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17(1/2)

加入书签

  第十七章。

  最后,易清当然还是答应了让他晚上睡在这里。其实她一点都不担心谢盛阳会对自己做什么逾矩的举动,因为他们在一起这段时间,他对她做过最亲`密的事情就是抱抱她,连一个吻都没有过。他对她的尊重,她都记在心上。

  两个人手拉着手走进了楼道里,一楼的声控灯坏了,黑漆漆的,她听到他有些粗`重的呼吸声,担心地问:“你怎么了?感冒了吗?”

  “我没事。”他的手一用力,把她拽到了怀里,凭着直觉将她抵在了墙壁上,然后低下头,在她的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紧接着,他开始不满足于这样蜻蜓点水式的吻,开始伸出舌`头来试`探她,舌尖暧昧地舔过她柔软的唇`瓣,他看到她鼻头上冒了一层密密汗珠,也感觉到了她的身体在一点点变`软。

  两个人分开的时候,易清的脸已经变得很烫很烫,谢盛阳抬手摸了摸她的脸,浅笑着对她说:“别害羞了小清子,我会对你负责的,这辈子,下辈子都对你负责。”

  认识他之前,易清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可以有男人把这种肉麻的话说得这么好听。

  上楼之后,她的脸还是红彤彤的,谢盛阳觉得她太可爱了,又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我先去洗澡了。”易清用最快的速度从他怀里逃开,跑到了卫生间。她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中那个脸颊红润、嘴唇微肿的人,差点认不出来。

  这就是谈恋爱的感觉吗?好像只要和他在一起,心跳就会变得很快,他随便一个举动,都会让她不由自主地脸红。她曾经那么抗拒异性的触碰,可在他面前,却怎么都别扭不起来。

  平时只需要二十分钟就可以完成的事情,今天耗的时间却足足翻了一倍。易清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谢盛阳正坐在客厅里玩手机游戏,看到她走出来,他立马把游戏退出,然后拍了拍身边空出来的位置,对她招招手:“来,坐这里。”

  易清点点头,一边用干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到他身边坐下。“呃,对了,要不你去楼下超市买一套睡衣吧,我这里没有你可以穿的衣服。”

  “待会儿就去。”谢盛阳很自然地从她手里拿过毛巾,开始动作熟练地帮她擦头发。

  她的头发不长不短,刚好到肩膀,很清爽,正好是他最喜欢的长度,再加上她的头发是很天然的那种黑色,他就更心水了。

  他不是很喜欢女孩子把头发弄一个很夸张的造型,也不喜欢女孩子化妆、美甲,可能有很多男人觉得女人化妆了有魅力,可是他着实喜欢不起来。现在想想,易清的确是符合他所有的要求,上天能让他遇到她,真是他三生修来的福。

  “我被我爸妈收养的时候,我妈就是这样帮我擦头发的。”这个熟悉的动作,让易清有一种久违的感觉,她的语气有些伤感:“那个时候,我都一个多月没洗澡了,身上特别地脏。可是我爸妈都没有嫌过我。”

  “他们对你真的很好。”原谅他不能完全设身处地地理解一个孤儿的心境,但是易清心里的这份感恩,他却再清楚不过,他想,她的养父母一定是明事理通人情的人,不然也不会教育出一个这么优秀的女儿。

  顿了顿,他又说道:“改天我和你一起回他们吧。”

  “再等等吧……”等我确定我们真的能在一起一辈子,这后半句,她只敢在心中暗暗重复。她深知自己和他的差距,所以即使和他在一起,也不敢奢求什么长远的未来。

  “你不相信我么?”谢盛阳很敏锐地察觉到她的不对劲,“易清,我追你,就是为了一辈子跟你在一起的。跟我一起,你不用有任何心理障碍。”

  “没有啊……”易清对他笑了一下:“你想太多啦。我说等一等,是因为我爸妈还不知道我谈恋爱,等我告诉他们之后,再带你回去见他们。”

  谢盛阳看到她笑,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把毛巾放到一边,捧着她的脸,特别认真地对她说:“不要胡思乱想,你只要相信我一定会对你好就够了。”

  “我知道。你赶紧去买睡衣吧,要不然超市该关门了。”易清随便找了个理由催促他。

  谢盛阳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那我下去了啊,你有什么想吃的没有?”

  “我想喝酸奶。”

  “成,那你乖乖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在他关门出去的那一刻,易清脸上的笑容瞬间收了起来,她看着沙发上的那条粉色毛巾,眼神有些复杂。说实话,她不知道这样的感情能坚持多久,她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足够的自信能驾驭他一辈子。

  在她念大学之前,陈桐就对她说过,大学尽量不要谈恋爱,如果要谈,千万不要找家里特别有钱的,也不要找凤凰男,她还说,无论是谈恋爱还是结婚,都讲求门当户对,只有门当户对,才能保证她不吃亏。这些话,她始终都记在心底。

  可是,真正碰上自己喜欢的人时,所有的规矩、原则、道理,全部都没有用了啊。

  谢盛阳不出一刻钟就回来了,他把酸奶放到茶几上之后,就去卫生间洗澡了。易清见他回来,便赶紧收起了那些复杂的心思,拿起他买回来的酸奶开始小口小口地吃,她一盒酸奶还没吃完,谢盛阳就已经洗完澡了。她估算了一下,前后可能都不到十分钟。

  谢盛阳坐到她身边,拿起来刚才她用过的那条毛巾递给她,“给我擦头发呗。”

  “这个已经湿了,我去重新拿一条吧。”她边说边往起站。

  谢盛阳却一把拉住了她,他笑着说:“没关系,我不介意,我就要用你用过的。”

  “……那好吧。”易清被他的幼稚打败了,只好拿起粉色的毛巾帮他擦头发。

  她的手指很软、很长,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