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来信(1/2)

加入书签

  “我听地十分明白。”白浅薇仰起头,一脸怒容,却不得不压低声音道““你有种就松开手,咱们痛痛快快干一场,别以为你力气大,手上功夫便能赢了我!”

  他以为这样霸道地将她禁锢在怀里,就能体现自己的英勇高大,让她臣服在他的气势之下?

  以前是谁被她一个石块拍破了后脑勺,又三番四次在她面前吃瘪的?

  除非佟璋忽然间得到什么高人指点,武艺大有长进,否则白浅薇有十足的把握,他绝不是自己的对手!

  但她就从来没想过,或许这之前,他都是故意让着她的。

  佟璋有些挫败地松了手。

  一手举到头顶用力地揪了揪头发,最后狠狠瞪她一眼,转身,姿势不太自然地大步走了出去。

  他真想一剑剖开这女人的脑袋,看看她究竟在想什么。

  再待下去,他真的会疯掉。

  在白浅薇眼里,这人果然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

  嘁!打不赢,就跑,姿势不要太难看!

  她揉了揉被按痛了的腰,要不是那厮跑得快,她定不会轻易饶了他!

  回到内室时,白苍尚未睡,正披衣坐着,等她回来。

  白浅薇不知为何觉得脸上有些微发烫。

  索性有黑夜的遮挡,料定白苍也看不大真切。

  她蹭蹭蹬掉靴子,爬到炕上,挨着白苍偎着,“不早了,长姐快睡吧。”

  “你便没有何事要与我说的?”白苍怕她面薄,不忍打趣太过,再则佟璋这人在上京城风评不太好,最喜欢卖弄勾/引小姑娘的手段,她亦不希望白浅薇轻易上了她的套。

  白浅薇摇了摇头,“无甚紧要的事。那人已经被我打发走了,日后也不会再回来了!”

  白浅薇说着,已经将整个身子脖子以下的地方买到了锦被里面,并阖上了双眼。

  白苍失笑。也随之躺下。

  她这个mèi mèi,别看平时翘起来大大咧咧的,女儿假的心思也藏地深着呐。

  只怕她不要真的对那佟璋动心才好。

  定远侯府,以及永宁郡王府都不是他们这样的人家能惹的。

  白爹一个武将,在那两家门第面前,实在是不够看。

  这边白苍心里盛着种种担忧,虽极力闭上双眼,却了无睡意。

  那边厢,白浅薇没过多会儿,已是一片清浅的呼吸声。

  白苍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忽然就有些羡慕起她来。

  有时候,能吃能喝,也是一种福气。

  结果没感叹多久,一旁的白浅薇就闹腾开了!

  “佟二,你这手是铁钳做的?掐地我腰疼!”

  寂静的夜里。猛地听到人说话,白苍被唬了一跳。

  “你以为一根绳子就能把本姑娘绊倒,嘿嘿!”睡梦中的白浅薇面上的笑容有些诡异和邪恶,“看招!”

  白苍不知她梦到了什么,但一定和佟璋有关!

  “现在知道厉害了吧!本姑娘的功夫在关北都是数一数二的,就你这花拳绣腿,只有给本姑娘提携的份儿!”白浅薇“嘿嘿”笑着。在睡梦中,砸吧砸吧嘴,这才安心地睡了过去。

  白苍不由扶额。

  看来她对二妹的担忧是多余的咯?

  她这个样子,哪像是对人家动了心的?

  第二日,因为做了个好梦的缘故,白浅薇一早就醒了。神清气爽,面色红润。

  反观一旁的白苍,眼底两道沉重的青黑色。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她面色不佳地从睡梦中醒过来了。

  白浅薇面带关切地看着她,拿起她的手腕仔细给她把了脉。“长姐这些日子忧思太过,郁结于心,长此以往,或致大疾。”

  白浅薇探完脉后,面色沉重地道。

  随即心里有些懊恼,是她这几天疏忽了,看来长姐并不像她所表现地,一切如常。

  她又想起了白苍昨晚说的那句话。

  难道是因为情伤之故?

  “长姐,你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