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安静的国内(1/2)

加入书签

  ;

  “周三的表演赛和周五的开放训练么?”范举躺在床上默默不语,明天开始他将要恢复正常的训练和调整,红土赛场很适合自己,同样也很适合自己的对手纳达尔。

  临近挑战赛开幕,卡利亚里市网球相关活动也越发多了起来,比起贝桑松化历史的古朴气质,卡利亚里的商业活动更活泼浓烈一些,除了现在正在进行的单双打的资格赛,一些商业活动也纷纷邀请职业选手打表演赛,来吸引一些为了网球赛而来到卡利亚里度假的的游客的目光。

  范举前两天都在一处私人的小沙地场进行训练,并不是真正的红土,但是却相差不多,范举很想好好训练,不过不断传来的信息,却让他心还是略感到些烦躁。

  成年人不是不会生气,也不是能够完全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只是他们会比未成年人更能忍耐,就像眼下的范举,他虽然表现的很轻松,并没有被不利的消息所影响,但和他对练的拉斯切特还是感觉的出来范举的回球带着一些不好的感觉。

  “慢一点,再慢一点,伙计,我们不是在硬地和草场,红土上你得学会慢速的节奏,你的对手会在场上和你比稳定性和耐心,一拍一拍的打,抓住机会再发力出击。”拉斯切特不断提醒着范举。

  范举不是不会慢,也不是控制不了节奏,不过心的郁闷感却让他忍不住把力量发泄在眼前的网球上,一击大力的爆发击球,远比收紧身体打出的切削球更能发泄出体内郁气,不过他知道自己不能在比赛这么做,特别是对那些强大的对手。

  “擦擦汗吧,我知道你的心情不好,虽然你没有表现在脸上,不过球拍可不会说谎。”拉斯切特是个把握情绪的高手,他不仅会把我女人的心情,选手的心情也能从一些细节上微妙的感觉到差别。

  “行了,别把你对付女人的那套拿来对付我,我只是在生气那些家伙真不要脸,竟然把偷偷录下的录音都公布了出来,”范举用力地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水,不爽道。

  img的法务部的起诉很快就被对方收到,而且还在其他媒体上造势,为范举洗白“冤屈”,不过法国这家体育报也不是吃白饭的,先是装作不敌,不过第二天突然公布出了一段录音,正是关于天使之击的录音。

  录音只有三句话,对话之间很自然专业人士也判断没有剪切拼凑的痕迹,间提到了报纸说的天使之击,也有禁药两个词,最重要的是,对话的两人其一人被证明为范举的尼克网球学校的选手教练,担任范举助理的拉斯切特先生!

  当这段录音公布后,这家体育报纸就如同是一只战斗胜利后的法国大公鸡,趾高气扬的在报纸上公开职责范举,以及范举身后的img公司,还表示如果范举能够认错,主动归还比赛的奖杯和奖金,那么他们会宽大处理,不对范举作出终身禁赛的要求。

  “终身禁赛?这群法国疯真当自己itf和atp的干爹了么?就凭一段没头没尾的录音就敢要求终身禁赛自己?”范举不屑道。

  虽然对职业网球不了解,但是范举很清楚这些职业运动,特别是高知名度的世界级职业运动,对于禁赛到底有多严格的规定。

  对于atp而言,操纵比赛往往比禁药更加严重,因为操纵比赛会涉及到很大的层面,甚至一些国际庄家都会涉及在其,对于一项有极高道德要求的运动,操纵比赛进行,向来是被严格禁止的,而且一旦涉及就会是高等级选手,因为普通的挑战赛冠军都没有这个资格涉及到的资格来。

  而另一项禁药也就是兴奋剂,那就比较常见,不过就算被直接以尿检证据查出超标,也顶多就是判2年禁赛。

  对于一名职业生涯只有十几年的竞技运动选手,缺乏了两年的高级别比赛经验,无疑会让他们的实力和提升潜力极大的下降,再加上商业合同的违约,很多选手只能选择直接退役,这已经是最严重的惩罚。

  大多数禁赛判罚都是在3个月至一年以内,两年已经算是很严重的判罚,所以法国报社叫嚣的终身禁赛,完全是一种噱头,甚至范举怀疑,就算真机构对他禁赛两年,那家法国报都会叫嚣着不公平,并且再以此为噱头进行炒作,抨击范举背后的公司,甚至是人种问题。

  “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还要打表演赛,希望你不会被那些家伙烦到丢了比赛。”拉斯切特看了看时间,宣布了今天的训练结束。

  范举放下了球拍,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