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喂奶(1/2)

加入书签

  “娘亲!”白苍推门而入的一瞬间,趴在莫熙宁肩头的大姐儿抢先看见了她,满脸欣喜地唤道。

  听到声音的莫熙宁随即回过头,他眼底的怒意尚未逝去,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暴烈的气息。

  白苍嘴角微弯,朝大姐儿露出一个笑颜。

  脚步快速而镇定地走近,朝大姐儿伸出双臂。

  莫熙宁面色沉冷地看着她,无视大姐儿在他怀里挣扎,“你来作何?”

  白苍伸手摸了摸大姐儿柔嫩光滑的脸蛋儿,“大姐儿乖,你先随爹爹去院子里玩会儿。”

  大姐儿瘪着嘴,两手紧紧抱着莫熙宁的脖子:“平安不要出去,我要跟着爹爹、娘亲还有弟弟。”

  白苍无奈看她一眼,这才将目光看向莫熙宁。

  莫熙宁亦在拿眼神打量她。

  两个月不见,她似乎与先前愈发地不同了。

  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一个平静淡然,一个幽深莫测。

  “平安我们先出去。”莫熙宁抱着大姐儿往外走。

  顺哥儿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只不知她从何处学来的医术?

  在离开的这两个多月里,暗卫将京城的事情事无巨细地报知与他。

  这其中自然有关于她的。

  没想到这女人离了自己的钳制,倒还真有几分本事,至少活得还不错,没将一条小命搭了进去。

  那便暂且信她一回吧。

  莫熙宁抱着大姐儿出去后,白苍对柳梢道:“将所有的门窗都打开。”

  “小公子染了风寒,若将门窗大敞,更着了凉可如何是好?”柳梢面带忧虑道。

  屋子里虽有两扇窗户开了个小口子,但烟味儿依旧很重,这般不通风,顺哥儿的病能好才怪。

  “去做吧。我自有道理。”白苍说着,往炕前走去。

  顺哥儿小小的身子陷在宽大的锦被里,小脸儿因为发热的缘故涨地通红。

  他额头上盖着一块温布巾,两条浅浅的小眉毛用力皱紧,小嘴微微嘟着,像只小金鱼似的不时冒出一个水泡泡。

  白苍将已经半干的布巾从顺哥儿头上拿下,脸颊贴着他的额头,感觉烧地不是很高。

  “顺哥儿病了多少天了?”白苍问忐忑待在一旁的柳梢。

  “回姑娘,已经是第八天了。”

  “最初是何症状?”

  白苍话音刚落,闭着双眼的顺哥儿忽然低低地咳了起来,声音又低又轻,像小猫的呜咽。

  柳梢在一旁紧张地看着,眼里都是急色。

  白苍忙解下身上温热的斗篷,将顺哥儿从被子里捞出来,用斗篷裹把住,抱在怀里,轻轻抚着背。

  然而那又低又轻的咳嗽声,就像一首乐曲的前奏,在白苍的抚摸下,顺哥儿非但没有平静下来,反而咳地越来越大声,越来越厉害,小小的身子在白苍怀里轻轻地抖动着,似乎要将整个肺都要咳出来。

  许是咳地太难受,顺哥儿睁开湿漉漉的眸子,双眼微红,看着白苍,忽然“哇哇”大哭起来。

  “小公子不能哭!”柳梢上前一步,急急对白苍道。

  先前也出现过三次这种情况,小公子又哭又咳,最后一口气没喘过来,被口水噎住,晕了过去。

  白苍却没理会柳梢的话。

  一手扶稳顺哥儿的身子,让他背靠在她怀里,另一只手穿到他腋下,在肋骨下方某个地方,用力按压。

  下一瞬间,顺哥儿咳出了一口浓痰。

  白苍再接再砺,待顺哥儿吐出来的痰颜色变淡后,将他转过身,一下又一下地顺着他的背。

  顺哥儿哭声渐渐止了下去,重新化为小猫的呜咽。

  白苍用柔软的帕子轻柔地拭去顺哥儿面上的泪。

  顺哥儿渐渐只偶尔低咳两声,小小的身子躺在白苍的怀心,两只小手蜷成一团,睁着一双宛如羊羔般天真无邪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瞧。

  白苍嘴角挂着笑意,亦眉眼温和地回望着他。

  待顺哥儿咳声消停,安静地待在她怀里,白苍在炕沿坐下,抬头道:“将这几天开的方子给我瞧瞧。”

  柳梢点头。走到靠窗的一个书案后头,从一个匣子里拿出一摞方子,递到白苍跟前。

  白苍一页页地瞧过去,确是治伤寒外加化痰止咳的药。

  如何就没有效果呢?

  她视线在屋子里扫视一圈儿,在一个梳着妇人髻的女子身上定住。

  那妇人感知到了白苍的注视,回以羞涩浅淡的一笑,往她矮了矮身子,算是行礼。

  白苍朝她道:“你过来。”

  那妇人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因柳梢的视线也转了过来,她不敢推辞,脚步迟缓朝白苍走去。

  白苍却让她在一丈远的地方站定,朝柳梢道:“把脉。”

  顺哥儿在白苍的怀里蹬了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