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80 府台之子(1/2)

加入书签

  var googletag = googletag || {};

  =  || 

  function {

  var gads = 'script;

  = true;

  = 'text/javascript';

  var usessl = 's:' == 

  = usessl ? 's:' : ':

  '//google/tag/js/gptjs';

  var node = name'script0;

  gads, node;

  };

  function {

  '/143334774/wap_dingbu_banner_320x50', 320, 50, 'div-gpt-ad-1398;

  };——

  wap_dingbu_banner_320x50 ——>

  function { 'div-gpt-ad-1398673679042-0; };

  姬誉看了看自家的马车,还有这辆用来劫人的旧马车,点了点头道,“嗯,这样也好,咱们也把这歹人的马车赶到开阳城,姝娘你带着大妮儿赶着咱们的马车跟在后头,可行?”

  罗姝娘点点头,“行,就这么办吧。”

  幸好之前学会了赶车,不然还有些麻烦哩。

  罗姝娘回身去旧马车里寻了绳子出来,准备和姬誉一起把地上昏倒的大汉给捆了,抬上车去,姬誉却不让她插手,全都自己给包办了。

  “莫脏了你的手,我来就好。”

  罗姝娘看着姬誉把那两个大汉一一地给拎上马车,心里不由得暗自咋舌,哎呀,这力气,比自己似乎还大呢,貌似自己以后可能打不过相公了哦。

  嗐,瞎想啥呢,有这么好的相公,老娘还打个啥劲儿?

  又看到那个疯五郎站在那儿,木木呆呆地,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便问了一句,“五郎,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不是在三水镇的么?”

  那五郎抬眼瞧着罗姝娘,咧嘴一笑,“书娘,好吃的,我跟着……”

  他先前穿得本就破旧,被那大汉抽了一顿,更是处处是洞,绽线开花,肩头后背都有伤痕,血渗了出来,瞧着说不出的落魄可怜。

  罗姝娘听他的话意,竟是从三水镇一直跟着自家到了这里的!

  姬誉此时已是把那两个大汉都扔到了车中,闻言不由得眉头微蹙,道,“姝娘,既然他是一路跟来的,我们就把他也送到开阳城吧。”

  虽然只是个疯子,可听到他叫罗姝娘,姬誉就觉得有些不爽。

  “上车吧,我们带你一程。”

  那五郎听了姬誉这句话,登时又嘻嘻而笑,快活地跳上了马车,自己占据了最好的座位,摊手摊脚,把那两个大汉踢到了角落之地。

  “叶小公子,你也上车吧,很快就能到开阳城了,到时候寻到了官府,自有人替你做主,送你安全回家。”

  小男童瞧了瞧身边那辆破马车,又望了望姬家的马车,便死活也不肯跟那两个坏人同坐,非要跟着大妮儿和罗姝娘去坐姬家马车不可。

  罗姝娘看他那两眼泪泡的模样也心软了,就叫叶明远和大妮儿坐一起,拿了点心干粮给他吃,又寻了干净帕子给他擦脸,不过自己家里却是没有男童的衣物,只能让他就这么穿了。

  姬誉赶着那辆破马车在前,罗姝娘赶着自家车在后,一路上倒还算平顺,用了一个时辰就到了开阳城。

  开阳城是位于一马平川之地,四四方的一座城,比田溪县城略小点,但这开阳县已经跟田溪县分属于不同的府管辖。

  姬誉一家入城之时,已是半下午。

  因车上有两个歹人,便顾不上去寻客栈,先打听了县衙的所在,直接就赶着两辆车过去了。

  县衙大堂内空空无人,门口有两个抱着水火棍偷偷打盹的差役,隔壁的耳旁内,两个属官正抱着茶杯,就着点心聊大天,正是各自悠闲,忽然听外头那面登闻鼓被敲得震天作响。

  二人对看一眼,话说这面鼓有快一月不曾被敲响了。

  这寻常的小县,只要不出人命,谁家也不愿意到县衙来断官司,进一趟衙门,那就是阔人进去,中人出来,胖子进去,瘦子出来,就算县太爷不算是个最贪的,那上上下下的打点也要耗费不少,谁家也打不起官司啊。

  “刘师爷,赵县丞,外头有个书生,说是要来报案!”

  一个县衙大门处的差人一溜小跑地进来报信,袖中的手还紧捏着一块银子,嘿,这回可算是有主顾上门了,这块银子,怕没有三四钱了吧?

  两个属官相视一笑,马上分好了工。

  “刘师爷,烦您去后头请大人升堂,我这就去召集衙役。”

  打了个哈欠,饮了口冷茶,又在铜镜前正了正衣冠,开阳县令这才咳了声,从自己午休的内间踱了出来,身后刘师爷亦步亦趋地跟着。

  堂下已是排好两班衙役,当中一个青袍秀才,年轻英俊,见他这个一县之长出来,也不过是拱手行个小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