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拒绝(1/2)

加入书签

  “六弟乖,姐姐相信不是你先动手的。”

  “真的?”白晗眼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

  “嗯!”白浅薇点了点头,“你先站在这里不要动,姐姐过去看看五弟,待会儿咱们一块儿回去好不好?”

  “不用去学堂了吗?”白晗目光瞬间变得一片灿亮。

  白浅薇点了点头,对白晗的贴身大丫头碧萝道:“照顾好六少爷,别让他磕磕碰碰了。”

  碧萝低声应了,白浅薇这才提着药箱走上前去。

  文姨娘还在那儿哭哭啼啼,老太太的面色一片青黑,韩氏也沉着一张脸,只有闻讯赶来的白浅茵在一旁陪着她生母低声呜咽。

  ”白浅薇走近了去才发现白晖右边额头,靠眼角的地方果然划开了一条长约一寸的口子,磕地有点深,渗出的鲜血染红了周围一大片地方。

  “晖哥儿都这副模样,二姑娘还在此处说风凉话!”文姨娘哽咽道:“三爷身下就这两个哥儿,妾身怎能不心疼。”

  “姨娘若是心疼,就在一边儿慢慢哭去,五弟额侧的伤口可是还在流血,若是流到了眼睛里,污了眼睛,可就别怪我和娘事先没提醒你。”

  文姨娘的哭声果真一顿,急忙拿帕子欲擦。

  “等等!”白浅薇声色俱厉道:“你是要害死五弟吗!”

  由于她面色太过严肃,甚至显得有些狰狞,看起来气势十足,文姨娘果然被唬住了,暂时没了动作。

  白浅薇劈手夺过文姨娘手里的帕子,用力扔到一边,大声道:“这帕子既没被开水蒸煮过,又未经专门的药汤浸泡,若是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就经伤口融入五弟血肉。流进五脏六腑,到时只怕华佗再世,也没用!”

  “我这帕子干干净净的,哪会有什么脏东西!”文姨娘不服气道。

  “好了!”白老太太朝董妈妈道。“去将瑾娘拉开。”

  “姑母!”文姨娘眼里带着不甘,柔弱地唤道。

  “你若再无理取闹,日后就别再登静安堂的门!”白老太太甩下一句狠话,董妈妈急忙用力,一把将文姨娘拉开。

  文姨娘在这府里最大的依仗便是白老太太,若是连白老太太都不待见她了,可想而知,她日后将会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娘!娘亲不要离了晖儿!”毕竟还是七岁半的孩子,白晖扯着文姨娘的胳膊,面上满是急色。哭着道。

  “娘,你将五弟扶着,我来上药。”

  韩氏点头,方才一直沉着脸没吭声是觉得毕竟是白晗将人推倒了,自己理亏。

  现在看看。文姨娘分明是在借题发挥,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她嘴角噙着一缕冷笑,将白晖搂进怀里,两手紧紧按着他的胳膊,“晖儿别乱动,待你二姐帮你上了药。包扎好,就不疼了。”

  白晖的两声“娘”在场的人可都听地清清楚楚,文姨娘纵有一张巧嘴,纵然万般心思,千般巧计,纵有老太太的庇护又如何?

  老太太即便偏心。再不待见她,也不敢鼓动儿子宠妾灭妻!

  果然,老太太在听到白晖喊出那两声“娘”时,原本阴沉的面容变得愈发难看。

  文姨娘则是吓得面无人色,白浅茵同样煞白着一张小脸。目光焦灼地看了白晖一眼,满眼哀求地对白老太太道:“弟弟他一时心急说错了话,祖母,您别怪他!”

  说了话情有可原,认错了母亲,要怪谁?

  白老太太闭了闭眼,第一次在这件事上反省,或许这么多年来,她真的太偏疼这两个孩子了,才让他们得意忘形,连嫡庶之分都忘了。

  又或许是她刻意地忽略这种差别,才养成了他们如今这副样子。

  白浅薇利落地从药箱里掏出药汤煮过的纱布,轻柔地擦去白晖面上的血渍,白晖龇牙咧嘴地叫疼。

  “闭上眼,不然药粉飘到眼睛里面去,可就要做瞎子了。”

  “我不要做瞎子!”白晖大声道,鼓着小脸,愤愤地闭上眼睛。

  白浅薇满意地嘴角微弯,在清理过的伤口上洒下一层匀称的药粉,然后用一截干净的纱布绕着整个额头颤了两圈,在后面打了一个漂亮的结。

  白晖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了颤,硬着声音道:“好了吗?”

  “夫子在学堂里面没教你们何为礼吗?”白浅薇没好气地道,让丫头拿了温热的湿毛巾,帮他净面,擦掉飘到脸上的药粉。

  “谢谢二姐姐。”白晖有些不情不愿地道。

  “睁眼,这几日不可龇牙咧嘴,牵扯到了伤口,疼地可是你!”

  白晖扁了扁嘴,缩着肩膀,往白浅茵身边靠,小声嘀咕道:“二姐姐好凶哦!”

  “劳烦母亲和二姐姐了!”白浅茵拉着白晖规规矩矩给韩氏和白浅薇行了个礼,继而走到白老太太跟前,“祖母你看,五弟已经包扎好了。”

  “嗯。”白老太太将白晖搂进怀里,毕竟是疼了这么多年的孙子,又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