吃了一惊,不过想想也是必然,若他不能为你做到,你也不会喜欢他了。

  他这样做虽然说对相府的闺女的名声不大好,但也情有可原,不过丫头,这不是件小事,得罪了相府,又惹的镇国公和镇国公夫人都要来镇子了,他这次可玩大发了。

  丫头,一来是镇国公夫人回娘家,二来怕就是因为你,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啊。”老夫人为巧真担心,接下来巧真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巧真愣了,陈轩宇的爹和后娘要来吗?他的爹还好说,可他那个后娘可是要害他性命的,到时间事情肯定很多。

  “陈公子呢?他也一起来吗?”巧真急切的问着。

  “是,他们一起来,是镇国公奏请回云家探亲,圣上恩准,一家都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