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胜利归属(1/2)

加入书签

  能让人如此惊叹的,正是范举的暴走状态,对于他的对手,那是个短暂但令人头痛无解的瞬间。

  而对于正站在比赛关键点的亨曼,范举无疑变成了一个可以打破平衡,夺走他胜利的恶魔。

  巴黎大师赛开赛以来,范举基本没有在场上出现过暴走状态,一部分是因为对手太弱,另一个原因却是因为,范举发现太多靠暴走拿下比赛,不仅成了他实力进步的障碍,更加让他的对手们,开始提防起他来。

  “关键的武器,就要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这样才能让对手恐惧,让自己获得优势。”范举收敛起了暴走,正是为了这一关键时刻,当然们纷纷认为这头恶魔收敛起了威势之时,他却再一次露出了狰狞的脸庞。

  亨曼的发球彻底被范举逆转了过来,这不是他自己想要失误,而是范举用硬生生的接发,把他颇具威力的发球,变成了无用的废物。

  并非发球不能起作用,只不过对发球后上网的亨曼,却要面临更快更强,更难缠的接发球时,他却无力去承担这份重压了。

  “破发了!”人们眼睁睁地看着,范举一球又一球从亨曼手中夺下了分数。

  不仅是接发球直接得分,面对亨曼的快速拦截,范举的速度更快,反应也更加灵敏,原来接球时范举更像一柄锋利却园柔的弯刀,而现在范举却成了尖锐的刺剑,以最短的距离,最快的速度,笔直刺向对手的心脏,瘫痪掉对手的反击能力。

  “呼……好险,差点就超标了。”亨曼愣是用强硬进攻从范举的暴走下拿下两分,而这几乎把范举这一盘的指标压到了极限。

  暴走威力是强,也是绝对的杀招,放在三盘两胜的比赛中,范举现在有把握稳稳地战胜网坛中大部分对手。

  可是正是因为它的特殊性,在漫长的比赛中,使用它无疑实在透支普通倍速的份额,保发、稳定、接发,范举的技术中有大量需要倍速去弥补,并不是单纯的只靠暴走就能赢球的。

  好处也显然易见,关键时刻,暴走几乎是无往而不利,反击强的几乎达到网球技术能达到的极限,就连那些原本不足的技术,在暴走中也能成为强点,增强的大脑如同连运动神经的不足也一起补足了一般。

  范举的身体本身就足够强壮,给了暴走中的他足够的实力去爆发出各种不同匪夷所思的战术,几乎和对手同步,甚至提前的预判,也让他极少出现追不到球的情况。

  “亨曼这种网前强行拦截,恐怕是阻止暴走唯一的方法了,不过成功率太低,顶多也就多拖住我几球而已。”范举心中也挺得意的,哪怕缺陷明显,可是却足以让他找到胜机。

  如果真要说问题,那就是暴走显然和当初的倍数一样,虽然把范举的实力拔高了一截,可是偏偏却隐藏起了一些存在的弱点。

  好再范举早有经验,那些普通状态,技术方面的强化,从未有所松懈,未来的范举只会变得更强,不会原地踏步,吃着老本悠闲度日。

  6:3、4:6、7:5,三盘过去,范举再次获得了领先,而亨曼的气势已经逐渐衰退,发球上又开始起伏,跑动上也开始喘息,两个小时激烈的比赛进行下来,亨曼的体力,开始出现了问题!

  “果然,这种高烈度的运动下,还是承受不住了么?”范举看到对手略带着迟疑的动作,放下了心来,他很担心亨曼越打越强,不过现在想来,却是多余了。

  亨曼毕竟也是打满了一整年比赛的选手,阿加西在最后两场大战也全部要休赛,为了年终决赛修养体力。

  哪怕亨曼的年纪并没有达到极限,可是眼下这场比赛可不同寻常,几乎全都是发球和上网,短距离冲刺几乎发生在每一个球上。

  如果发球上网选手一方占优,那么体力的消耗只会更少,但范举和亨曼前几盘几乎都是不相上下,互有胜负的赛况,这使得亨曼不得不和范举一起消耗体力,而这一点上,他却是绝对吃亏的一方。

  “上网少了……看来真的到了极限。”范举一直没有停止观察,他在等待破发的机会,哪怕对手表现的有些低迷,但却并没有到最好的时机。

  不过当比赛又再次打成2:2平手时,范举总算看到了希望,亨曼在数次发球中都没有上到网前,显然不是不想上,而是根本上不了!

  腿软跑不动?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