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荀维事败(1/2)

加入书签

  “圣上请看。”

  一名刑部主事手捧托盘,恭身敬上。

  他左边跟在身侧的是大理寺一名详断官,右边的是都察院的刑房主事,这三人一路从荀绍墓出来,在三司属下众多吏目的眼皮子底下,一刻也不敢停歇,半点多余的动作也不敢做。

  此时身在北郊荀氏墓地的,不仅有三法司的众多高官,亦有圣上高冕亲临。

  五百御林军供卫,盔明甲亮,气度森严。

  身处漩涡之中的三皇子和荀维,都状似安然地立在高冕身侧不远处。

  三皇子锦衣华服,身边三五从人,目光不时闪烁,偶然流露出阴沉狠厉之色。

  而被京城民间传称为国舅爷的荀维,正木着一张脸,两眼只盯着五十步外被打开开的墓地。

  细心的人们,已是能看得出三皇子跟国舅爷荀维之间,并不似从前那般亲近了,虽然站得近,但全程几乎一句话也没交谈过。

  高冕坐在临时搭好的围幕中,两手搭着龙椅的扶手,目光落在那托盘之上,雪白的绢丝上摆着一根骨头,看长度,当是手臂上头的。

  乌黑的骨头衬在雪白绢布上,瞧着更是分外鲜明。

  高冕微微皱了眉头。

  就算他不懂刑狱,也知道这死了多年的人骨,不可能是这般颜色。

  “这可是荀绍的遗骨?”

  虽然知道自从决定要开棺验骨之后,就有三司的人过来一起看管着荀绍墓地,而方掘蟇的也是三方吏属。

  这么多眼睛看着。自然是不大可能作弊。

  三人齐齐称是。

  高冕先压下心中疑惑。点点头道。“开始吧。”

  那个一夜间就名扬众多皇子贵胄的姬子宁就侍立在七八十步之外。

  但见他从袖中摸出一个小小的玉瓶,走上前来,将玉瓶交给三人之一,正好是都察院的刑房主事,而早就等候在一边的荀放也走上前来,把手腕伸了过去。

  那大理寺的详断官取出一把小银刀和一盏小银碗,亲自动手,在荀放腕上。割一了个小小的伤口,但见鲜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急速地滴入银碗中。

  若真是寻常的孩童,瞧着这么多的血,只怕早就吓得哭了,然而童颜成人心的荀放却是一声未吭,两眼只瞧着托盘上的遗骨,神情庄重,眼眶泛红。

  “姬先生,可是滴三滴入碗中便可?”

  眼见得银碗中已是聚了小半碗底。详断官拿布条替荀放扎住了伤口,又令旁边从人替他上了些止血药剂。这才取了银碗,放在托盘边上,回头问姬誉用法。

  姬誉点点头,“正是,静置盏茶工夫即可。”

  此时在场的众位高官显贵,大多数都是昨日见过姬誉当场一试身手的,都知道这碗血,等会儿如果洒到骨骼之上,能被骨骼渗吸而入的,那便是直系血亲。

  如果不出意外,想来这回的血,也能渗入荀绍遗骨之中,如此,荀放的身份,便可确认。

  而一旦确认了荀放的身份,那么,这国舅爷,还能是国舅爷么?

  “姬举人,你这验骨血之术,是从何而来?”

  高冕此时已是对姬誉这法子的准确度,相信得八,九不离十了。

  虽然说,自古相传,就有滴血入骨,滴血验亲之法,然而此后又被许多大医者证伪,说这两种法子并不准确,常有出差错的可能。

  若是旁的,出一个半个差错倒也罢了,这子嗣传承,是一家一姓关天的大事,如何能出得半点谬误,因此这两种法子早在百年前便被弃用。

  “启禀圣上,这术法,是我姬家祖传之法,我姬家亦曾是前朝大族,子孙众多,子嗣传承乃是重中之重,每一子孙,出生后都要验血正身,才能记载上族谱。不过此后百年间日渐没落,到如今通晓此术的,便只有草民一人。”

  姬誉说的,倒是半真半假,他所在的世界,子嗣传承的确是重中之重。

  满朝国医之学,倒有大半都关乎妇科儿科,或是血脉鉴定之术。

  有些历史渊源颇深的豪门望族,几乎都有自家不外传的优生优育保证血脉纯洁的独特法子。

  姬家身为皇室都要拉拢的名门望族,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此姬家非彼姬家,所以当高冕听了这话之后,便满脑子搜索,是否曾经听说过有这么一个牛气神秘的家族。

  想了半天没想出来,便不由得问起亦在一旁随侍的姜翰林。

  “姜卿,你可知道前朝姬家之事?”

  这个姜翰林,据说最是通晓古籍,人称活史书的。

  原本这荀放骨血相验之事,跟他一个翰林没什么关系,不过因为他跟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