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谁都不敢指导的比赛(1/2)

加入书签

  “为什么是三局?”奥诺蕾有些不解,在他看来这个赌约既然成立,那么从1开始更合理。

  范举笑了笑,奥诺蕾一直都只负责媒体,对于比赛的细节并不关心,或者说他知道比赛也了解内部,但是这些都是为了报道而服务的。

  “亨曼那场赢了费德勒的比赛,也就破了三个球局,我要赌自然不能比别人少,恐怕从1局开始,这家伙就缩回去了。”范举呵呵笑着,当然这并非所有的理由。

  媒体都知道范举在赛场上时常暴走,而且暴走被公众媒体熟知的起始便是那场与费德勒的交战。

  所以也没有人敢说范举一局也破不了费德勒,而至于这位傻乎乎冒头的家伙,从他答应了范举赌局的角度来看,只能说是个冲动的菜鸟。

  “今年的中外以外的慈善捐助份额,看来能省下一点了,正好多转点回国内。”范举想了想,突然提了一句。

  给国外达国家捐款?范举也是没办法,以img的形象塑造设计,范举如果只对国内做慈善,就显得太地域化。

  随着范举的排名的提升,与在网坛名气的升温,只把形象塑造面对中国国内的话,img就太不称值了。

  所以欧洲就算再富有,范举也免不了需要露露脸,和小朋友们玩玩游戏,当然那些孤儿的确很可怜,范举也愿意给出一些帮助,让他们更高兴地度过这个童年。

  至于国内捐助也不会少。虽然范举的大部分财产都换成了股票等有价证券,不过比赛奖金却是随拿随用,以目前整个团队的规模。和旅程费用,已经很难消耗掉范举的奖金收入了。

  可惜国内捐赠免税的条例并不完善,否则范举光是靠这比捐款,就能免掉一定数量代费用的巨额税收。

  范举乐呵呵的回去准备后天的比赛了,至于她和费德勒的输赢?恐怕现在都没人去在乎了,等消息一传开,估计将会是满篇讨论。范举这场赌局胜负的报道。

  “我听说了,你有把握赢么?”伦勃朗带着哼哼的鼻音显得很雀跃,显然此时他心不错。

  “当然没有。面对这个状态的费德勒,恐怕没有人敢有把握说自己能赢。”范举是实话实说,他明天有战术,可是这执行起来完全要看运气。

  伦勃朗哪里听到后顿了顿。不过也没表现出失望。接着道:“你做的很好,把这次媒体冲突很成功的转变成了正面报道,如果你每次都能这么干,我就轻松多了。”

  这一年来为了范举的突然事件,伦勃朗不知道突然从美国出了多少次,其他人出事也就是打架,喝酒,而范举一出事就得闹得轩然大波。

  这次的事其实也不轻。但顶多也就上几天体育版的头条,还变不成社会件。这让因为公务才刚刚返回纽约的伦勃朗也松了口气,这样的局面还不用他亲自出面,总算让他安心了一回。

  范举呵呵了两声,意味不明,他很清楚自己这样处理的好处,赢球了那固然可喜,能赢了费德勒,就算让范举捐出这次比赛的所有奖金也没问题。

  至于输了,那也没问题,有赌约在,媒体并不会把冒头转向范举的实力,或者直接说输得太多了,多范举一个不多,少范举一个不少。

  赌约代替了比赛,成了最终的看点,破多了,自然记者或者说他身后的媒体赔钱,至于破少了?那更不是个事,范举在这个赌约中本身就没占便宜的打算,这份钱全都是做慈善的,哪怕用了雷锋叔叔的名字,可谁还不知道是范举捐的?

  里外都是范举占便宜,就算对方捐了钱,也是范举要求的,这才是伦勃朗能够如此轻松的原因,因为他看不到任何麻烦,相反只会给范举带来乐善好施的好名声。

  “钱多了也是麻烦,该捐还是得捐啊。”奶粉钱第一年就赚够了,范举也没什么其他要求。

  甚至如果靠记忆中的投资顺利的话,他甚至打算在将来的某一天,把自己职业生涯所有获得的奖金以及赞助,全部投资在慈善上。

  他对慈善的目的,既不是避税,也不是为了形象,也不会随随便便就裸捐,甚至拉着别人一起裸捐。

  在范举看来这太做作,甚至有些多余,毕竟并非每个人都能创造出,超过自己人生所能消费几百甚至几万倍的财富,你就算全捐了照样还能享受优渥的生活,可别人就算不捐,

章节目录