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血腥男爵(1/2)

加入书签

  “呃呃呃……”笼罩在头盔下的怪异脑袋发出凄惨的哀嚎,两只如同变色龙爪子一般的双手死死的扒着勒住脖子的手臂,但是坚若铁铸的手臂纹丝不动,牢牢的锁住蛇人守卫的脖子,不给空气流一点点缝隙通过。

  “咔嚓!”随着卡雷尔用力一勒,悲剧的脖子发出一声哀鸣,就直接折断了,紧绷的身子也随之软倒下来。

  “手感跟杀鸡一样。”撂下了这么一句评语,卡雷尔跨过守卫的尸体向着后面的祭台走去,此时祭台上已经是各色光芒闪烁,看样子祭献差不多就要结束了。

  咔嚓咔嚓!

  几声怪异的响声,就在4人前往祭台的时候,路上突然升起一个由红色荆棘组成的茧子形状的物体。

  “停下!这里可不是你们能去的地方!”茧子瞬间炸裂开,一个头戴骸骨面具的男人从茧子里走了出来,挡在了卡雷尔4人身前。“你们为什么要与我作对?我与你们并无冲突!我的岛!我的人!我的船!你们夺走了我的一切!”

  “死者凯尔?你真的确定我们并无冲突吗?”走上前去,卡雷尔盯着凯尔的眼睛说道,在之前偷船的时候,就发现这艘船之所以要维修,全是因为船首部分被撞坏了,联想到突然破碎的游轮,很明显,应该就是他搞的鬼。

  “好吧,看来这事没法善了了。”死者凯尔叹了一口气。“我有个朋友,他叫血腥男爵。对于你们抢了船,以及宰杀了英格兰姆一直记在心上,迫切的想要跟你们见见面。”死者凯尔一边说着,一边转头看去。而卡雷尔4人也伸长脖子向死者凯尔所看的地方看去。

  此时,祭台中央红光大闪,有个人影四肢大张悬浮在空中,紧接着,浓郁的红光一股脑的全都涌进了那个人的身体里,在红光消失后,那个人并没有一下子掉到地上。而是如同羽毛一样轻轻的飘到了地上。

  “我最得力的住手。血腥男爵,希望你们相处愉快。”说完,地上又伸出无数荆棘,把死者凯尔包了起来。然后缩回地下。消失不见了。

  “啧!啧!啧!”血腥男爵发出不屑的啧啧声。从半空中缓缓飘落。血腥男爵是一副贵族打扮,丝绸制成的贵族服装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不过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如同小灯一样的右眼。以及包着右半边脸的树枝状物了。而那群围观的村民此时现在是满眼红光,诡异的树枝爬满身体,发出如同野兽一般的叫声。

  “哈!”血腥男爵发出一声轻笑,瞬间变出3个一模一样的血腥男爵,然后手中开始汇聚魔法,火焰,冰霜,奥术,狂暴的魔法在3个一模一样的血腥男爵手中汇聚,向着卡雷尔4人激射而来。

  “露琳清理村民!其他人一对一!”卡雷尔叫了一声,然后瞅准了那个正着凝聚冰霜之力的分身施展暗影步跳了过去。

  脚踢!卡雷尔飞起一脚踢在了血腥男爵的冰霜分身上,这个分身会施展大范围的寒冰箭,伤害奇高无比,还有冰冻效果。在这一脚的影响下,血腥男爵冰霜分身手中凝聚的冰霜魔法飞快的散去,同时还对冰霜分身进行反噬,使其5秒之内无法使用同系的法术。

  铛!铛!铛!铛!铛!破风之声袭来,卡雷尔下意识的使用匕首去格挡,一下子居然发出5声格挡声,凝神一看,发现这个冰霜分身左右微微张开双臂,一对圆环漂浮在冰霜分身的两侧。

  刃环,这是给法师用来近战的东西,会用刃环和不会用刃环的法师明显就是两个职业。

  不会用刃环的法师,遇到近战基本就是菜,而会用刃环的法师,套上魔法盾后,几乎可以和战士正面硬刚,但是,每年死在自己刃环下的法师占据所有学习刃环的法师总人数的60%。

  一项自杀的科目,这是魔法界对于刃环这个武器的评价。

  问题是此时卡雷尔就遇到了苦战。

  刃环扁薄,横着看就是一条线,而且飞行速度快,轨迹飘忽不定,非常难以格挡,刚才居然连挡五次,让卡雷尔自己都不敢相信。

  出血!出血!两记出血划在了冰霜分身的身上,动脉破裂效果触发,鲜血如流水一般淌了出来,就在卡雷尔要施展刺骨的时候,冰霜分身唰得一下不见了。

  闪现,向前瞬移15码,同时解除昏迷状态,这算是法师最无耻的技能了。

  当卡雷尔刚要施展暗影步的时候,两个刃环嗡嗡叫着切了过来,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无规律的淡蓝色轨迹。

  要是没有这个轨迹,那么就不用打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过既然有了这个轨迹,那么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