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02(2/2)

加入书签

了短信:阿城,我得奖了。

  她是特别不喜欢说话的那种人,从小就内向。在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变得更加地不爱与人交流。左城算得上是第一个让她打开心扉相处的朋友。她十一岁的时候被养父母从孤儿院接出来,已经是懂事的年纪,而且距离那个噩梦只不过一年的时间,所以在面对新家人的时候,她一直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换衣服的时候都要躲在柜子后面,生怕被人看到。

  那个时候她用防备的姿态面对周围的每一个人,就像一只刺猬。后来,养父母的真诚相待一点点感化了她,她才慢慢地敞开心扉对待他们。正好这个时候,认识了左城。

  左城家里住他们家隔壁,是一套小洋楼,他们家条件不错,又是书香世家,左城比她大两岁,那个年纪,女孩子都会比较崇拜比自己大一点的男孩,而且左城的性格又温和,他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高考完报志愿的时候,易清陷入了矛盾之中。她很喜欢摄影,分数也足够上一所专业的摄影学校。但是易家经济状况不是太好,那个时候又正好撞上易辙结婚,摄影又是一门烧钱的专业,所以易清一直都在权衡。

  幸好那个时候有左城在,如果不是他的开导让她豁然开朗,可能她在那个时候就会向现实妥协、放弃自己的梦想。

  左城对她说过一句话:如果你真的热爱一件事,就不会去想完成它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

  就是这句话,让她最终选择了继续自己的梦想。工作的这两年来,她一有什么好消息,总是会第一时间发短信给左城分享。她一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左城算是她的大恩人,没有他的开导,或许就没有今天的她。

  短信发出去不到五分钟,左城就给她打来了电话,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跟我好好说说吧,得什么奖了呢?”

  “若颖推荐我参加了一个比赛,是华翱主办的。”面对左城的时候,易清的话才会比较多一些,“本来以为没有希望了,没想到得了奖,还有十万块的奖金呢。”

  “你很棒。”左城毫不吝啬地夸奖着她,之后又含笑打趣她:“是不是该请我吃个饭?”

  “我周末会回家……你应该在的吧。”易清说,“到时候我们电话联系就好了。”

  “阿易,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实话实说,可以么?”左城的语气一下子严肃起来。

  “嗯?”

  “你是不是要把奖金带回去给你哥还债?”

  “……阿城,这是我欠他们的。”易清有些无奈地说道,“当初他们没有放弃我,如今我也不该放弃他们,不是吗?”

  “我知道你孝顺,但是阿易,万事都要讲求原则,如果易辙是因为别的原因欠的债,你替他还,我不会说什么;可是他是为什么负债累累难道你不知道吗?现在你替他还了,他就会认定了你会为他想办法,以后会更加肆无忌惮。你一个女孩子,哪里顾得了这么多?”

  易清的养父母家里还有一个儿子,叫易辙,结婚七年多了,孩子今年三岁,老婆没有工作,易辙又爱赌博,中间赢过几次钱,赌得愈发地猖狂,最后负债累累,现在几乎每天都会被逼债。

  易清和易辙没有什么感情,但是二老对她的养育之恩她一直没有忘记,所以她一直在尽力地帮助易辙,可是易辙却认为这个理所应当。左城一向看不惯这一点,为此说了很多次,但是易清每一次都会用这样的理由回绝他,然后就不了了之。

  “我心里有数的。”最终,易清还是以这句话回应了他:“不早了,我要休息了。你也早点睡吧。”

  “好,晚安。周末记得给我打电话。”左城无奈地叹气,不忘提醒她和自己联系。

  和华翱的签约进行地还算顺利,华翱已经和她所在的工作室达成了协议,平时易清依旧在工作室上班,不过这段时间主要精力要放在华翱这边,工作室的老板自然是满口答应的,华翱在业内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他们工作室里的人能有机会过去,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收获。

  易清顺利地进入了宣传策划小组,在这里,她再一次碰见了季依依,那个骄傲到目中无人的女人。易清很明显地察觉到,她看着自己的眼神里有很浓的不屑。

  不过她不是在乎别人目光的人,也就觉得无所谓。只完成自己的工作就好。然而,在拍摄宣传照片的时候,她们两个人的意见却产生了分歧,因为她们画出来的构图完全不一样。

  季依依对她的意见本来就很大,在这种时候当然是不会留情面的,于是毫不客气地反驳她:“你那叫什么构图啊?我真怀疑盛阳是不是瞎了眼才让你进这个组的!”

  “你说谁瞎了眼了?”季依依话音刚落,谢盛阳就大步走了进来,他站在她面前,低头凝视着她,继续问:“你好像对我的眼光有很大的意见,是么。”

  “盛阳,你误会了,我只是就事论事。按理说我也算她的前辈了,她根本就是目中无人,进来组里之后一句话都没和我说过——”

  “行了你,别跟我解释。你怎么不说你的态度本身就有问题——前辈这个词,你担得起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