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利剑出鞘(1/2)

加入书签

  切削球在红土上是改变节奏的有效武器,同时在面对强压的上旋球时,一击高质量的切削,往往能让被进攻者向进攻者的角色转变。

  “又一个!移动的频率也变高了。”

  底线连续的两拍切削,沙尔肯很容易从范举的回球中找到了空挡,脚步迅速的完成移动,引拍发力,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流畅自然的动作,让范举甚至认为自己的对手是不是换了个人,太可怕,打法的变化中仅仅只做了些微的衔接改变,却彻底打断了了自己的上旋压制,获得了主动反击的机会。

  “上旋压制还是不够强啊,要是能够把精确度在提高一些的话……”这个问题不是第一次提起,但在自己改变之前,却永远不会是最后一次。

  范举的上旋进攻第一拍不一定是最后威力的,但却是能够把对手压制住的关键。

  可是范举的上旋挥拍的弱点也随之暴露了出来,为了防止意外的出界,他的上旋球打的落点并不会太深,角度也不会太大。

  这给沙尔肯找到了切球的机会,击球被破坏了第一拍,范举的第二拍就算来得及接到球,却同样失去了最佳的压制时机。

  球场上的局势,此时如同颠倒了过来,压制了一整盘对手的范举,此时被死死的压在了底线,就连那种半上网前的发球突袭,也变得稀少起来。

  沙尔肯不仅在压制范举在自己发球局的发挥,更是在范举的发球局频频发起挑衅攻击,第二盘虽然丢了,但他也不是一无所谓,一个破发局,让他看到了很多。

  哪怕范举之后用上旋的压制让自己频繁失误。很好的把这些问题隐藏了起来,可并不意味着沙尔肯就忘记了那个瞬间。

  “out!”第一次总是那么困难,不过第二次。却简单了不少。

  一次连续逼迫的压制,范举被逼只能打一个冒险的斜线解围。可是对球拍的控制力还是不足,让这次解围成了出界的失误。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对手逼迫范举失误,比范举逼迫对手更加容易,技术的优势在对手手中,范举的一发总有失误的时候,二发给对手留下了太多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一旦累计起来,就会给范举带来致命的麻烦。一次、两次、三次,范举数不清自己已经挽救了多少破发点,可是破发依旧是还是发生了。暗杀之王

  比分5:2,下一局就是对手的发球胜盘局,整个第三盘范举都打的非常被动,如同是被抽掉了筋骨,无论是发力还是移动,甚至是接发都显得有些“迟钝”。

  “范举毕竟是第一次参加大满贯比赛,前两盘比赛恐怕已经耗空了他的体力,真是太可惜了。”主持人说着赛况。电视另一头的观众却是两个反应。

  “太好了,这家伙总算要输了,看到没有。他就是个“银子上的蜡烛头”,快点甩了他吧!”金发的卡罗琳好像是磕了药似得,兴奋的在床上蹦跳起来。

  颜夕慕摇了摇头,这丫头根本就是谁和范举作对她就支持谁,前两盘比赛安静的和小猫似得,总算看到对手翻盘的希望,马上就张牙舞爪起来。

  “你可想错了,他不会输的。”颜夕慕太了解范举,这个家伙肯定又是在打算做什么坏事。

  “为什么?他不是被压制了么?主持人都说了。他没有体力了,很可能被翻盘。为什么不会输?为什么啊?”如同十万个为什么,卡罗琳一刻不停的问了好多个why。

  但是颜夕慕却一点都没有打算回答的样子。直接抱住这聒噪的丫头让她安静下来,静静地等待比赛再次开始。

  ……

  “不知道对手会不会上当呢?这可是我牺牲了形象设置陷阱,要是不能成功的话,可真就要扑街了。”范举喝着水,脸上并没有多少汗,体力?拜托他什么时候缺过这东西,别说比赛从开始到现在才不过一个半小时,打不到第五盘他根本不用考虑体力是否足够的问题。

  在沙尔肯改变打法,主动反击的第一时间,范举就做出了决定,他停止了倍速,完全用真实的实力和对手在赛场上较量起来。

  同样的他,同样的打法,减弱了一个级别后,马上就完全不同起来,处处被对手克制,无论是节奏还是变化,都显得迟钝而缓慢。

  范举不是木头人,对手的改变并不能造成如此大的变化,如果不是他却顺势在引诱着对手主动发起进攻,都看不到对手如此多的变化和进攻手段。

  一个6:2的比分的确有些难看,但别忘了范举已经拿下了2盘比赛,只要获得最后的胜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