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娴娘临产(1/2)

加入书签

  那近侍笑眯眯的神情不变。

  却接了苏淮的荷包在手,按中捏了把,只觉得轻飘飘的,想来不是寻常的银锞子,而是银票,心里便是暗喜。

  “苏侯爷,临来时殿下吩咐了小的,说若是苏侯爷不肯来的话,就叫我告诉苏侯爷一句话。”

  苏淮并没有显得怎么在意,面上带着上位者特有的谦和微笑。

  “公公请讲。”

  小内侍眼光溜溜地四下转了一圈,觉得周边无人,便低声道,“殿下说,侯爷可想知道于夫人亡故的缘由?”

  苏淮面色就是一变,“……”

  安乐侯府,三春院内,丫头们均屏气凝声,走路都似猫儿般轻手轻脚,生怕惹出了什么动静,就被心情正差的老夫人给发落了。

  正屋里,赵氏坐在榻上,一脸不悦,正跟罗修平絮絮数落着。

  “我知道,当年二丫头丢了那会儿,府里正是一团乱,你母亲云氏病了,你还小,你父亲不过是上心了两三天,就丢开了手,最后人没寻着,不了了之,这件事,你母亲和你都有了心结。”

  罗修平扯了扯嘴角,“祖母……”

  当年,他年纪还小,母亲差一点就不行了,但凡家里有人做主的人,把那些跟去的下人好生地审审,未必不能发现蛛丝马迹,寻回小妹。

  而赵氏这个当亲祖母的,若非是不喜跟云氏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妹,怎么会也跟大房三房的人一样,态度并不积极?

  “如今这事闹出来。居然跟老大家的有关。我这当亲祖母的何尝不恨?大房一家本就不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若不是看在是你祖父一点骨血的份上,祖母我早就把他们赶出这府里去了,如今又知道那杜氏蛇蝎心肠,我生吃了她的心都有!”

  赵氏说得横眉竖目,语气里满满的嫌弃厌恶。

  罗修平瞄了赵氏一眼,心里忍不住吐糟。

  难道祖母你不是顾忌名声,怕被人说是不贤,才勉强留着他们住在安乐侯府的么?

  “可话说回来。他们一家再不成样子,那也是姓罗的,一笔写不出两个字来,杜氏是始作恶者,也已是偿了命,二丫头又平平安安地回来了,何必还要计较那许多啊?争这口闲气,还不如真金白银地拿回来,还能分一份给二丫头,就当是补的嫁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说到要赔偿,赵氏面上便有些个明朗起来。

  罗修平垂下眼皮没作声。心头微凉。

  我的亲祖母啊,您难道还想如果从大房那里要到了补偿,只是‘分’一份给小妹不成?

  “你去,把二丫头带到府里来。”

  赵氏对罗修平这般晦暗不明的态度有些不爽,使了几分力气拍着罗修平的肩膀,道,“我来跟二丫头说!明明有光明大道不走,偏要行那孤僻小道,这丫头,还真是随了你亲娘的牛心左性!”

  罗修平苦笑两声,“祖母忘记了,小妹根本不愿意认回罗家,又怎么肯跟我进府?”

  这两天,他身上的压力也很大好伐?

  不管是父亲安乐侯,还是妻子纪氏,都在或强硬或委婉地督促他,让他去姬家当说客,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不信姬家一个平民百姓之家,能拧得过在京城百年的罗府?

  更何况,还有大房一家人时不时地过来哭天抹泪玩跪求的把戏。

  同在一府,天天见面的的人,猛然间落得如此,还真让他忍不住心里生出几分凄凉同情之意来。

  然而想到杜氏做的那些事,却又厌恶恼恨。

  是以杜氏虽然身亡,若是正常情况下,罗府是会大张旗鼓地开始准备办丧事的,然而现下二房完全没有理会的意思,那一向惯会落井下石的三房就更是装聋作哑了,因此杜氏丧礼便只有大房自己张罗着,勉强不要太过寒酸而已。

  “她敢!修平啊,以后这个侯府可就要靠你了,你可不能犯糊涂啊,一时心软,纵容了那丫头,日后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少乱子出来呢,她要是不来,你就多带些粗壮婆子和人手,绑也把她给我绑来!”

  哎,亲祖母哎,您就别添乱子了好吗?

  你知道姬家的护卫有多凶残么?

  罗修平吸了口气,正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就听到外头丫环叫道,“老夫人,齐大爷回府来了。”

  赵氏和罗修平都不由得一愣。

  丫环说的齐大爷就是大房的罗修齐,他年轻比罗修平大个两三岁,因是庶出的嫡出,排行上虽然是长孙,但并非是安乐侯府里的继承人,因此府里的人都管他叫齐大爷,当然了,在大房院子里,自己关上门也称一声大爷。

  这罗修齐回来了,那是案子了了?

  罗修平虽然有点诧异,但如果案子就此了结,但也不错,似乎应天府并没把这个案子公之于众,虽然小范围是流传出了些传言,但对于安乐侯府的名声来说还是有些好处的。

  既然如此,那……

  罗修平目光闪过一丝凌厉。

  等七天之后,一定不能让大房再住在安乐侯府里了!

  原本无怨无仇的时候,杜氏还能做出那般丧心病狂的事来,现下多了恩怨,杜氏又死了,大房二房算是结了死仇,就算先前自己和罗修齐这个堂兄的关系还算可以,如今怕是也不能再似从前一般了,更何况那孙氏,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为了二房一家人的安全,也要尽快地把大房给赶出去。

  罗修平起了身,道,“祖母,我去大房看看修齐堂兄。”

  赵氏没有得个准话,很是不满意,然而她也想知道罗修齐那边是怎么回事。这才勉强点头。

  罗修平出了三春院。正要朝大房所居的西院走去。就见对面的回廊里头,一个年轻男子跟在带路的丫环身后,正朝这边过来,瞧见罗修平,忙遥遥叫了一声。

  “表兄!”

  罗修平站住了脚,点了点头算是招呼。

  这来人年岁跟罗修平相当,白生生的一张脸,眉眼倒还端正。一身半新不旧的儒衫,浆洗得齐整,一手把竹扇,另一手提着一小包东西,满面带笑,正是赵氏娘家的侄孙赵仙芝。

  “赵表弟来了。”

  罗修平对这个表弟倒是没什么恶感,比起赵氏娘家的那些亲戚来,这个表弟已是矮子里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