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风骨和现实(1/2)

加入书签

  走出办公室看到喧喧闹闹的来人,李无戒不悦的板起了脸。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陌生男人,四十岁上下一脸嚣张跋扈的样子,嘴里正在对身边的大男孩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而这个男人身边的大男孩,正是昨晚被李无戒修理过的许昌鸿。

  这两个人的身后跟着四个浑身黑西装的墨镜男,一看就是保镖一流的角色。再往后看,是两个五十岁上下的男人。一个身材健硕,五官俊逸,和许昌鸿又几分连像。一个身宽体胖,一脸的威严。

  “那个混蛋叫李无戒,还不给大爷滚出来。”为首的陌生男人大声喊道,把同一层其他办公室的警察都招惹了出来。

  一个中年的女警察不悦的呵责道:“这里是办公区域,请你不要高声喧哗,注意一下自己的素质。”

  “去你m的,老子就这样,有能耐你抓我。”陌生男人翻了翻白眼,极度厌恶的骂道。

  中年女警愤怒的说道:“你这个人怎么张嘴就骂人呢?小时候你母亲拿尿布给你擦嘴吗?”中年女警一看就是混迹市井的老警察,骂人都可以不用脏字,却可以把人伤到骨子里。

  陌生男人神色一滞,显然也被噎的够呛。虽然勃然大怒,指着中年女警骂道:“m,别以为穿个警皮就很了不起,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你脱了这身皮?”

  中年女警也清楚对方财大气粗得罪不起,索性鄙夷的撇了撇嘴就转身离开了。

  “哎,你tmd别走!”陌生男人说着话的功夫就要追上去。

  李无戒很佩服这名中年女警的勇气,整个走廊聚集了很多出来看热闹的警察,却没有一个敢想她这样不畏强权的站出来指出对方的不是。李无戒认为,这才是一名警察应有的本色。

  但是,李无戒也不鄙视那些不声不响的警察。说句实话,其实警察并没有老百姓想象中的有那么大权利,想抓谁就抓谁,想打谁就打谁的,给钱就可以放人。

  这种事情有没有?

  有!但也只是一少部分的害群之马做出来的事情。也是这一少分部的害群之马,才把整个警队的口碑弄得遗臭万年。

  警察也是人,也有自己的亲人和家庭,也有着自己需要背负的责任。这份看似光鲜亮丽,其实苦不堪言的职业,并不是那么好干的。

  文职安全,但晋升困难,薪水又不高。

  刑警工资够高,可危险系数也是成正比的。每年牺牲的警察,要比军队的士兵多出好几倍,甚至十几倍。除了能享受一把盖国旗,又能捞到多少实惠呢?他们死了,他们的家庭该怎么办?

  在遇到一些黑心的官员,克扣点这,再克扣点那。到了家属的手中,又能有多少抚恤金呢?

  而且警察届非常不好混,竞争异常的激烈。刚刚入职的小警员需要拼命干,破案率、服从领导,没日没夜的奔波都是必须要有的。即使这样干,你也不一定能有百分之百的有晋升机会,因为需要晋升的人太多了。

  即使你晋升了职位,也是不牢固的。在政府官员的眼中,除了总长和局长,其他的都是小警员,根本不会给你任何好脸色。一个处理不当就会得罪人,得罪人的下场就是打回原形。

  所以现在的警察为了养家糊口,大多都不太敢管闲事,就是怕得罪人。

  其他人害怕得罪人,李无戒可不怕。那些所谓的政府官员没好脸色,李无戒也从来不给他们好脸色。

  陌生男人在李无戒的身边跑过,被李无戒一把抓住了衣领,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

  “办公区域不准奔跑打闹,你难道上学的时候没学过吗?”李无戒轻蔑的问道。

  地上的陌生男人被摔的七荤八素的,根本没听见李无戒的话。

  “舅舅!”许昌鸿有些担忧的喊道,看来这个小混蛋和他舅舅的关系还不错。话音刚落,许昌鸿看清了拉倒自己舅舅的人的相貌,不由得惊怒道:“是你!”

  李无戒摊了摊手,轻笑道:“是我。”

  许昌鸿虽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