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不得而入(1/2)

加入书签

  忠勇侯老夫人接了礼单,眯起老眼略作打量,见上头虽然实物不多,但真金白银加起来倒真不少,足有个二万两之多,想来就算瑞郡王使个性子,送聘礼都不亲自送,但在明面这些礼节,却是不敢怠慢了这位赐婚的准王妃去。

  不由得笑眯眯地夸赞了几句,把手里的单子递给石锦书。

  若石锦书是自家孙女,这聘礼本不该给她瞧的,不过石锦书毕竟是住在家里的外人,这种钱财上头的东西还是要人家自己亲自过目的好。

  反正无论如何忠勇侯府也不可能留下一分的,而且还得添上些东西作为添妆。

  石锦书接了这单子,也是上下一扫,心里便有了谱儿。

  这两万多的银子,若是寻常高门看来,倒也算是过得去的聘礼,可若是瑞郡王府出的,那可就有些寒酸了。

  谁不知道这瑞郡王府人口少,财富多,早年瑞郡王在皇宫里长大,有好些财业都是封存在那儿,等着瑞郡王成年后才接管的,算下来,瑞郡王可要比这京城里几个皇子府还要富有的多。

  耳听得忠勇侯府的女人们在一旁好听话儿说个没完,石锦书面上微笑不变,眼帘微垂,心下哂笑。

  这些眼皮子浅的!

  还有那两个自动扒上来的好妹妹,那点小心思简直昭然若揭啊。

  其实自己志不在瑞郡王,等过几天心情好的时候,就是给她们搭个桥。也未尝不可。

  可惜。她们还不知道。瑞郡王不过是一座被放到烈日下的冰山而已……

  收完了聘礼,石锦书向厅中忠勇侯府的行礼告辞。

  “六娘七娘你们陪着石小姐回去,看看还有什么地方要搭把手的,多陪陪你石家姐姐。”

  两个未出嫁的娘子笑面如花,应声称是。

  石锦书心中冷笑着,瞧着自己身前身后都簇拥着各色人等,厌烦的同时,心中也油然起了几分得色。

  日子过得极快。石锦书住在忠勇侯府内院,一举一动,都有不少的丫环婆子相随,还有两个身份不低的忠勇侯小姐做陪客,所以虽然足不出户,活动范围只在院落之内,石锦书倒不觉得憋闷,五日很快过去,眼瞧着就到了大婚这一天。

  石锦书出嫁,忠勇侯府里。各房都送了价值不菲的添妆。

  两位心有所图的庶小姐,更是依依不舍地送上了亲手所绣的披帛和绣屏。期盼着自己的技艺能随着石锦书嫁到王府,引得王爷注目那就再好不过。

  鲜花似锦,喜乐飘飘,众多衣着喜庆的忠勇侯府上下人等,簇拥着石锦书上了华辇。

  虽然大婚的日子十分仓促,石锦书身上的嫁衣却华丽气派非凡,正是丽妃娘娘请示了今上,命宫中织造局的众位绣工,日夜赶工才制得出来。

  这种贡品霞光锦,色泽正红中透着五色光彩,用金线绣了七尾金凤,衣袖领口都用玉珠宝石作了钉绣。

  光是这一件嫁衣,就价值几千两白银。

  不是郡王妃这等的品级,还不配穿戴呢。

  石锦书对于传说中命运多舛的高哲本身不感兴趣。

  然而穿上这种人上人才能穿的服饰,于万众瞩目下,以正妃之礼,坐着象征一品夫人的华辇出嫁,这种仪式本身,却令她这个东都城富商之女感到热血沸腾,如梦似幻。

  要知道,就算是那人大志终成,她亦得偿所愿。

  也未必会有如今日这般的风光啊……

  一会想到自己拜堂过后,那位不着调王爷要给自己下马威时,自己要如何隐忍大度,尽现当世仙姑的一派慈心圣怀。

  他若不进洞房,我便出门寻夫。

  他若冷言冷语,我便微笑以答。

  他若强横粗暴……

  坐在华辇中的某人面映红霞。

  我自温婉似水,化钢为绕指之柔……

  从忠勇侯府到瑞郡王府的路,还有些个远,至少绕了大半个内城。

  虽然鼓乐声声,送嫁队伍喧闹欢腾,街道上围观的京城百姓成千上万,看似热闹非凡。

  然而细究起来,真正自王府里来接亲的,不过是两个上了年纪的婆子和两个老太监而已,其余的多是宗人府和太常寺派来的礼乐属官,外加几个忠勇侯府赠予的下人而已。

  由此可见,那位瑞郡王爷,是有多么不喜这桩婚事,就是大面上的礼节,也做得这般敷衍了事,不过那又如何?

  石锦书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在王府里的日子。

  只要她能进了瑞郡王府,而且平平安安地活过一个月,那就是破解瑞郡王命格的功臣,就算瑞郡王再不喜,也不能对她如何,更何况……

  石锦书伸出手指,将车辇上的帘子挑开一点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