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童颜之殇(1/2)

加入书签

  三皇子原本正跟旁人一般地端坐在高冕之侧看戏,等听到那小童说出什么荀大学士,荀绍的话后,便不由得惊呆了。

  而被瑞郡王一语戳穿了自己和这小童的关系后,只觉得高台之上,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他脸上,甚至高台之下似乎都有人抬头朝上张望。

  自然是方才那小童说的时候提高了嗓音,虽然也不见用力,声音却传得比寻常人要远得多。

  高台两侧的座席,也基本全都听得一清二楚,虽然瞧不见高台之上的人脸,可但凡对京中各权贵之家略熟悉的,都知道荀家嫡没庶继的事,登时知道这必是当年荀绍父子皆亡,估计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隐情。

  三皇子有如被狠狠打了一记闷棍,半天才反应过来,几乎是跳将起来,指着那跪着的小童道,“大胆贱民,竟敢冒充皇室亲眷,来人,还不把这黄口小儿拖下去打死!”

  高冕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这个老三,平时风度翩翩,神采飞扬,很有些自己年轻时的模样,可如今么,连话也不问清楚,却显得冲动易怒了。

  旁边的六皇子嗤笑一声,“三哥这是做什么?我看他长得跟你就是有点像,说不定还真是你的表弟呢,你这么急吼吼地把人打死了,可就死无对证了?”

  虽然不知道是何人做的局,但能坑老三一把也是好的,谁叫他最近风头正盛呢。

  瑞郡王亦是笑道,“可不。这真是奇了怪了!旁人见了亲友。那都是两眼泪汪汪。三皇弟倒是与众不同,先弄死再说啊!”

  二皇子微微一笑,和声慢语,“三弟,一切自有父皇定夺。如果真是荀家嫡支,贵妃娘娘定然是十分欣慰吧?”

  据说贵妃娘娘跟嫡母和嫡兄关系极好,嫡兄意外过世之后,那时已经身为妃子的荀贵妃得知了这个噩耗。伤心大哭,以至大病一场,还得了皇上怜惜,常去她宫中探望呢。

  二皇子这话虽然温和平静,但细细想来,却是更狠。

  一是提醒,在场的还有父皇,发话怎么也轮不到你。

  二是讽刺,既然传说中贵妃娘娘跟嫡兄兄妹情深,那知道了嫡兄儿子的消息。不是应该欢喜么?你这个贵妃亲生子的表现却是明晃晃地在打脸。

  “你……他……”

  三皇子哑口无言,指着地上小童的手指还没收回来。却是不由自主地微微发抖。

  心下一片冰凉,他再清楚不过,当初荀家大舅意外身亡是个怎么回事。

  荀贵妃兄妹两个有一回事后密议,被尚是少年的三皇子听个一清二楚。

  他当时心里何尝不在埋怨。

  虽然把荀家大舅弄死了,荀家就完全落到了荀二舅手里,能完全地支持自己母子。

  但荀二舅却是个只会出歪主意捞钱抓势的,正经的做事就是拍马也及不上荀大舅了。

  这兄妹两个着实是目光短浅!

  然而既然事已做下,三皇子就只能尽力替他们遮掩着。

  不然让人知道了三皇子的舅家居然有这般骇人听闻大逆不道的事,三皇子自己也会受到牵连,在世人的眼里变成阴毒庶女所出皇子,那要想将来登上那个位置,该有多难?

  旁边的四皇子瞧着三皇子这般模样,目光一转,上前拉了把四皇子。

  “三哥想是太过激动了才一时失态,不过,这个小童,却定是信口开合,谁不知道荀绍大人意外身故的时候是十七年前,就算这黄口小儿是他在外头的私生子,如今也至少有十六七岁了,哪里还能似这九岁模样,这谎话却是编的不圆!”

  他说着摇了摇头,和颜悦色地问道,“你是名叫鱼儿吧,莫怕,究竟是谁指使你说这些混话的,只要你老实招认了,圣上仁慈,定会赦免你的罪过的。”

  六皇子瞧着四皇子一力维护三皇子那模样,不由得鼻子向天,小声冷哼,“马屁精。”

  这老四他亲娘是伺候荀贵妃的丫环,后来承了宠封了美人,也一直住在荀贵妃的璀璨宫的偏院,母子两个都被荀贵妃捏在手里,虽然说四皇子捧着三皇子是无奈,但也犯不上一副三皇子门下走狗的贱模样吧?

  不过这人虽是个马屁精,但说的话倒是有几分道理,这小童的年纪明显对不上嘛。

  自己怕是白乐呵一场了。

  本来还想看某个不可一世的家伙栽个狗吃屎的。

  皇帝高冕的目光就落在跪地的小童身上,双眉越锁越紧。

  这个小童,先时不觉,此时却越看越怪异。

  “你这小儿,可有什么话要交待?”

  此时大庭广众,就算是两侧的文武没有看见这一幕,但这声音,却是传了出去,当初修筑这道高台时,就专门设计的,站在高冕这个位置附近,说出话都能远远地散播出去,这原本是为了提高君王的威摄之力的,没想到却是被这小童给用上了。

  “草民原本的名字叫荀放,父亲是荀绍,母亲曹氏,外祖家是南平曹家。”

  众人互相望望,目光中都闪着兴奋之色。

  南平曹家谁不知道,他家是世代书香人家,他家开的南平书院,是大玄朝历史最为悠久的书院,存世的时间,比大玄朝还长两百年呢!

  天下有名望的读书人,至少有四成都是出于南平书院啊。

  荀绍的正妻,可不就是曹氏!

  当年荀绍意外身故,其妻曹氏亦投水殉夫,只留下一个八岁小儿,可惜也因伤心父母之死,才接回京来没几天,就生了重病夭折了。

  这小童说他就是荀放,难道说这十几年来。他就一直没有长大不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