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chapter001(1/2)

加入书签

  第一章。

  北方民间有句俗语,叫倒春寒。每到四五月份交接的时候,这种现象就会特别明显。四月的早晨,七点半钟,天蒙蒙亮,重重的雾霾将前面的路挡得越来越模糊。易清从自己租的六十平米的小房子里出来之后,就感觉到一阵凉意袭来,她不由得抓紧了身上的衣服,随后继续快步地往前走。

  今天早晨本来就已经起晚了,而她又必须赶紧去地铁站坐地铁到工作室,她住在北五环,工作的地方却在南二环,每天早上她都要挤一个多小时的地铁,所以她每天都得六点就起床。昨天晚上熬夜修了一下片子,今早就起晚了。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她就匆匆忙忙地出了门。

  地铁里人很多,她上去后没一会儿就出了汗。易清被人群推搡着到了角落处,倒是宽松了不少,她拿起手中的《aperture美国光圈》开始翻看。这本是四年前出的一期,她时刻都带在身上,因为上面有她最爱的人拍的照片。

  她最爱的那个人叫ntage。

  ntage是成名是在2000年一次摄影大赛上,让他一炮而红的除了他风格独特的摄影作品之外,还有他神秘的背景。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人见过他,甚至有人都不知道他是男是女。在艺术这个领域,有个性又神秘的人往往是最受欢迎的,他们身上有着强烈的吸引力,让频率一样的人为之倾倒。虽然对于ntage的性格众说纷纭,但易清始终坚信他是个男人。而且一定风度翩翩,温润如玉。

  在地铁上呆了一个多小时,她终于到了目的地,从地铁站走出来之后她用最快的速度往工作室的方向走。因为心里着急得很,过马路的时候她甚至都没来得及观察周围的情况就硬生生地往前闯,直到一辆车子急刹车的声音响起来,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多么危险。

  谢盛阳本来在后座坐着看邮件,被司机一个猛刹车弄得身子差点甩出去,他抬起头来,皱眉有些不悦地问:“怎么回事?”

  司机老刘有些窘迫地对他解释:“刚才前面突然走过来一个女孩子,好像撞到她了——”

  “我下车去看看。”谢盛阳动作利落地将手里的平板扔到座位上,然后下了车,看到前面坐在地上惊魂未定的女孩子时,他心里竟然产生了一丝愧疚。他快步地走上去,二话没说先将她扶了起来。她的身上有独属于北方清晨的凉气,他刚想开口询问她状况,却被她一把推开了。这一推,却让谢盛阳看清楚了她的脸庞。

  ……怎么是她?那个初中还有高中都和她在一个班的女孩子,不爱说话、毫无存在感,别人都喊她小哑巴。他记得自己那个时候还跟着别人一起这样喊她。

  按理说,这样没有存在感的人他是不会记得的,可是今天看到她时,那些看似久远,被时光埋葬的记忆,却渐渐地苏醒过来,过往的一幕幕就像电影,愈来愈清晰。

  “你没事吧?要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或者是你想要什么赔偿——”谢盛阳一整句话还没有说完,易清就挥挥手打断了他,她从始至终都没有对他说过一句话,甚至连一个表情都没有给他。临走之前,她摇摇头,拒绝了他的一切赔偿和道歉。

  谢盛阳站在原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愣了一会儿,末了玩味地笑了一笑:别说,这个小哑巴倒真是没什么变化,和以前一样不爱搭理人。

  刚才那场有些荒唐的意外,让谢盛阳想起了自己学生时代发生过的很多事情。那大概是他这一辈子最放肆最张扬的一段时光,他真正意义上为自己活过的,也就是那么几年。

  **

  到达工作室的时候,易清果然还是迟到了。她正匆匆地往打卡的地方走,就被若颖拦住了。

  “哎呀你怎么又迟到了!刚才总监都快发飙了,问你要片子呢!”若颖趴在她耳边说道。

  “我先去打卡。”易清这个人轻易不会有什么情绪上的起伏,即使刚才经历了那么惊心动魄的事情,她的声音依旧能够保持平静。“有什么事打过卡再说。”

  “打屁的卡呀你!我已经帮你打过了!你现在就赶紧去找她吧。记得告诉她你刚才出去买东西了!”若颖和她对好说谎的措辞,然后拍拍她的肩膀,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易清从总监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还是平时的那副表情,若颖看到她,连忙上去关心道:“哎,那货没骂你骂太狠吧?我说……她给安排那么多任务还怪别人完不成,真是……”

  “没事。”易清简短地回了她两个字。

  “我说你……能不能和我多说几个字儿?就没听你像我一样一大段一大段地说过话。”若颖抱怨道:“你看咱俩都处两年多了,你每天就这不温不火的态度,开会的时候也不说话,你再这样下去别人该真以为你是哑巴了啊!”

  没错。若颖和她认识两年了,她算得上是除了左城之外,第二个让易清卸下防备真心相处的人。但是,那段年少时期的噩梦,她始终深埋在心底,没有对任何一个人说过。

  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她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做噩梦,也是在那个时候,她彻底地将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肯和任何人进行交流。

  “算啦算啦,跟你说话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