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坛第一高(1/2)

加入书签

  “这得多高啊?和伊斯内尔都差不多了吧?”范举看着在自己身前走向赛场的对手,那个高度,就连他都需要仰望!

  和有惊无险的双赛赛事比起来,范举的单打比赛在半决赛也就是第四轮之前都不用太过担心,不是范举轻敌,只是以同组选手在赛场上的表现看起来,范举反而是表现的最稳定,也是最有实力的一位。

  开始上海的赛事后,范举才逐渐明白了,为什么选手排名高了之后,就逐渐不会去针对对手的特点去比赛了。

  就像眼下的范举,除非真正遇到那些顶尖实力的对手,在赛场上基本上都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去安排。

  几局普通状态,几局一倍速状态,然后稍微小爆一下破,倍速用的节省不说,而且场面上也不会难看。

  前两轮单打范举都是这么打下来的,压制性的比分也代表着范举目前的实力依旧还超过他的排名许多。

  “克罗地亚巨人,这个伊沃卡洛维奇的外号还真不是吹的。”范举觉得有趣,他有为和这位选手非常类似的朋友。

  身高208,体重97公斤,很高大的身体,体重也比范举重了十公斤,不过考虑到卡洛维奇的身高比范举整整高了34公分,从范举这边看去,对手整个人就像是个高瘦的竹竿,手脚纤细,看不出强壮的肌肉在哪。

  “球机器么?”范举掂量着对手,他倒不是怕输。球型选手他见了不少,他很清楚这些选手的致命武器是什么。

  单以球产生的威胁来论,罗迪克的球其实是被范举克制的。没有强势的正手压制,单靠球罗迪克会输在范举手里。

  因为范举由罗迪克最惧怕的接能力,如果在网坛找类似选手,那么费德勒超强判断和阿加西的接能力也有非常类似。

  所以罗迪克面对这些选手的战绩,赢球多过输球,这一次三连冠固然展现了他强势的球和正手,可是在真正的职业网球评论家眼中。为他淘汰了最大敌人费德勒的大卫纳尔班迪安,绝对是居功至伟。

  罗迪克哪怕死不认输,认为自己已经战胜过费德勒。所以不再会畏惧他这一点,纯粹只是他自我安慰。

  只要他的反手还有漏洞,费德勒这样的全面型选手在打法和能力上克制了他的事实,这一点确是怎么也都难以改变的。

  范举很清楚。因为他和费德勒的打法实际上处于同一个类型。不过在技术成熟后,会更加偏向于旋转和力量上,而不是精确度上。

  打法跟偏向于从底线逐步向网前侵透,实力全面提升,即保住了对手球局中的底线安全,同时又能在自己的球局中,时刻用网前来把对手打个措手不及。

  走入赛场,来看比赛的似乎比前两天多了一些。不过范举知道,这其中多半人拿的都是公费票。真正懂网球并且自己买票进来看比赛的,数量少之又少。

  挥了挥手,观众们报以热烈的掌声,和之前卡洛维奇进场时一片茫然的表差了不少。

  比起卡洛维奇,在新闻上漏了不少次脸,前两轮还上了直播的范举当然被更多人所知,最少中国选手范举这几个字,在这片土地上就能够受到没有任何理由的支持。

  9月末的上海依旧很热,比起纬度更靠北边的纽约,这几天依旧还能出现近30度的炎热气温。

  在这样的温度下比赛,绝对是项考验,就范举了解下来,多少选手都因为不适应,导致退赛和提前出局。

  淘汰了曾少眩的那位法国二号种子,第二轮才打了一盘,便因伤退赛,范举看到这条消息时还和曾少眩开玩笑说,那时你要是再多坚持一会,保不齐晋级的就成了你了。

  不过当热浪袭来,就连非常习惯室外活动的范举,也觉得受不了,特别是高强度的比赛,运动装都能湿透上两件。

  “卡洛维奇球,热身开始。”裁判抛了硬币,弯腰确认后,把代表着球权的手指伸向对手。

  范举离的很近,所以看到了卡洛维奇在看到结果时,嘴角微微的翘起,显然对这个结果很满意,先球权,对他这样的的球选手来说,简直是再美妙不过的事了。

  “就让你得意一会。”范举没有在意,他在想今天晚上的双打,为什么现在去想晚上的比赛,这根本不合范举做好眼前的风格。

  不过范举没办法不想,要说巧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