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08(1/2)

加入书签

  第八章。

  他进门时,周冉正好出来喝水,看儿子这个点儿才回来,周冉以为他又是去忙工作了,忍不住教育道:“怎么这么晚回来?我不是跟你说别总是加班吗,身体哪里吃得消啊?”

  “妈。”左城走上去,低头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水杯,说:“今天我不到五点就回来了。”

  周冉握着水杯的手抖了一下,这一幕正好被左城尽收眼底,他看着她心虚的眼神,继续说,“今天你和我爸在书房说的那些话,我都听见了。”

  “……妈,我有知道真相的权利,不是么?”左城见她的手抖得厉害,便将她手中的杯子接过来,“二十多年了,我怎么从来不知道我还有个妹妹?”

  易清这天晚上睡得特别地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今天是周六,她和若颖约好了出去拍照片,所以若颖在她起床没多久就过来了,还特别体贴地给她带了早餐。

  “哎!你快点啊,待会儿豆浆该凉了!”若颖坐在客厅扯着大嗓门喊她。

  对于这种夺命式的催促,易清早就已经习惯了,她依旧站在卫生间里该做什么做什么,淡定地就像没听到她的大嗓门似的。

  若颖一边咬着油条一边在心里骂着她,刚想继续吼她,就听到她手机响了,她反应迅速地拿过手机,瞟了一眼屏幕就接起了电话。

  “今天有空么?”电话刚接通,那边就传来了一个极其温柔的男声。

  这声音听得若颖胳膊上起了一层皮疙瘩,她呵呵地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啊,我们家小清子正打扮自己呢,你有什么事儿就跟我说吧,我给你转告她。”

  电话那边的谢盛阳愣了愣,“没别的,就想问问她有没有时间。”

  “哦~不好意思啊!”若颖嘿嘿了一声,贱兮兮地说道:“我们小清子今天要出去拍照,没时间哟!”

  谢盛阳下意识地就接:“你们要去哪里拍照?我可以跟着一起走么?”

  “去近郊啊,你想跟着的话现在就来她家呗,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嗯?”

  “你和我们家小清子是什么关系?”若颖问,“追求者?还是已经在一起了?”

  “算是追求者吧。”谢盛阳笑着说,“所以,现在可以把她家的地址告诉我了么?”

  听到“追求者”这三个字,若颖才把地址告诉了他,然后拿着手机走到了卫生间,准备抓着易清审问个一清二楚——有人追她都不和她这个好姐们儿讲,真是太过分了!

  若颖正准备进去,卫生间的门就开了,易清看到她的时候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呀?”

  “哼,你丫有什么事情瞒着,赶紧老实给我交代。”若颖拿起她的手机,调出来刚才的通话记录,“喏,这个叫谢盛阳的,他说他……哎,不对!谢盛阳?”

  若颖一向有些神经大条,念完这个名字才反应过来,于是激动地抓着易清的胳膊问:“这个谢盛阳是那个谢盛阳吗?啊啊啊!!易清,你丫怎么有本事把到这个极品男的!”

  “……你干嘛接我电话?”易清把手机从她手中夺过来,看到屏幕上谢盛阳三个字的时候,又问她:“他打电话来说什么了?”

  昨天晚上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她还以为他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不会再和她联系了呢……

  “他问你有没有时间啊,约不约啊,然后我就给他说我们今天要出去拍照片,他说没关系啊可以一起走,然后我就替你答应了呗。”若颖说,“他还跟我说他是你的追求者,啧,看不出来啊,我们家小清子这种闷蛋也会有人爱呢。”

  “什么?你答应了?”易清皱眉,“你怎么这么自作主张呢,能不能问问我的意见啊?”

  “有什么好问的啊,你就别装矜持了。”若颖拍拍她的肩膀,“你说好不容易有个人追你,条件还这么好,你不好好把握都对不起老天给你这个机会好么?”

  “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什么追不追的,你别瞎说啊。”易清赶忙对她解释。

  “人家都亲口跟我承认是你的追求者了。你就别在这儿闹矫情了啊。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走走走,赶紧吃早餐!”

  易清本来挺饿的,但是从知道了谢盛阳待会儿要过来的时候瞬间就没胃口了,以至于到早餐结束的时候她连一杯豆浆都没有喝完。

  谢盛阳过来的时候是九点半,易清为他开门的时候,心跳得很快,刚刚打开门,目光就和他的撞到了一起,她不自然地对他笑,然后邀请他进来。

  七月,北京进入了一年之中最闷热的时期,他额头上有薄薄的一层汗,大抵是刚才爬楼梯的时候太用力了。易清观察到了这个细节,立马从茶几上拿了一包湿巾递给他。

  “啧,什么时候你这么体贴了啊。”坐在旁边的若颖看了这个场景之后忍不住吐槽,“平时我就是出汗出到衣服都湿了你都不会给我递湿巾哎,我好吃醋哦……”

  “……”易清再一次被她弄得无语,因为不好意思,脸颊又开始泛红。

  “好啦,我不开玩笑了,咳咳。”若颖咳嗽了一声,看向谢盛阳,开始自我介绍:“我是易清的好朋友,你喊我若颖就可以了。”

  “你好。”谢盛阳对她点点头,“我叫谢盛阳,连名带姓喊我就行了。”

  “干嘛连名带姓啊,我觉得叫你阳阳就不错啊!”若颖若有所思地说,“这么叫起来多亲切啊!”

  “……”谢盛阳在心里默默地爆了一句粗口:妈的!最讨厌这个称呼了!

  若颖是个自来熟的人,大大咧咧的,一点都没忌惮谢盛阳的身份,不停地和他开着玩笑,他们去近郊的路上,也是如此。倒是易清一直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摆弄着自己黑色大背包里的几支镜头。

  谢盛阳通过后视镜看到她的动作,便主动和她找话题:“你平时拍照喜欢用哪种镜头?”

  “拍风景的话我喜欢用广角或者长焦,拍人像的话就用普通的镜头。”易清说,“有时候会加个柔焦镜。”

  “我也喜欢广角,焦距18的广角最好玩。”谢盛阳说,“好像你喜欢的那个摄影师也很喜欢广角镜头呢,我那天回去特意看了看他拍的照片。”

  “嗯……他第一次获奖的照片就是鱼眼镜头拍的。我觉得很有意思呢。”说起来montage,易清整个人都柔和了不少。若颖听她这个口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笑着损她:“下回我一定要把你说起montage时候的恶心的语调录下来当闹钟……”

  到达近郊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谢盛阳很体贴地找了一家饭店停了车,然后先带着她们两个人吃饭。若颖自然是没什么意见,但是易清就没那么自然了,吃饭的时候一直很拘谨。

  不过还有有若颖在,能活跃一下气氛,她和谢盛阳之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