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番外之斯德哥尔摩情人(10)(1/2)

加入书签

  斯德哥尔摩情人(10)

  白易行很贴心地扶住了她,他抓住她的肩膀,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遭,确定她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之后,才说:“刚才我给伯父伯母打过电话了,今天晚上你先到我那边吧,明天我送你回家。”

  他还是不放心,“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若颖的目光一直盯着靳严离开的方向,她失神地摇摇头,心底却有疼痛在快速地蔓延,那速度,像是要将她的五脏六腑都吞噬掉一般。

  **

  靳诚接到警察局打来的电话时还没有睡觉,林菲韵回佛罗伦萨之后他就有了晚睡的习惯,每天不到凌晨绝对睡不着。

  听警察说明了找他的意思之后,靳诚有些不太相信地向他确定:“你们说他……非`法拘`禁?”

  “是的,我们接到当事人的男朋友报警之后,找到了他。具体情况等你过来之后再说,要取保候审还是怎样,都得你们过来商量。”

  “好,我马上过去。”听到取保候审四个字,靳诚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挂了电话之后,他又给谢盛阳打了通电话说明状况,谢盛阳本来在睡觉,听到他说靳严进局子之后瞬间就清醒了,连忙问他怎么回事儿。

  明明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就进去了?“酒驾了还是怎么的?”

  “非法拘禁。”靳诚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应该是若颖报的警。我在北京也不认识这么多人,你跟我去一趟吧,看看能不能找找人,先取保候审。”

  “成,那咱俩公安局见吧。”谢盛阳很干脆地答应下来,然后火速地穿上衣服出了门。

  他现在没太多时间思考究竟是谁的报的警,反正局子已经进去了,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把靳严弄出来。

  谢盛阳和靳诚一前一后到了公安局,走进去之后便看到了在审讯室接受审问的靳严。看了一眼之后,谢盛阳便走到了对面的警察面前,向他询问状况:“他要拘留么?”

  那警察点点头,“应该要拘留的,等审问结果出来知道才能定。”

  “刑事拘留还是行政拘留?”谢盛阳知道一些最基础的法律知识,如果行政拘留的话应该就没什么事儿,但如果是刑事拘留的话……那就悬了。

  谢盛阳刚问完这个问题之后,刚刚在审讯室的警察正好走了出来,他将做好的笔录收起来,对他说:“看看受害者怎么说吧,受害者今天没有过来,明天早上我们去找她了解了解情况。”

  靳诚:“是受害人自己报警的吗?”

  “不是,是受害人的男朋友报警的。”警察摇摇头,叹息道“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感情上出了什么问题就要好好调节,别因为冲动做出这种事情,害人害己的。”

  “先来填个拘留单吧,今天晚上他得呆在这里了。”警察解释道,“受害人明天上午会过来做笔录,同时我们也会检查她的身`体有没有被虐`待的痕迹。”

  ……

  从警察局走出来的时候,谢盛阳和靳诚都头疼得不行,尤其是靳诚。

  他和靳严就差了一岁,靳严从小就是个特别按部就班的孩子,因为他的性格比较冷,所以做事的时候格外沉稳,有时候甚至比他这个当哥哥的都成熟。他怎么都没想到他有一天会因为一个女人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而且还进了局子——

  “先回去好好休息,我明天早晨联系一下若颖。”谢盛阳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我爸和上一任公安局局长还挺熟的,明儿我再让他问问看。靳严也是我兄弟,绝对不会让他有事的。”

  “我只是想不到若颖能做出这种事情。”靳诚揉了揉眉心,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疲惫。

  **

  第二天一大早,若颖就接到了警察局的电话,喊她今天过去做笔录,她表情木木地答应下来,刚准备将手机放下时,尖锐的铃声又再次响了起来。

  是谢盛阳。

  她有些僵硬地摁下了接听键,将手机放到耳边,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一个字。

  “若颖,你现在在哪里?”听筒里,谢盛阳的声音格外地焦急,“你和靳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昨天我和易清走的时候你们俩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

  “是我求着易清帮我联系我男朋友的,我男朋友不爽他关我这么久,就报警了。”她像是背书一样说出这句话,末了又补充道:“你别问小清子。”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谢盛阳被她噎到了,“靳二对你是认真的,难道你感觉不出来么?”

  “虽然他以前对你做过那些畜`生事儿,但是从你车祸之后,他对你的照顾,我们这些旁观者都看得动容了,我不信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他为了不让你离开把你关在家里,这个做法可能是极端了一点儿,可也是因为太喜欢你了。”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谢盛阳,没人规定他对我好我就得接受,而且你们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