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长见识的发球(1/2)

加入书签

  “不可能!”罗迪克很郁闷,他比范举更郁闷,眼看着发球状态出现不稳定。《

  30:30的比分很关键,只要率先拿下这分,就意味着可以拿到破发的机会,不用去担心漫长的平分,只需要拿下就可破发。

  可是面对应该高压力的范举,此时却如同上帝附体,干净利索的发球,205公里的极速内角。

  罗迪克没有判断的时间,球就已经快速划过,他的动作只能跟在球后吃灰,完全没有达到他预想的目标。

  40:30,第四个ace,范举拿到了发球局的领先,不过还没有结束,罗迪克可不会这么容易放弃。

  又一次两倍速的使用,范举没办法不去透支自己的“未来”,他感觉到发球状态的‘波’动,一旦持续下去,恐怕将会变成连续的一发失误。

  “这绝不能在现在发生!”范举拼了全力,他要拿下第一盘,不靠暴走,甚至尽量少使用倍速地赢下第一盘。

  唯有做到,他才有可能获胜,如果说战术上他选择了以简单对简单,那么倍速上,他选择的便是拼死一搏。

  决不能道第三盘!这是范举坚持的,两盘结束比赛,第一盘减少倍速使用,这是他想要做到的。

  又一次一发失误?

  范举已经不再去在意了,他现在的目标只有一个,拿下一分,无论他是一发还是二发,只要拿下这一分。他又可以把压力丢给对手,朝向他想要的结局更快地去迈进!

  压制,二发进球的瞬间。范举就提高了倍速,强压的正手回球,落点直接贴近了罗迪克的身体。

  近身击球,罗迪克并不擅长,他喜欢的是那种开放的大角度正手猛击,这些需要细节控制的击球,却是他最大的软肋。

  网带这次总算没有再帮助对手。罗迪克低质量的回球直接撞进了网带,不过就算这球成功打回,已经冲到半场的范举也有信心快速的解决。

  这是他的网球。也是他的打法,只要发球压制成功,来到网签的他将给对手,带来成倍的压力。高速的连续打击。将容不得对手去选择。

  2:1

  双方各自回到座位坐下,擦汗补充水分,考虑着之后球局的变化。

  “罗迪克的发球并没有打出太强的压制,目前情况对自己有利,不过倍速使用太多,就怕到第二盘时支持不了自己进行太长时间的暴走。”范举分析着自己的状况,这才拿下2局比赛,自己的二倍速就快用掉一局。

  按照这个模式计算下去。恐怕拿下第一盘最少也需要3甚至4局的暴走状态。

  而过留给第二盘的数量,恐怕不会剩下的太多。可是不用?范举恐怕连刚才的那局都保不下来。

  罗迪克的状态无疑处在不错的位置,虽然发球和判断都有些误差,但这仅仅只是开场的热身,一发进球率极高,面对自己的发球也能做出强而有力的反击。

  范举已经放弃了自己会面对一个处在状态低‘潮’对手的期望,现在的罗迪克就算不是在最强,也是处在正常的状态上。

  相比起想了许多的范举,罗迪克哪里却更加平静,3局下来,他清楚了自己的对手有什么,也知道了自己的对手能对他造成什么麻烦。

  不过罗迪克却并不担心,他的发球尚未爆发,正手甚至才小小的发力而已,范举的反手并不比自己强,甚至在控球上罗迪克的反手隐约还比范举好上了那么一筹。

  罗迪克并不知道范举因为力量训练,而导致自己在控球上失去了平衡,那些练出来的肌‘肉’在面对力量不足的选手时的确占到了便宜。

  在某种程度上,范举暂时用力量换取了‘精’确度的优势,不过遇到罗迪克范举的力量优势被化为无形,而‘精’确度的缺点却被放大出来。

  “用发球解决他!”罗迪克再次默念了一次这句话,这是他的信念,第一局没有成功,那么就第二局再来,他相信自己的发球,如同相信身体,就算偶尔不行,但总有雄起的时候!

  没有疑‘惑’的罗迪克是可怕的,因为他会更专心地集中在他威力巨大的发球上,这种时候的罗迪克根本没有对手,哪怕是范举这样的接发高手,一样会对他束手无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