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未知的回球(1/2)

加入书签

  范举在观察,而桑托罗第一盘却越打越顺,对手给自己的压力越来越,特别那些他最担心的底线的强压球,几乎不见了踪影。$$$

  在跑动,速度也很快,不过范举的回球更多的从和对手打变化和落,转变成了一种规律的打击。

  “右侧底角?不行,三次进攻被打了个不同的变化,中间站位也不行,两侧空位太大,太容易被变线穿越。”

  桑托罗之所以麻烦并非没有原因,他的变化节奏实在太丰富,同一个球有-种不同的打法,光是单手回球和双手回球,他就能做出多种的变化来。

  范举看着对手的移动,他很清楚,桑托罗并非是那种拥有极端优秀预判天赋的选手,但他很聪明的利用自己的变化,让那些拥有天赋的选手,也摸不清他下一拍的规律。

  “自己的球拍触球后,他才会移动,没有提前的移动和变相,几次提前判断却反而出现重心移动的失误,被自己打出主动得分。”越是清楚,范举却越觉得感叹。

  身体不强,速度不快,对回球方向的预判也只有好球员的水准,可以这是一位靠着自己努力和奋斗屹立在网坛的典范。

  哪怕没有极高的排名,一旦提到他,其他选手除了无奈就只剩下头痛,他是个麻烦也是个体力,哪怕没有人学习继承他创造出来的打法。

  但就是这样一名选手,却走到如今的地步。却已经不能用简单的怪字来涵盖了。

  范举的预判也属于触球后移动,只不过和这位网坛老将相比,范举的移动相对更加准确。毕竟一个靠的是第一反应,一个却是加快了反应。

  方法上的不同,准确率和移动的判断性上自然也有了差别。

  没有倍速状态下的范举,其实和在倍速下的范举,与桑托罗比赛的结果相差不大,明明差了一个级别技术,但是桑托罗的打法。本身就不是可以用技术来衡量的。

  如果真要什么可以压制住桑托罗,除了普遍都知道的以乱打乱之外,范举唯一发现的方法就只有一个!

  “楞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对付桑托罗那就只有用不讲理去解决,他的逻辑全都是用来对付正常选手的,如果自己变的不正常会怎么样?”范举提出了一个假设。看似和以乱打乱很像。但实际上却有着本质的差别。

  以桑托罗的战术打桑托罗,那是建立在一种无序的变化之上,可是范举却不想打乱球,他本身就还没完全把握住自己的节奏,一但乱起来,很难让自己在这位节奏大师面前,保持住自己的打法和优势。

  比分6:,范举的第一盘丢的很快。试探对手的打法必须付出代价,重复的落进攻。被桑托罗精准的抓到反击机会。

  而非倍数下的范举,却很难跟上桑托罗混乱的节奏,哪怕对拍不吃亏,发球不被压制,同样也很难做到这一。

  “还好接发没出问题,要不然自己岂不是即丢球局,又破了无ace球的金身。”桑托罗的发球很稳定的,但威力上不给力,范举也不是完全没有使用倍速,只是在接发时,还是会用一倍速保住自己第二拍的进攻机会。

  盘间休息,范举也完成了思考最后的拼图,他已经准备好第二盘如何在赛场上去应对,如果第二盘的变化依旧不能完成局势上的逆转,那么范举也只有在第三盘学习前辈们的做法,和怪侠来上一场球场乱战了。

  如果纯粹比乱,范举可不怕桑托罗,倍速的节奏下,没有任何人比他更适应快速混乱的节奏。

  不过桑托罗的乱是从头乱到位,而范举最佳的双倍速状态,却持续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要赢啊!”给自己最后打着气,范举再次站上了球场。

  场上的局势风云变幻,桑托罗还是那个桑托罗,不过范举却不在是那个被压着打的可怜菜鸟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打向右侧,那球明明已经朝左侧挥拍了,为什么球的线路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化?”

  桑托罗已经傻了眼,这不是他熟悉的比赛,范举也不在时他熟悉的那种传统选手,他并不知道,范举身上本就有种打破常规的潜力,只不过过去的范举一直在规规矩矩的打球,把他隐藏了起来。

  范举很喜欢那种和对手一拍对上一拍的激烈战斗,比拼力量,比拼旋转,实打实的击球,这会让范举感觉到快乐,无论战术是否变化,是否斗智斗勇,但是那种快乐却从没有改变。

  老尼克看出了范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