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暗军首领(中)(1/2)

加入书签

  佟璋嘴角带着一抹得逞的笑意,却还嫌火烧地不够旺,故意大声道:“千错万错都是不才在下的错,县主一路走好!在下这便去向皇上请罪,不管受到何种惩治都一力扛在肩上,绝无半句怨言!”

  这佟璋是上京城出了名的大纨绔,若不是有个做贵妃的姐姐,凭他那副德行,又怎能和平江县住定上亲?

  不论是七皇子和杜七郎,自心底对其都是不屑的。

  杜七郎堂堂七尺男儿,竟真的被十四岁的朱瑾萱拉着走了十来步,才无奈地稍一用力,止住了前面怒气冲冲少女的步子,“县主还请息怒,想必您与佟二公子之间必定生了些许误会,不若大家找个地方,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将话说清楚?”

  双手抱臂立在一旁看了好一会儿好戏的七皇子也跟着上前,嘴角带着一丝戏谑的笑意打趣道:“平江妹妹该知晓,这男女授受不亲,你这般火爆的性子,若是吓坏了七郎,为兄可是要让你对七郎负责的哦!”

  朱瑾萱正在气头上,听得此话,立时柳眉倒竖,一把抓起被杜七郎甩开的手,示威似地在七皇子面前晃了晃,因生气而涨红的俊俏脸上,一双眼睛笑得像只小狐狸,“我牵了就是牵了,七哥想怎样?”

  “县主请自重!”杜七郎用力拽了拽,不料却被抓地更紧。

  朱瑾萱就是个牛脾气,你越是和她拧着来,她便越要跟你对着做!

  何况自幼就被永宁郡王往死里宠,又被佟璋气得不知东南西北,此刻哪顾得上男女大防,就想在佟璋面前扳回一局,把他气死才好!

  佟璋看着二人纠缠在一起的手指,冷哼一声,果真气得拂袖而去。

  朱瑾萱面上露出一丝得色。然而看他去的方向,分明是乾清宫,立时大惊失色。

  “佟璋!你若是敢做初一,我便敢做十五!”朱瑾萱气急败坏地甩开杜七郎的手。大声道。

  佟璋却连耳朵都未动一下,更不曾回头看她一眼。

  朱瑾萱长这么大,还不曾受过这等委屈,她提着裙摆,也不管路滑,大哭着往坤宁宫跑去。

  “县主!忐忑不安陪在一旁的两个婢女见此更是面色惶恐,疾步在后面追。

  朱瑾萱“蹬蹬蹬”跑上面前长长的阶梯,心里的怒气在奔跑的过程中一点点地平息,理智也跟着渐渐回笼。

  好你个佟璋!

  她忽然明白过来,自己上当了!

  她可真够笨的。竟中了佟璋的激将法!

  佟璋既然心心念念想要解除和她之间的婚约,那她就偏不让他如愿!

  打定主意后,看着台阶之上,百丈之外坤宁宫巍峨的大门,她忽然停下步子。转身往下跑。

  “县主!”两个丫头气喘吁吁地迎上去。

  “都让开!”朱瑾萱心急地大力推开二人,却不知这两人在她身边服侍良久,早就摸清了她的脾性,看到她面上一片不耐之色,便知没有好果子吃,因此在朱瑾萱双手伸过来的时候,这个丫头已极有眼色和默契地退向两边了。

  朱瑾萱两手扑了个空。加之脚下踩了漏一个阶梯,整个人以脸朝下的模样,极为惨烈地往下扑去。

  “咔擦!噗通!”待众人反应过来,朱瑾萱已一路滚下阶梯,落到了湿滑的地面上。

  “县主!”两个婢女立时吓得双腿发软,面如土色。却不得不咬着牙往下跑。

  杜七郎更是一个箭步跑上去,将人抱在怀里,目光焦急地看向七皇子时,七皇子别有深意地瞧了他一眼,努嘴朝百丈外的坤宁宫看去。

  杜七郎稍一迟疑。但还是抱着人往坤宁宫而去。

  这边厢,佟璋遣了个太监去给佟贵妃报信后,便大步乾清宫而去,待见圣颜,二话不说就跪在了今上面前,“臣不才,配不上平江县主,今县主与臣自愿解除婚约,有辱圣望,请皇上责罚!”

  今上心绪原本就有些不佳,见到这么一张吊儿郎当的面容,自是没高兴到哪儿去。

  若不是看在温柔贤惠知进退的佟贵妃和孝顺乖巧的十二皇子面上,他早让太监把这小子扔出去了。

  “当初可是你佟氏巴巴替你求来这门亲,不然你以为永宁郡王这么宝贝的女儿又岂会.......”

  今上到底是顾念着与佟贵妃的情分,将到嘴的话咽了下去。

  “正是因为贵妃娘娘为臣求得这门亲事,臣方如此诚惶诚恐。若在寻常之家,臣大不了远赴江南,逍遥自在地畅游个几年,待那家的姑娘年纪大了,看不到结亲的希望,自会主动将亲事给退了。”

  佟璋微垂着眼眸,一脸正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