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06(1/2)

加入书签

  第六章。

  【我告诉自己不要写东西给你,因为你不会看到。可是这一刻,我忍不住了。

  你在我梦里跑了整整一个晚上,后来天亮了,你走了,而我恨不得永远活在梦里。

  或许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理解我对你的感情,在她们眼里我可能是疯子、是妄想症,爱着一个永远不可能在自己生活之中出现的人。

  但我从不介意,因为你说过,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得到所有人的理解的。这几年,我一直都坚信这一点。montage,算一算,认识你也有四年多了,时间过得可真快,第一次知道你的时候,我才大二,如今我都已经毕业两年多了。这封信,你永远都看不到,所以我才敢如此直白地将自己对你的爱慕之心。你在前方头也不回地走,大概永远都发现不身后有一个我吧?】

  谢盛阳浏览完这段话之后,深吸了一口气,拖下滚动条,之后便是一大片的空白,到最后一行,他看到五个字——我心爱慕你。

  他将文档关闭,然后把u盘从电脑上拔了出来,看完她写的那段话后,他就有点魂不守舍,原本定下来晚上完成的工作也全部搁浅了下来。

  从书房走到卧室,躺到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

  他的耳边不停地回响着她今天说过的那句话:我不想超越他,只想站在山脚处仰望他。

  这句话,再加上这篇文档,她的感情有多深多重,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易清回家之后发现了两件事情:第一,她忘记把外套还给谢盛阳了;第二,她的u盘不见了。忘记还外套这件事情和u盘不见这件事情比起来,简直微乎其微。

  她明明记得今天带在身上的,可是把挎包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她还是不死心,开始在家里的各个角落处寻找。

  u盘里存着的照片倒是不算什么,她电脑里都有,可是……那篇写给montage的信,她电脑里没有存。况且,那么肉麻的话,如果被别人看见了,她简直不敢想后果——

  家里翻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u盘,易清气喘吁吁地坐在沙发上,仔细地回忆着今天晚上的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尽可能地猜测u盘可能掉在哪里,想来想去,她只确定了两个地方,一个是走廊,另外一个就是谢盛阳的车里。而掉在走廊里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二十。

  如果掉在谢盛阳车上,那她确实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谢盛阳应该不是会窥探别人隐私的那种人,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信任他,总之,她相信他不是这种人。

  虽然确定了这一点之后她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些,但是洗过澡之后还是睡不着。她躺在床上,透过窗帘的缝隙盯着街道上的路灯,在心里默念了一遍montage的名字。

  ……现在,你在干什么呢?是和我一样失眠,还是早已酣然入睡?

  她当然不会知道,这天晚上,有人陪她一起失眠了。

  谢盛阳可以说是一整夜都没睡着,六点多钟,他终于奈不住,起床到卫生间冲了个温水澡,脑袋清醒过来之后,又情不自禁地走到了书房里,然后打开电脑,再一次把u盘插-上去。鬼使神差地,他把那篇名为《梦》的文档,复制到了自己的电脑里。

  凌晨三点多钟,易清才有了一点睡意,将近四点的时候睡着,却在七点就被闹钟弄醒了。她揉揉疲惫的眼睛,将闹钟摁掉,然后艰难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昏昏沉沉地走到卫生间,洗过脸之后才算是稍微清醒了一点。

  因为昨天晚上失眠,她的眼睛里满是血丝。

  今天华翱宣传组有一个会议要开,八点半开始,她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就出门了,到公司的时候是八点一刻,她喝了一杯热水,就直奔会议室。

  她到会议室的时候,人基本已经到齐了,她一进去,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了她,易清尴尬不已,赶紧鞠躬道歉:“对不起,我来晚了。”

  “说对不起有用么?”季依依刺耳的声音传来,“不知道华翱的规矩是么?八点半开会,不是说让你八点半过来,而是告诉你,八点半会议正式开始,你要做的是八点就到。现在倒好,所有人都在这儿等着你,你的架子倒是比总经理都大了!”

  季依依一向看不惯易清,说话自然是不会客气,况且她身份特殊,在场的人也没有一个敢把她怎么样的,大家就算同情易清,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这事儿过去。毕竟季依依以后可是要当谢盛阳老婆的人,他们真心得罪不起。

  “确实不知道规矩,不过今天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面对她的咄咄逼人,易清的态度依旧和平常一样,似乎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

  季依依刚想继续骂她,就看到了站在门口谢盛阳,她立马变了表情,笑着对易清说:“好啦,我刚才有点太激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